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Summer Camp 作者:gigglingkat

Summer Camp
作者:gigglingkat
原文地址:http://gigglingkat.livejournal.com/152650.html
级别: Gen
配对: No pairings. Wee!Chesters, (Dean-7, Sam-3)
授权:拿到了拿到了~~
gigglingkat on May 27th, 2008 11:48 am (UTC)
Sure. Send me a link when you have it up. I'd love to see what it looks like!
废话:小Dean和小Sammy的故事,还有温柔的爸爸一些善良的叔叔阿姨...
08年5月的时候翻的文,现在看看好多地方翻得很烂,不改了,留作纪念吧...




【翻譯】Summer Camp


"你干吗要这么做"Dean问,“你干吗要破坏咱们的家庭?”

John忍着笑回答:“Dean,我不是要'破坏我们的家庭',我只是送你去夏令营,就一个星期”

“可我不想去!”虽然他7岁大的儿子总是表现得象个成熟的大人,但明显这次是个例外。这两年,Dean似乎正从包裹着他的坚硬外壳中逐渐走出来。他甚至在学校里交到了一个朋友,这恐怕是John能够想到的自Mary离开他们以来,第一次Dean和这个世界有了真实地联系。Dean内心深处某些John不希望他遗失的部分仿佛被重新打开了。所以当Marc的父母提醒他夏令营还可以报名的时候,他马上给Dean报了名。只是没想到Dean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以为你喜欢Marc”,他说,“你不愿意跟你的好朋友一起呆一个星期吗?”

Dean垂下眼睛说:“可是你和Sammy怎么办”

John觉得胸口一阵发紧。“我们没事的,才一个星期,不信你看,等你到了那儿,你会彻底把我们丢到脑后的”
天,John想,希望这仅仅是正常的恋家而已。


***

Day One - Father and Sons


John知道第一个早上是最难熬的。Dean抱着他的腿不肯说话,这可不是什么该死的沉默是金,这代表Dean很紧张。幸亏Tom,他们的露营顾问,聪明的让Marc把Dean带到营地,为了不在自己朋友面前丢脸,Dean妥协了,但他一路走一路回头,从自己小小的肩膀上一直回望着John和Sam. Tom和Marc的妈妈Gail对此的评价是:
“你看见没有”Tom笑着说。
“让我猜猜,”Gail对John说:“你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爸爸,居然送自己的儿子去露营,为了克服这次伤害你得花上好几年的功夫治疗”

John觉得没那么难受了“所以...这些都是正常的。”

其他人都笑起来:“夏令营就象第一天入学,”Gail肯定地对他说“他们都表现得好象你要杀了他们,但到了最后心碎的却是你自己”

Sam在John的肩膀上开始尖叫“Deeeeeeeeen”

Gail和Tom被他的大嗓门震住了,Gail认真地对这个小人儿说:“Uh-oh,还有人不明白呢...”她看着Sam:“Dean去露营了,宝贝,他要呆在那儿一个星期。”

John看不到Sam脸上的表情,但从Gail脸上就可以看出来,Sam不高兴了,John费劲的把Sam从自己肩膀上挪下来,这回更加确定了,由于发现Dean要离开他不和他一起,Sam开始在John怀里不安的使劲儿扭来扭去,John差点儿抱不住他。


“不要!坏Deeeeeeeen”Sam开始挣扎着要跳到地上去追他任性的哥哥。John在海军陆战队的经历让他有能力对付大批的武器和炸药,但这3年来他还是发现要控制一个刚学走路的小毛头是一件超级困难的事情。感觉到情势开始急转直下,Tom找个借口赶紧溜了,临走他丢下一句承诺会照顾好温家的老大。Gail帮着John一起,两个大人废了半天力气才把Sam塞回车子的后座。

Sam开始马力全开的哀号。

John悲伤的摇摇头,“我这么做不算是个坏人,对吧?”

