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Are You Kidding Me?之断章系列
按事情发生的时间顺序这应该算是断章系列的第一篇
人物:Alec,Dean,Sam
级别:粮食
配对:S/D
Emphasis Text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卷积的云总是预示着某些东西,Dean抬着头视线盯着铅灰的云团一动不动。

一年的时间,似乎很多事情改变了,又好像很多事情都一成不变。他从来没跟Sam商议过是否要回到2008的事情,似乎他们直接跳过这个商议的环节就已经做出了决定。或许是因为Alec,或许是因为背后这座城中越来越多的追随者和避难者。

Winchester总是勇于承担责任,虽然这特点有时候会让他们看起来象个傻瓜,但Dean知道他们没办法改变。这是很多项无法改变的事情之一,其他在这列表上还会有,他们总是争着为彼此付出一切,他们总是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先想到牺牲自己,他总是不肯说出自己心底的渴望甚至连认真地思考都会吓坏他。哦,这也许是仅仅属于Dean自己的事情,他的两个弟弟总是比他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对于Dean,他有更长的一个无法改变的事项列表:他总是会拿Sam和Alec提出的各种要求没办法,他总是在Sam用深思熟虑甚至有些空茫悲伤的眼神偷偷看他的时候心脏狂跳,但他又总在自己心脏狂跳的时候用些蹩脚的笑话搪塞过关或者端出做哥哥的特权来胡搅蛮缠,他知道他骗不过Sam骗不过Alec却还总是无法控制的要隐瞒。

Dean觉得最近自己很怪,他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其实有很多微妙细腻的情绪,和Sam的理性,Alec的随性比起来,他应该算是感性的一个。哦天啊,Dean Winchester居然会把如此女人的形容词用在自己身上,他几乎有种想往自己身上泼圣水的冲动。但事实如此,Dean虽然是个固执的鸵鸟,但他不是傻子,在他的世界只有区区三个人的时候,即便他把80%的时间都花在另外两个身上,那剩下的20%依旧意味着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了解自己,熟悉自己,从身体到心灵。Dean知道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恐惧和最暗处的渴望,但他从来不允许自己深想。那是危险而具有极大毁灭性的东西,他不能释放那些思想,永远都不能。

自从和Lilith正面交锋后,Dean找回了他在地狱的所有记忆。除了那些充满血与火的痛苦挣扎,还有一些内心隐秘的想法。那些魔鬼真得很可怕,他无法克制掠过自己身体的一阵颤抖。Dean从不畏惧任何折磨,他早就对疼痛和受伤习以为常,也不可能屈服于暴力和伤害之下,但真正让他惊恐的是那些魔鬼能够窥探他心底的秘密,践踏那些被他视为珍宝的回忆,逼迫他面对他从来未曾面对过的那个自己。Dean承认当他默默忍受所有痛苦的时候,心里那些隐秘的念头会带给他一种近似甜蜜的印象,当然那很可能是在地狱那种该死的变态环境中产生出的错觉。

他无法否认,当那些遍布全身无处不在的痛楚即将超出他能承受的极限时,想起Sam的微笑,Sam的嘴唇和手指,想象他们拥抱在一起,他弟弟用长的离谱的手臂牢牢抱住他的感觉,能够带给他一种莫名的力量。虽然这些从来就没有在现实中发生过,如果有百分之一发生的可能也会早早被Dean用惊异的眼神和讽刺的语调扼杀在摇篮里。也许只有在那个充满令人窒息的绝望和痛苦的地方,只有在他的身体和意志都因周而复始的疼痛而变得脆弱,逼近崩溃边缘的时候,Dean才允许自己放纵出那些见不得光的渴望。

