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Last Day,First Day,Every Day

410以后的怨念文
警告:很不开心
人物:Dean, Castiel, Sam
级别:清水
Last Day,First Day,Every Day(S4衍生)

已经有40年那么久了吗,他几乎已经忘记了人间的纪年方式,40年应该等于14600天,350400小时,21024000分钟,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记着这些数字,也不知道这些有什么意义,反正他会这样永生永世的沉沦堕落下去,他已经不再是Dean Winchester,不再是恶灵猎手,不再是谁的兄长谁的儿子和士兵,他是个魔鬼,不折不扣无需怀疑的魔鬼。他已经40年没有看到过他自己,但他觉得不需要,身边这些散发着恶臭和血腥的家伙就是他的镜子,自从他10年前自那个刑架上爬下来,把自己最后的骄傲卑微的踩进泥里以后,他和这些东西就再也没有任何区别了。

也许不对,他觉得自己和他们不一样,他们聒噪兴奋而他沉默不语,他们在血溅出来的时刻放声尖叫而他在接触到那些虚幻的温度时瑟缩身体,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魔鬼中的笑话,他可笑的保有着灵魂和忏悔之心用以折磨自己,同时伸出沾满鲜血的双手撕碎别人,这真是个可笑的悲剧。就像他的生活一样,是个彻头彻尾不合时宜格格不入的悲剧。在鲜血和惨叫的间隙,他总是会胡乱的思考,有时候他想起在上面的日子,有时候会想起自己。那些在阳光下开着车,带着一个自嘲和自大的笑的男人在回忆里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远远比不上那30年间被撕碎的血肉和被吞噬骨骼来的清晰。他看着那些在他手下颤抖的灵魂,就像是看着他自己,他记得那三十年里的每一天,从第一次撕扯带来的剧痛到最后一刻拼凑回所有残破躯体时的窒息,无尽的痛苦和绝望,在他还是Dean Winchester的时候,他曾经试图坚持,他以为自己拥有异于常人的忍耐力和毅力,至少在前面的三十年他是这样认为的,但他高估了自己,那些痛和绝望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在他还是Dean的时候,他会咬着牙逼出傲慢的笑意,当但他一次又一次看到自己的皮肤裂开而后是鲜红的血和肌肉组织,看到森然的白骨被玩弄在任何一个恶魔手指间的画面,他不知道自己究竟笑了多久,一年一个月还是更短的时间,那种让他疯狂的疼痛永无休止,没有人关心他脸上的表情是笑还是悲泣。从某一个时刻,他开始嘶声惨叫,那种尖锐高亢的痛呼连他自己都觉得陌生,那是他快30年的生命里从来没发出过的声音,而他用那种陌生的声音反复呼唤着一个名字,当他发现自己开始留下混合着鲜血的泪水时,Dean知道那个名字代表的男人不会来拯救他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来不及等到那人来救他出去,没有人听到他的惨叫,没有人关心他的呼号,那一切只会让那些探进他腹腔或胸口,紧握住他心脏的手指更加兴奋和有力。

Dean开始恳求上帝,虽然他知道自己从不信仰上帝,他恳求那些仁慈能唯一一次降临在他身上,让他完全彻底的死去。他终于知道晨昏在地狱里也会更替和交换,但折磨却永不休止,那种煎熬一刻都不曾停下,让他看不到尽头看不到解脱看不到任何东西,没有人与他一起,只有他,独自一人面对这些永无尽头的剧痛和恐惧。Dean唯一区分时间的标准就是Alastair,那个家伙会在每天的结束悠然地走到他面前,看着他日渐崩溃的脸提出一样的问题,把灵魂交给我还是继续。Dean记得第一天自己狂妄的笑声,他那么坚持和肯定的笑骂,告诉那个见鬼的Alastair,Dean Winchester的灵魂会永远和光明站在一起。这句话在三十年后的那一天变得像一个最大的讽刺。