Gail同情的笑笑“祝你好运”

Sam一直不停的大哭,直哭得自己精疲力尽的昏睡过去,John就让他这样和衣睡了,他怕帮Sam脱衣服会让他再一次开始尖叫...(-_-|||)

***

Tom在露营地找到了Dean,这个温家小子已经支好了自己的帐篷,Tom惊喜地发现一切都弄得像模像样,“Hey Dean,我们一起出去见见其他人怎么样,我想在天黑之前带你认识一下他们”

Dean耸耸肩跟在他后面,Tom放下心来,觉得这事儿其实挺轻松。

直到一个小时以后Tom意识到Dean根本就不说话,不满的咕哝和一些单音节词就是他能得到的全部了。稍晚的时候,他偷偷的看进Dean的帐篷,发现Dean正缩在他的睡袋里哭泣。

Dammit,Tom想,我们得想办法让他高兴起来。
***

Day Two - Tom and Dean

第二天早上,TOm带着孩子们岛湖边游泳,他仔细的观察着Dean,觉得这个温家小子还是“不太好”,他的话虽然多了点儿,但也仅限于回应别人的话。让Tom觉得鼓舞的是Dean能和别的孩子包括Marc的弟弟一起行动。比别人沉默些,Tom想,但也许他只是天性害羞罢了。

Tom准备了很多传统的童子军训练计划:基本的追踪训练,结绳和劈柴。Dean是个天生的追踪者,而且他很愿意跟大家分享,他的话开始多起来而且慢慢开始像个小领袖。直到午饭他们都干的起劲儿而且还开始学习打绳结,一群孩子挤在Dean身边围着他,Tom很高兴让Dean来讲这堂课,孩子们都聚精会神的听着Dean说的每个字儿。

“这是种什么结?”Tom问,对一个7岁大的孩子来说,这个结看起来太复杂了。可Dean能毫不含糊的把它拆开再打好,看来这并不是他凑巧胡乱弄出来的结果。

Dean耸耸肩回答:“我不知道它该叫什么,我爸爸教我的”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自豪,“他是一个海军陆战队员”

“海军陆战队,Huh?” Tom试着让自己听起来没那么惊讶,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孩子有那么好的追踪技巧。我打赌,这虽然是他第一次参加夏令营,但绝不是他第一次露营。“那么,他也教过你怎么雕刻东西吧?”

Dean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Yessir,还有刀具安全”

“那么你帮助我和Marc一起教给大家吧?”看着这两个男孩兴奋的挤到桌子旁边,Tom笑了。Marc是第二年参加夏令营,孩子们都视他为前辈。今年的夏令营他和Dean就像两个合作愉快地团队领袖,Dean在礼节和制度的事儿上完全信赖Marc,而Marc对Dean的执行和操作能力深信不疑。Tom希望所有的夏令营都能运转得如此之顺利。

他观察了这个“小队”一会儿,确认没有人会用那些钝刀子割破手,每个孩子都是安全的。他决定去喝杯咖啡。

他离开了不到15分钟。

可当他回来的时候狩猎屋已经被翻了个儿,一群小暴徒拿着长矛-尖锐的长矛!-正在四处乱跑。Tom盯着他留给孩子们的桌子差点儿昏过去。Son of a bitch.他居然给他们工具,这太可笑了,刀具安全个P!

"HEY"Tom大喊了一声。所有吵闹骤然停顿了,Tom定了定神说:"大家都到湖边去游泳"

男孩们一哄而散。“No,停下!不许带着矛游泳!”(@_@!!!)

他追在他的“轻松”团队后面。
***

黄昏时分,秩序终于恢复,那些长矛被用做了篝火的燃料。Dean看起来了解挺多关于用火安全的事儿,他建议Tom在加深过的篝火坑旁又再挖了一个防火坑。“以防万一”

有过那些长矛的经验后,Tom禁不住打个冷战想,必须得更加当心才行。他的目光掠过那些正在玩牌的大孩子们并迅速的点了个数,至少他们还都在这儿。当他真正意识到他看见了什么的时候,他猛地把目光从那些小点的孩子身上转回来。

不是“打牌”!他们在打扑克!

“HEY!”Tom赶紧走过去,所有的男孩们都抬起头期待的看着他。“你们这是在干吗???”

孩子们面面相觑,仿佛在想“这是个机智问答吗?”

“我们在玩扑克。” Marc提供了答案。

“你们不能打扑克!”

Dean看上去真的很困惑。“为什么不能?”