而事实证明这种放纵还是错的。那些魔鬼拥有比人类更加敏感的神经,它们象隐匿在暗影处随时准备出击的凶手,嗅到Dean灵魂深处逃逸出的那一抹黑暗迅速就扑了上去。它们残忍的嘲笑那些悖神的欲念,恶毒的侮辱那种乱伦的情感。那些他只敢在脑海深处想象拥抱和亲吻被它们肮脏的嘴描述的时候,Dean觉得自己其实跟这些魔鬼一样肮脏。那些污秽不堪的语言下流低贱的呻吟一次次在他面前上演,透过遮掩双眼的血污Dean仿佛看到面前那个扭曲的魔鬼其实就是他自己,是他用这些亵神的欲念将自己和Sam变成了和面前这群魔鬼一样肮脏的东西。那想法让他彻底被吓坏了,如果不是Lilith觉得他还有更大的价值,也许Dean已经溃烂在那个由他自己修建而成的地狱里。

他忍不住抱紧自己的双臂,抵抗那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那些都过去了,Lilith也被他们彻底驱逐,Sam现在是安全的,Alec现在是安全的,那么他现在也是安全的,只要他牢牢关住自己心里潜藏的那些罪恶的欲念,他们就都将安全。

ooOOoo

Dean的这种安全在一天之后就差点被打碎成为齑粉。

Lilith被他们击败以后,这世界并没变得更美好,反而变得更加无序和混乱。各种来自于各方的力量都在和他们纠缠不休,就好像他们身上有某种莫名的磁场会吸引这些见鬼的力量。最离谱的是那个天使,他给Dean的选项让Dean哭笑不得,A.永远不能上天堂 B.协助天上的力量与Sam对抗。虽然无论B以外的选项是什么,Dean都会毫不迟疑的选择它,在他甚至根本就没理解A选项的意义的时候,就已经拒绝了B选项。在天使悲悯垂怜的目光下,他不禁觉得羞愧,而那天使第二次重申上主给予他的选择时,他终于听清楚搞明白了那个被他默认选择的A选项。那让真的他觉得太讽刺,天堂,从来都不曾也永远不会向他这种人开放。赶走了这个全身都充满黑色幽默元素的天使以后,留给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独力面对城外那些邪恶力量。

就像今天,Alec和Sam和往常一样站在他身旁,这只是一次寻常的恶灵来袭。它们附身在十几个从传越加拿大边境来到TC的X5,X6身上,那些孩子们前一秒钟还舒展着眉目和Alec说笑,下一秒钟眸子就变成了纯黑的颜色。无休止的战斗让人麻木,也让人本能的反应变得更加流畅,他们三个毫不意外的和这些被附身的超级战士缠斗在一起。紧窄的空间和过紧的距离让他们无法开枪,只能靠原始的武器作战。Sam克制着自己体内汹涌叫嚣的力量,小心翼翼的使用它们,他知道他哥宁愿自己死了,也不愿意看到他归于黑暗。

Alec和Dean背靠着背,这种方式似乎已经成了他们三个人默认的战斗模式,Sam在前在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蒸发驱逐掉那些逼近的恶灵,Alec和Dean在后,守护着TC其他不熟悉这些邪恶力量的战士们。Sam和Alec有一个从未开口确认过的共识,他们俩会一同守护Dean的安全。Alec稳稳的立于Dean身后,Manticore给他的所有作战技巧都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一个又一个的身体倒下去,一股又一股的黑烟在Sam掌心消散,Alec并没痛下杀手,毕竟那些被附身的都是X系列战士,他们无一例外都拥有着和Alec相近的年轻而充满希望的脸。Alec几乎能够认出他们所有人,他们中有人曾经和他一起从White手里救出过Max,有人曾经和他一同执行过Manticore的任务,还有一些甚至曾接受过他的训练。

Alec一直觉得自己不算是最优秀的X5,虽然在旁人面前他从不承认这一点,反而总是把最好的X5挂在嘴边上炫耀。但他心底清楚,他没有作为一个战士最需要的狠辣和坚决。除了Monticore下达的任务,他从来不肯主动杀人,Alec喜欢戏弄对手,喜欢占尽上风,但从不赶尽杀绝。直到最近,战况愈演愈烈,几乎每天都会有一些生命从他手上消失。他明白那是战争中无可避免的代价,他也清楚一个士兵的天职就是击到敌人让自己生存,他能做得及好,却始终无法安之若素。他精于战斗但厌恶屠杀。