他有时候会自我惩罚般的想起十年前的那一天,他把自己的灵魂双手奉上的那一天。他记不清楚究竟是他的神志无法再承受更多痛苦,还是那些孤独和绝望终于蚕食了他的灵魂。当他终于放弃一切信仰和坚持,自那个浸满了他血肉的刑架上爬下来的时候,整个血和火的炼狱在他脚下沸腾,Dean Winchester在那一秒钟死去,而他是一个没有名字没有过去的魔鬼。

折磨是一种漫长的过程,他从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因而兴奋,他每次撕裂其他灵魂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的手指其实同时伸入了自己的身体,那些剥落的血肉不仅仅是那些哀号着的灵魂的,同时也是他自己的。他彻底忘记自己为什么要屈服,也许是日复一日的超越极限的痛苦终于摧毁了他的神志,也许是他根本找不到一个让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也许都不是,只是因为他原本就是个脆弱卑微的灵魂而已,只不过因为某种莫名的坚持和信仰让他苦苦支撑了三十年,他觉得自己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支持了他三十年,因为自爬下刑架的那一天开始,他再也没有允许自己想起过那个名字,他不想玷污了和那个名字连接在一起的记忆。

Dean Winchester已经彻底消亡于这个世界,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那么,就让那些属于Dean Winchester的记忆也随着这个名字消亡死去。他没有资格再想起,作为一个魔鬼,他觉得自己有能力控制那些记忆,他的脑海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一个棕发的男人,没有一双濡湿的眼睛,没有灵魂被拖拽到地狱前一秒看到的那一滴眼泪,什么都没有,所有都忘记了,因为他不值得再拥有这些记忆。

有时候他会从其他的魔鬼口中听到那个名字,让他浑身发抖缩回阴影里的名字,那个名字总是和一些仇恨的目光和咬牙切齿的神情联系在一起。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鼓胀的骄傲,那些都与他无关,他没有权利为了这个名字和他送回地狱的恶灵而觉得骄傲。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有流泪的能力,也许没有,那些滚烫的不会是眼泪,只能是血是岩浆或者其他丑恶的东西。他日复一日的撕扯着那些灵魂,同时撕扯自己,这样的折磨将会延续到永远,这一点他毫不怀疑。他希望自己被忘记了,被还活着的人和代表光明和正义的所有东西忘记了,这样他就可以任由自己腐烂在这个地狱里。

当那天使出现在地狱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是躲起来,他不愿意被那种温暖的光芒笼罩,他不能适应那种和煦温柔的暖意,那让他心惊胆战无比恐惧。那天使居然为他而来,为一个堕落到已经自我放弃的灵魂来到地狱,他不能相信也不愿相信,如果上帝肯垂怜于他那也应该是十年以前的事,绝不是在现在,当他为了痛苦而屈服,为了解脱而放弃以后的今天。他拒绝和那天使一起回去,他已经不再是Dean Winchester,他是个魔鬼,魔鬼就应该呆在地狱。他是如此的抗拒,直到那个天使在他肮脏血污的耳边轻声低语,那个被他紧紧压制在心里最黑暗角落的名字十年来第一次在他耳边响起。

Sam Winchester需要你。

他得承认这该死的天使找对了咒语,他几乎是瞬间就崩塌在这句咒语之下,那种灼热的液体从他的眼中和心底涌出来,他颤抖着开口,十年都没有听到过的他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不能回去,他不再需要我了,我已经堕落。”那种嘶哑残破的声音就像他身边的地狱,千疮百孔荒芜遍地。他不记得那天使还承诺了些什么给他,他只知道和十年前一样,他又一次屈服了任由那天使握着他的肩膀将他拉了出去。

在棺木中醒来的时候他忘记了天使,却依然记得地狱。他贪婪的吸入空气以后,那个名字终于在他自地下爬出来见到第一抹阳光的时候在他心底响起。

Sam,我回来了。
我忘记了地狱里的一切,我想我是自动屏蔽了那些。
那些都在这里,在我的脑子里,永远都不会忘记,我怎么能让你明白,我没法让你明白。
Sam,
Sammy。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15-96898227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