Tom觉得他已经临近抓狂边缘。“露营守则。不能赌博。”

他们的小小赌局马上结束了,大男孩们转去跟小孩子一起玩。Tom狠狠地瞪了Dean和Marc几眼,而Dean也正瞪着他纯真困惑的大眼睛看着Tom,无论如何,直到晚上休息在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了。Tom不仅苦笑着想起,他还曾经担心如何把Dean从自己的壳子里拉出来,至少这件事儿上,是他担心过头了。

但当他巡夜的时候,他又听到哭声从Dean的帐篷里传出来,他偷偷的向里面瞥了一眼,看见Dean睡在一张枕头堆成的床上,而这些枕头是别人的。

“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些枕头?”Tom问,完全忘记了自己不想让Dean知道他发现他在哭。

Dean揉搓着自己的眼睛装作是刚刚睡醒的样子。“从他们那里赢的”

Tom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没有让他们把打扑克赢的东西还回去。他想应该纠正自己的这个疏忽,但当他看着Dean的小脸,胸口却觉得一紧。这个孩子看起来真得很可怜。Tom的表情软下来,一晚上没有枕头应该也不会伤着谁吧。说不定这样还能让他们长个教训,不应该赌博。他可以明天再把枕头还给他们。

“晚安,Dean”

他得到了一个小小的笑容,“晚安,Sir”
***
Day Three – John and Sam

自打他们把Dean送去露营以来,Sam把所有醒着的时间都用来大哭和瞪着John,那目光大半是可怜巴巴的,当它们变得越来越凶的时候,John只好跟他说让他别再这样下去。但今天Sam又有了新招数,当早上John醒来的时候,他发现Sam在他身边把小小的身体紧紧缩成一团,他的小儿子安静的像只小羊,他吮着自己的大拇指安静的望着他的爸爸,但目光里不是沮丧和愤怒,Sam3岁大的小脸上写满了深深地思考。

这比John以前看过的任何情况都吓人。

***

Day Three - Tom and Dean


他们发现女孩子们的营地就在隔壁,这似乎是必然的,每年都会发生的事情。Tom的妻子Debbie打电话给狩猎屋。

“打起精神来” 她说“几个女孩儿在湖边儿发现了你那一群小子”

Tom呻吟“Dean Winchester,这个家伙”

“谁?”

“新来的孩子。他是那群臭小子里的一个,准确地说是从一个安静和恋家症的小孩最终转变成了个“精彩绝伦”的孩子,他教会了所有的小子怎么用钝刀削出长矛,还打牌把他们所有人的枕头都赢了过来。”

Debbie差点笑差了气。“Holy hell,听起来你这回遇上好玩的了”

“你这算是笑话我吗...?”

"当然不是,Honey。要不要我领一些大男孩过来,带着他们游泳?有女孩盯着他们的时候通常他们不会太闹腾。"

作为一个深情而成熟的丈夫应该试着警告她,她正在被卷入...见鬼去吧,我仅仅是深情而已。“这个主意听上去不错...”
***

Day Three - Debbie and Dean

2个小时以后,Debbie已经开始在脑子里列单子,在通知Tom她要跟他离婚之前她还得做些什么。“精彩绝伦”的小子,Dean,组织了一场在女生夏令营里进行的老式女裤大搜捕活动,她不得不找人帮忙才能让那些歇斯底里的女孩儿们平静下来,然后再给所有的衣服找到主人。



现在,她找不到
她自己的女儿,Becky,还有Dean。她正打算打电话到Tom的狩猎屋的时候,听见了Becky的声音。


“这样肯定不行,你比我高”

“Nah,你得跷起脚然后我会弯下腰的”

Debbie听着他俩的声音,当她走近的时候她听见Becky说:"OK,1,2,3...来吧!"

Debbie站在拐角处。那个臭小子正在亲她的宝贝!!!(#_#)

Debbie扭住他的耳朵,一把把他从Becky身边拉开。Dean吓坏了疼得叫出声来,两手抓住她的胳膊。Becky吓的尖叫一声迅速的逃回营地去了。

“你回来,小姑娘!听见没有?”Debbie在她背后喊。“看你爸爸知道以后...”
***

10分钟之内,Debbie气鼓鼓的把这个小色情狂,小教唆犯带回了男孩们的营地,她打算用这个机会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小子,让他知道该怎么正常礼貌的对待女孩而不是带着她们堕落。

“是她亲我!”Dean抗议。

Debbie心底那个公正合理的小人让她想起她最后听到的自己女儿所说的那些话,而另一个代表愤怒的妈妈的小人让公正合理那个闭嘴。但得找个更合适的方法。

“你妈妈没交过你该怎么对待...”她的声音忽然低下来,因为她感觉到Dean忽然变得很冷淡。

“我没有妈妈,”他生硬的说,“我4岁的时候她被谋杀了”

Debbie彻底呆了,愕然的松开了手。Holy shit.Tom肯定不知道这些,Debbie伸出手去轻轻抚平Dean的衣服,他轻轻的一缩想躲开她但并没有真得走掉。Debbie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她不想让他再次把自己封闭起来,但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没办法再说得更多。

从死亡的震惊中缓过来,她忽然想起Tom曾经对他说的恋家症。“所以,现在只有你和爸爸在一起?”