今天面对这一群被附身的X系列战士,Alec更加以守势为主,他自问有能力在不伤及人性命的情况下完成战斗。不过他忘了计算一点,这些被附身的孩子除了拥有恶魔带来的力量以外,还拥有X系列的战斗能力。他们太熟悉彼此,以至于一招一式都能料得先机。Alec觉得自己似乎在和两群人同时作战,一群是对他的长处知根知底的X系列,一群是对他弱点了如指掌的恶魔,这两者一旦配合无间确实有点麻烦。那些攻过来的X系列象是知道他不欲伤人性命,每招每式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这让Alec不禁恼火起来。他刚刚放到了攻向Dean的一个X6少年,另一个X5就已经合身扑向了Dean,Dean勉强挡住了踢向咽喉的一腿,手臂上却被另一个X5手中的野战刀剖开了一道伤口。Alec见到Dean受伤,更是怒火上涌,狠狠一咬牙不再顾忌手中的匕首是不是会刺中对方要害,出尽全力与围在他和Dean身边的三个X系列斗了起来。前两个孩子一个被他重击在头颈处,瞬间就软软得到了下去。另一个被Alec手中的匕首刺中了右边肺叶,跪倒在地以后又被Dean在后颈补了一掌,也躺在地上起不了身。最后一个X5曾经是Alec在Menticore曾经指导过的小队成员,在基地被毁之前已经单独执行过几次任务,Alec也算对他印象颇深。他自问一对一的对攻,自己不会赢不过这个半大孩子,便又收了刚被激起得恨戾之意,将匕首交到左手与他游斗。

Dean看到这边的大势已定,便抄起落在地上的半瓶圣水冲向Sam身边,Sam正一个人面对着3个对手,身边已经有几个被他蒸发了附身的恶灵的X系列浑身无力的躺倒在脚边。Dean把手里的圣水全部泼了出去,灼烧皮肤带来的刺鼻气味顿时弥散开来,那几个X系列却只是痛得一缩,攻势丝毫不见迟缓。Dean手中握着Ruby的匕首和其中的一个斗在一起,几个回合下来,Dean并没占到上风但也不至于落败。Sam看他忽然冲过来,心里已经一急又看他和一个X5交起手来更是焦躁。他知道他哥是个好战士,从小到大他都没真正打赢过他哥,但现在情况已经悄悄的改变,他拥有的能力让他的力量远大于Dean,这让Sam的保护欲望空前高涨,恨不得把Dean彻底藏在身后不让别人伤他一分一毫。他最近才真得了解了他哥从小对他的那种无处不在责任感,那种想用自己全部的能力看着一个人护着一个人让他好好的愉快的活着的责任感。所以在看到Dean手臂上还在不停流血的伤口时,Sam终于爆发。他猛地抬手,不再控制自己的能力,围在他们身边的三个X5瞬间就乱了阵脚,黑色的烟雾从嘴里喷涌而出,瞬间消散。Dean不仅愣住,呆看着身边紧紧皱眉的Sam。

ooOOoo

今天的仗打赢了,但明天还有更多更凶险的仗要打,而明天的明天的明天要面对什么,没人知道。

包扎伤口的时候,Sam和Dean都很沉默,Alec只远远看着他俩,最终也没有走过来。Sam的眉头一直不肯舒展开,只是紧紧抿着嘴唇专注的看着Dean手臂,似乎想用目光治愈那狰狞的伤口。Dean看着Sam半跪在他身前认真的检查他的伤口,就像从小到大每次他们为彼此做的一样。而每一次Sam的表情都是一样,嘴巴紧闭成一条薄薄的直线,皱着眉一幅没好气的样子,每每这时他眉眼间熟悉的弧度会在阳光或灯光的暗影下显得愈发深邃起来。

Dean看着他,内心浮现出一种莫名的酸楚和幸福感。他几乎要伸出手去,抚摸Sam耳边微微卷曲的发稍,Dean能想象出那种柔软的微微刺痒触感。而与此同时,Sam的手指正划过他手臂的皮肤给那片灼热痛楚的区域带来一种奇妙的微凉。这一切都那么熟悉而自然,那种亲密无间的距离和触碰,似乎从Sam一出生就已经刻画在Dean的生命里。他们总说Impala是对于Winchester最接近家的地方,其实对于Dean,任何一个有Sam的气息和声音存在地方都可以是家。就像现在,在这个破败的钢筋废墟,他们只是面对面的察看一道丑陋的伤口,已经足以让Dean有种松懈了身心的感觉,放下了层层的防备。

他几乎没意识到自己什么时候真的伸出了手,当Sam检查完伤口抬起头时额头猝不及防的碰撞上他的手指,那让Dean猛地一惊,迅速的缩回手,在试图找到一些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的调侃来解释自己着荒谬透顶的举动时,他看到Sam的眼睛。他弟目光中那复杂到极点的情绪,让他忘了自己到底要找点儿什么样的言语,那双无数次被他戏称为Puppy Eyes的棕绿色眼睛里包含了太多难以承载的感情,赤裸的爱恋痛楚挣扎混合着压抑的惊讶期待迷茫,像一道来自地狱的火光瞬息间点亮了Dean死死按在心底最暗处的渴望,也照亮了哪些丑陋肮脏的残忍恶毒的嘴脸。

Sam没想过会在他哥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那双榛绿色的眼睛里有大量的茫然,但更深处却有种陌生又熟悉的光芒。他定在那里不敢动,他哥手指的温度还残留在额头上,Sam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他能压抑住把面前这个人抱进怀中用力吻下去的渴望。也许是怕自己压抑了太久煎熬到整个灵魂整套神经都抽痛得那种渴望会把他哥吓坏,他太知道Dean,他哥有成千上万种的方式逃避躲藏。所以他就呆呆得看着,那几秒钟的时间好像比一个世纪还要长,而后他看到Dean眼光中忽然跳跃出惊恐和绝望,他看到他哥猛地向后退缩好像要远远的躲开他,Dean挑高的眉毛逐渐拧扭成和他一样的弧度。Dean怕他,这个念头闪进Sam的脑海中时他忍不住微微一缩,或者不是怕,而是厌恶。Sam不能再想下去,他怕自己会被身体里流窜的力量冲击的爆裂开来。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也许只是一分钟也许过了更久,对他俩就好像有一辈子这么长。那种僵硬窒息的空气直到Alec走到他们中间,隔开了两人的视线才被击破。Alec伸手拉起Dean,转身对着仍然半跪在原地的Sam说:“回去吧,老哥。”就像一句咒语,打破了Sam被冻结住的姿势,他顺从的站起来,目光停留在Alec溅满血污的脸上,却又仿佛看到了更远的地方。Alec咬着嘴唇看他,也许是Sam脸上的绝望太明显,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

Alec走在两个沉默的Winchester中间,一言不发。他觉得很累很疲惫,甚至没力气调节空气里莫名紧绷的压抑。他木着脸向前走,少了平素的聒噪和调侃,他看起来更象Dean。一直走到房间门口,Alec终于抬眼看着他两个哥哥,激战后的倦怠让每个人都没有更多的力量隐藏,Dean脸上的惊慌和Sam脸上的沉郁看起来都有种让人绝望的力量,他忍不住叹气。低下头用力的呼吸然后找出个微笑放在脸上,“老年人,你要不要先到我房间洗澡?”他知道现在让这两个人独处只有引发出更多的绝望,Dean非常乐于选择这种先逃开再说方式,迅速的点头,如果Alec脸上浮贴着的微笑让他有种一切都恢复了正常的错觉,那么Alec接下去熟悉的调笑就更让他觉得心安。“我是个高风亮节的体贴老弟,你们俩个老年人可以先享受国王待遇,我去找些还能见人的衣服出来给你,Dean。”Alec调皮的眨眼,那大大的笑脸在血色的污渍下依旧明亮耀眼。Dean终于可以呼出那一口压在胸口的气息,然后也笑起来,“臭小子,你能有什么可以见人的衣服?”“去吧,别偷偷翻我东西,我可是很注意隐私的男人。”Dean在Alec带笑的声音中找到了力量,他甚至在转身走开以前看了一眼Sam的脸,不过太匆忙并没看清Sam脸上的表情,他逃避的想,也许他们只是太累了,也许睡一觉醒过来一切就恢复原状,他还是那个臭屁的哥哥,Sam还是他别扭的弟弟,一定会是这样。