Dean点点头,小心的靠近了一点。“还有Sammy,他才3岁。他们需要我,我得回家。”

这也许正是你爸爸想让你来夏令营的最大的原因。Oh Wow,"几天以后你就会回家了,而且,你会发现一切都很好"

Dean猛地一缩转身向营地走去,Debbie叹了口气跟着他。

“你愿意回到狩猎屋吗,他们正在做爆米花” 她问

Dean摇摇头。“我累了”

他像是被掏空了。“你睡得好吗?”

另一个摇头就代表了回答,她看得出他的退缩,她知道他什么也不会再说了。“Well你今天早点睡,好吗?”

Dean点点头,他们走回他的帐篷。Debbie被那一大堆枕头吓了一跳,不过看起来会让他睡得舒服点。她走出去,给他一些私人空间让他上床躺好,然后她把头伸进帐篷里说“准备好了”

Dean的眼皮已经垂下来。“晚安,Sir...ma'am”

她笑了,走进帐篷里,伸出手把他的被子塞好,Dean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她抚平他褐色的头发,在他前额轻轻的印下一个吻。“晚安,甜心”

她走向狩猎屋,一看见Tom就给了他一个吻和一个长久的拥抱。

“Hey” 他埋在她的头发中低语,“怎么了?”

“我爱你” 她喃喃地回答

“我也爱你”他抱紧她说

她挣脱开“我不得不把Dean Winchester早点送回来,他在他的帐篷里”

“Oh God, 他这回又干了什么?”

Debbie几乎是在抱怨:“你就让这可怜的孩子一个人呆着吧。他想回家,她想念他的家人了。God,我简直无法想象他们经历了什么”

Tom彻底糊涂了“什么?”

Debbie摇摇头说“算了,别问了”

Tom小心翼翼的试着再问:“那,你为什么这么早送他回来?”

Debbie一边走出门口一边回答。“我抓到他正在吻Becky”

Tom开始抓狂。“等等!什...什么时候...BECKY?!他亲了我的女儿?”

Debbie转过身来倒退着走出去,她的脸上有一个大大的笑,她愉快喊回去,“我也给了他一个晚安吻!”
***

Tom走向帐篷打算去看看Dean,在那一阵熟悉的哭声中他停下了他的脚步。

夜更深的时候,Dean终于精疲力尽陷入了沉睡。
***

Day Four - John and Sam


John被电话铃声中醒来,旅店房间的门大开着,顾不上接电话,John冲去房间大声呼唤他的儿子。
"SAMMY!"
旅店的值班经理从他的办公室跑出来,“这儿!他没事儿!他在餐厅!”

John直冲过他身边,这个男人试着解释:“我们刚刚打电话给你...”
S
Sam在小旅店的一间餐室里,正有条不紊的把桌子上的盐瓶一个一个倒过来,John走过去一把把自己外出探险的小儿子抱在怀里,Sam开始尖叫而且坚决地抓起一把盐往John的脸上擦过去。

"What the fu...," John手忙脚乱地说. "Sammy! 停下!那样会疼!”他开始觉得抱不住他,而Sam开始跟他的老爸战斗。“停下来!”

“不!”这是一个简短固执的回答。“要Dean!要!给我!坏爸爸!”