看着Dean的背影,Alec收敛了脸上的笑,深深地看了一眼Sam,终究还是没开口,只是点了点头转身走向Dean离开的方向。


ooOOoo

在Alec的小屋里,Dean穿着Alec的衣服躺在床上发呆,热水澡让他的身体放松了下来神经却还是绷得死紧。浴室里面传来的水声是房间里唯一的声响,手臂上的上已经被Alec包扎好,他用手指下意识的揉搓着纱布的边缘不知道该如何整理自己的思想。

Alec站在渐渐变冷的水流下面,双手撑在墙上低垂着头,水持续的划过他颈后的条码。战场上的情景无法抑制的回到眼前,在Dean离开以后他独自与那个少年X5周旋,Alec伤了他四肢看着他躺倒在地苦苦挣扎,本想就此收手,就留下他和其他受伤和被俘的人员一起,等剩下的猎手将他们身上附着的恶灵一一驱逐。才一转身,不料那孩子却忽然积蓄了全身的力量暴起攻击,等Alec回身格挡的时候,他手中的刀已经贴近了Alec的胸口,惊诧之下Alec顾不上手下留情,匕首一横直指对手咽喉,本想逼得他后退一步再将他制住,却没想到那孩子根本不做闪躲,径直撞上了匕首锋锐的刀刃。温热的鲜血喷溅出来洒满了Alec被惊呆了的脸,他已经来不及闪躲,直等着对手这玉石俱焚的打法中给自己的一击。他看着面前这张熟悉年轻的脸,透过眼睫上的血污发现那双眼睛瞬间恢复了天空般的颜色,与此同时Alec听到战刀落地时金属撞击的钝声。他几乎是自动的伸出手去,抱住向他倒过来的那具身体,喉间的血还在汩汩的涌出,迅速染湿了Alec的肩膀。那孩子在他肩上抽搐着发出破碎的声音:“Sir,不能被俘...”Alec心里猛地一痛,伸出手紧紧按在那掩映在半长的金色头发中的条码上,“被俘...等于死亡...Sorry,Sir。”那孩子最后的话仿佛一声遥远的叹息,Alec感觉到掌下的身体渐渐冷却了下去。

“被俘等于死亡。”这是Manticore交给他们的第一定律,每一次执行任务他们都会得到一枚可以藏在牙齿里的致命药剂,被俘就代表着基因技术的泄漏,被俘就代表着Manticore隐蔽环境的暴露,所以他们必须死,Manticore需要的是一群优秀的战士,不是一群失败的战俘。Alec的手指在那孩子颈后的条码上微微蜷曲,X5-746,他记得他的编码。和Dean,Sam在一起的时间越长,Alec觉得Manticore留给他的印记就变得越淡,淡到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彻底忘了那些黑暗的记忆。抱着这一具逐渐开始僵硬的躯体,Alec才发现那些噩梦其实根本没有远去,它们只是被幸福和温暖暂时压制了下去。他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内心深处浓黑的绝望忽然用出来,他不知道那孩子是什么时候恢复的神志,是撞上他手中的匕首以前还是以后?他不敢推测。那自毁的举动是Manticore烙在他们灵魂里的刻印,还是恶魔在临死前握住他们内心脆弱的最后一击?他不知道。Alec觉得这些都不重要,这孩子的生命已经消失,他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曾经有过一个名字。

Alec是一个战士,他面对过无数的杀戮和战斗,双手沾染过众多的鲜血。但他永远都无法适应,和Ben的冷酷执著相比,他根本就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战争机器。他不怕杀人,也拥有足够的能力,他知道在战场上每秒钟都有人死去,面对敌人他也不会心慈手软。但现在倒在他刀下的是他的同类,有那么一刻,Alec看着那孩子空白的眼睛,仿佛看到了自己和Ben。也许他们的宿命都是一样,最终都会死在某个不知名的战场,他们为战争而生,也必将为战争而死。Alec缓缓的松开手,让那孩子从他肩上滑下去,他盯着地上的躯体,象是同时在凭吊自己的死亡。

他从冰冷的水雾中缓缓睁开眼睛,水能冲刷掉他身上的血迹和污点,却洗不掉心里那种深刻的冷意。

ooOOoo
Alec终于走出来的时候,脸上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Dean坐在床边看着他走近,读不出那双眼睛里的含义。Alec安静的坐在他身边,Dean也没有开口说话。好一会,Alec忽然躺下去,仰躺着双手放在胸前,许久,Dean也躺了下来,手肘轻轻擦着Alec的肩。
“Dean?”
“嗯?”
“你是个笨蛋。”
Dean不说话,只是看着凹凸不平的天花板,他知道Alec会继续下去,所以他安静的等待。
“Dean,你知道生命有多短?”Alec的声音很平静,没有太多情感,“就像一道闪电,啪,雷声还没响起就消失了。”他侧过身,用手撑着头认真地看着Dean的脸,“很多人还不知道生活该怎么开始,就已经走到终点了。可能明天,可能今晚,可能下一秒钟,你,我,Sam,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或者几个就可能消失不见了。”
Dean侧过头看着他,那双年轻的眼睛里有种他不熟悉的光芒在闪,那光芒让他紧张,就好像Alec看穿了他心底那些隐藏着的肮脏的欲念。
“Dean,我觉得你是个笨蛋。”Alec难得一见的认真,让Dean忍不住挑高了眉,“你爱Sam,却又不肯面对自己,所以你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Dean几乎是一瞬间就从床上跳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挥动着手臂,想说些有力的话来反击,却发现大张着嘴找不到任何语言,Alec的目光洞悉而透彻,让他无从躲藏。Dean保持着那个滑稽的姿势足足有五分钟甚至更久,终于,他放弃般的垂下了双手,重重坐在床边。

Alec看着Dean的背影一直没有眨眼,直到眼眶都酸涩的发痛,他想开口但又不愿开口,因为不知道自己会说出什么。
“我以为直到我死了都不会谈起这件事,”Dean沉闷的嗓音打破了寂静,Alec默默的合上了眼睛,Dean的轮廓还印在他的视网膜上不肯消退,“我以为只有那些狗娘养的魔鬼才能看穿人心,Alec,我真得这么以为。”
Alec无声的笑,老哥,那是因为我也是个魔鬼。他安静得听着,听Dean说出他最晦涩难读的感情,听他说地狱里那些魔鬼兴奋得耻笑,Dean的声音里有太多浓郁到无法化解的痛苦和挣扎,Alec觉得他不在乎这声音说了什么,只要能让这痛苦结束,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这是不是很肮脏,Alec,爱上自己的兄弟。”Dean的声音里有一丝不确定的笑意,那笑嘲讽着他也嘲讽着Alec自己,“那些别人看到的无私,为弟弟牺牲,Winchester的伟大付出,其实都是一团肮脏的欲念。”

Dean狠狠地咬牙,心里却有种解脱感。Alec站了起来,走过来半跪在Dean面前,看着他哥皱紧的眉眼。他微微眯起眼睛,绿色的眼睛从眼帘中灼灼的逼视着Dean,“Dean,告诉我,你爱我吗?”

Dean呆住了,不知道这是一个Alec式的玩笑,还是意味着更多,他看着面前的人。Alec柔软的暗金色头发中还有晕染的湿意,贴在额头的几缕发丝让他看起来像个孩子,Alec微微仰着头看他,目光里有渴望期待还有Dean看不懂得更多。

“告诉我,Dean,你爱我吗?就像爱Sam一样?”Alec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当Dean意识到那并不是个玩笑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摇头,缓慢但没有丝毫迟疑。Dean有时想也许他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了解Alec,更多时候Alec让他觉得无法看清,戏谑的认真的坚韧的脆弱的强悍的温柔的,各种侧面都是Alec又不都是,就像现在,Dean差点以为Alec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情绪是痛苦和无望,但他想看清楚时下一秒那双眼睛中又充满了狡黠的目光。