John开始感觉到旅店员工们带笑的眼神。“我把他哥哥送去夏令营了”他试着解释。

“你这个无情的坏蛋,” 经理爆发出一阵大笑

“大多数人是都是这么认为的” John表示同意

“要盐” Sam提出要求


What the hell?!“你要盐干吗,Sammy?”John问,他彻底糊涂了。

“坏爸爸!要Dean!”Sam大声的喊还把更多的盐扔到John脸上,值班经理大笑着从他们身边离开。

John把Sam掀到肩膀上完全无视他的哀号和抗议,大步走回房间。他把他的小儿子扔到床上回身摔上门。关门的声音吓到了Sam也仁慈的让他的嚎哭停了下来。John陷在椅子里,Sam在床上坐起来对他爹怒目而视。John觉得自己彻底被打败了,没心思去制止Sam瞪他。重要的事儿先解决,他决定。

“Sammy,你怎么出去的?”这个旅店的房门上有双向的固定插销,这也是他选这个旅店的原因之一。

愤怒的目光瞬间放大20倍,John试着换一种策略问他,“你真聪明,Sammy。你怎么做到的?是不是Daddy不好?没有锁门?”

一阵坏坏的骄傲表情浮现在Sam脸上,他狡猾的看着柜子说:“萨开它” (3岁还大舌头...)

“打开它?”John站起来走到柜子旁,他低头一看瞬间觉得自己血液都凝住了,他的开锁工具包敞开着丢在桌子上,他从来没想到Sam会知道开锁工具是干嘛用的,Sam怎么可能...

“你打开了锁?!”他听到自己的嗓门高起来。“不行!坏!你不能就这么开了锁跑掉”

当Sam开始尖叫的时候,他没有得到那句以前常听到“不”,“现在就去早Dean!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走!”

这令人发指的分贝为他们赢得了隔壁邻居重重的敲墙声,Sam开始发他新一轮的脾气。

“停下来!”John也喊起来,他用个枕头捂住自己的耳朵。“Sammy!我是认真的!注意你的行为!”

Sam得眼泪一下子喷出来,他把自己扔回床上对着床垫又踢又打。

“要Deeeeeeeeeeeeeeeeeen!” Sam嚎哭着。

John叹了口气,这一定是难熬的一天。



Day Four - Tom and Dean

烹饪课基本算是非常成功,成品能吃;没用到任何武器也没造出任何武器;没什么东西被赌光;Dean一直呆在Tom的视线之内,而且Dean看起来对烹饪这回事儿很是敬畏。

“石盐能做冰淇淋?!”

“你以为它只能用来清除马路上的积雪吗?”Tom反问他,Dean给了他震惊且戒备的一眼后又回到他的烹饪课程里。

每日固定得外出活动是在湖里游泳,没有武器,赌博和其他不该出现的行为,Tom觉得自己慢慢放松下来,男孩儿们甚至在从湖边回来的路上唱起歌来。

Bobby,今年6岁,落在后面和Tom走得很近,Tom听到他正在哼的歌,““Ain't no doubt it, we were doubly blessed.... 'cause we were barely seventeen and we were barely dressed...””

Tom彻底无力了。“Dean?” 他大声喊。

Dean回过头疑问的看着后面。“停止教他们唱Meatloaf的歌,求你了”

另外一个困惑的表情就是Tom所得到的全部回应。

***Meatloaf也算是摇滚的前辈了,70年代的时候大热的专辑"Bat Out Of Hell"好算是Theater Rock的掌门人了,去年还推了新的专辑出来,Dean的眼光还真是毒呢。
***

Day Four – John and Sam

他叫了客房服务,因为John觉得带Sam去餐厅不是个好主意,这两个人正处在一种短暂的休战期,只要John不动不去帮他,Sam就坐在椅子上自己喂自己吃饭,John缩在他制造出来烂摊子中间,Sam终于抓到了盐瓶,他故意的抓着它晃,还把盐向他爹扔过去。

"停下来!Goddammit, Sammy!看你弄得这一团糟!"

“坏Daddy”

John实在受不了了,“Sammy,Sammy,跟我说说,宝贝,究竟怎么了?为什么我是个坏爸爸?”

眼泪一下子又从Sam的眼睛里飙出来。“坏Daddy!我嗓好Daddy费来!给我好Daddy,我们去找Dean!”

John迅速的在脑子里推理起来...坏...盐...嗓好Daddy费来...想好Daddy回来...

“Oh我的上帝啊...Sammy.我不是被附身了,就因为我送你哥哥去夏令营!”