“这不就完了,老哥,”Alec的唇边有一个微笑,Dean觉得这笑容和平常Alec脸上的惫懒无赖不太一样,但他分辨不出那些细微的差别,Alec也没给他留下更多的时间,“你不爱我,我是说,不是那种爱,”那个陌生的笑变得更大更深,然后又瞬息消失在Alec逐渐变得认真的脸上,“Dean,你爱Sam不是因为他是你的兄弟,只因为他是Sam。”

Dean看着Alec,那张脸上有种放弃后的平静,“你不爱我,但你还是愿意为我付出生命,因为我是个Winchester,因为我...是你的兄弟。那些付出和牺牲并不仅仅来自于那些情欲,Dean。”Alec忽然又笑起来,那笑容灿烂的几乎刺眼,“也许上帝把我丢过来就是为了向你证明,你对Sam的那些感情并不仅仅因为他是你的兄弟,哈,难怪人们总是说上帝总是有他的道理。”

Dean还是不能开口,他直盯着Alec的脸,目光几乎要在上面烧出个洞,他想钻进他小弟的头脑里看看Alec那种让他看了胸臆发疼的笑到底意味着什么。

“Dean,那些恶魔,见他妈的鬼,你怎么会听那些鬼话,如果你硬要说你丢了Winchester的脸,那就是你居然他妈的因为地狱里几只可能是被你爸你外祖父赶回去的小鬼耍的几下小把戏就否定自己,Dean,come on,别象个女人,爱不是种羞耻,永远都不会是。”Alec的眼睛里有火焰,那火焰烧亮了一些曾经黑暗的地带,Dean想知道Alec究竟将自己身体里的那个部分烧毁了,才会散发出如此的光芒和暖意。

“闭嘴,混小子。”他低声但沉稳的吐出这个句子,Alec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他熟悉的笑意,盯着那一丛燃烧不息的火,Dean轻轻微笑起来,“你再说一次我象个女人,看我不踢你的屁股。”

Alec大笑起来,站起身握着Dean的肩膀,“老哥,我已经洗干净等着你踢呢。” Dean唇边的笑意逐渐蔓延到眼底,他忽然觉得自己确实是个笨蛋,不管以后这世界,或者他和Sam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不该因这份爱情而感觉羞耻,他爱Sam超过爱自己的生命,没有人应该为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感情而感到羞耻。如果他弟弟不爱他,Dean会选择把这感情封存在心底,如果Sam爱他,那么去他妈的,其他的一切又有什么关系?Dean觉得自己越来越象Alec,那种坚决勇猛和藐视一切的勇气,也许是Alec借给了他这一切,他抬起眼,却猝不及防的看到一抹尖锐的失意,还没等他开口,Alec挥挥手,“别跟我说谢谢,求你了,我不打算逼你真的踢我屁股,那可是留给TC姑娘们的福利。”

Dean因他的无赖大笑起来,他揉乱Alec半湿的头发说:“你是个无药可救的混球。”Alec眼眸里的火光还是固执的不肯散去,他用那火光温暖着Dean,“好了,老哥,我没什么可以再给你了,剩下的问题你得自己处理。”Alec脸上的笑和声音中的严肃并没有太大的冲突感,Dean微笑点头,拍拍他小弟的肩膀转身向门口走去。

“Dean。”Alec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叫住他,Dean回过头,看见他站在房间的阴影里,脸上的表情随着光线的起伏似乎不停变换着,“我爱你。”Dean挑起眉盯着那在暗处燃烧的榛绿色的火焰,“我也爱你,兄弟,天啊,听听你都逼我说了些什么。”他下意识的回答以后,不禁捂住了脸。

Alec脸上浮现出一个胜利的笑意,用力的挥挥手,Dean微笑着走出了门去。

他没看到,那丛火在大门关上的瞬间熄灭了,只余下一片灰烬在眼底。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19-741df240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