而后,响彻云霄的哀号又开始了。
***

Day Four – Tom and Dean


“...它要他们的牙齿干什么” 猎人一边奔逃一边喘息着问

‘为了把你们吃光,就像你将被我吃掉一样’恶灵尖声嘶叫,他黄色的眼珠闪出邪恶的光

这个夜晚以后,再没有人见到过这个懒惰的猎人,有时候他们以为看到有人穿着他的衣服骑着他的马,但当他们走近了,他们就会看到一条狐狸尾巴出现在月光下...”Dean用压低的轻声细语结束了他的故事

Tom不知道能说点什么,篝火晚会上的故事应该是吓人但无害的,从那几张苍白惊恐的小脸上,看来有不少男孩今天晚上会做恶梦了

“好,这真是个...生动的故事,Dean” Tom试着打破这种气氛,“你从哪儿听来的?”

“Daddy知道所有最酷的...故事” 听着Dean骄傲的回复,Tom放弃了。他提议今晚狩猎屋开放大家可以进来一起睡,差不多一半的男孩都马上同意了。

他和留下的孩子们的一起围着壁炉,确保每个孩子的睡袋都安置在安全的位置上,还留了门给那些晚点儿有可能溜过来的孩子。

恶灵的黄色眼光里闪出邪恶的光,它的撕咬让Tom惊恐的尖叫嘎然而止

Tom被自己的噩梦突然惊醒了。明年,我们取消篝火晚会。
***

Day Five – Tom and Dean
Dean把Tom摇醒,“你得赶紧离开这儿”

“什么?”Tom不满意的咕哝着

“着火了”Dean大声喊,从Tom身边跑开,Dean开始叫醒其他人。Marc醒过来也帮着他一起,Tom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以前,已经和一群孩子们一起逃出来站在狩猎屋外面。

狩猎屋陷入了大火!

大火似乎是从后面的厨房和杂物间烧起来的,火势蔓延的很迅速。Tom把睡意从脑袋里甩出去迅速行动起来,感谢上帝,他们曾经作过演习和训练。
***

救火进行的还算顺利,Tom和消防员一起勘查损失,他希望一切都还不太糟。大火是从配电箱烧起来的,当消防长官向Tom解释起火原因的时候男孩们都围在他们旁边。
“As you can see, this has been spliced. Someone tried to feed off the main line...” the chief was saying.
“就像你能看到的,这里被搭了条线,有人想从主电路上引一路电出来...”消防官这样解释。

“是Dean干的!”

Tom和消防官转过身震惊的看着孩子们,人群迅速的分散开,Dean和另一个男孩,Neil,被孤立在人群之外。Dean张口结舌的看着Neil.

"你放屁,"Dean向着他怒吼。

Neil跑到震惊的Tom后面躲起来,“是他干的!他想把电接到帐篷里。”

我给我自己的帐篷接了电,是你在主电线搭的线,你怎么能这么干!Dean大声喊,他被Nail气炸了。Tom和消防官赶紧跑过去分开两个男孩,Tom把Neil拉到了一边。

消防官把Dean夹在胳膊下面,抬头看着被烧毁的狩猎屋。“Son of a bitch,”他咒骂。“对,看那里,你能看见另一条接出来的线”

他低下头看着Dean“你知道这得花多少钱?”

Dean想辩解但最后还是忍住了没说,Tom努力抓着全身湿透了的Neil,同时听着Dean那边的动静。

消防官的逻辑没错,不过Tom猜测他自己没有孩子。“你得小心点儿,伙计。你要再这么干下去迟早会因为纵火罪被关起来。警察会把你们从这儿带走送你们回家”

Tom能看得出来Dean忽然抬起头看着消防官小脸上是若有所思的表情,他觉得他最好说点什么。“你们俩,过来,现在。”

Dean怒视着Neil但没有再次攻击他,Tom带着他们走到烧毁的狩猎屋前面。

“我想你们俩仔细看看,看你们都作了些什么。”Tom一边命令一边把他俩推进已经烧坏的门口

墙上都是斑驳的烟痕,以前露营的照片和其他的收藏品基本都烧毁了,到处都是水,天花板被破开一个大洞,消防员打破房顶以确定所有的火源都被扑灭了,Neil哭了起来,Dean脸色苍白浑身发抖。Tom真不愿意这么做,但他希望能给这两个孩子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总比以后有人真的受到伤害要好得多。

***

Day Five – John and Sam
每一本在Dean出生之前Mary让他读的育儿指南上都说,在孩子刚刚学走的阶段就给他们养成一些良好规律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儿

好啊,我现在就养成了这些良好规律,John愤愤地想,逃跑,追,藏起来,被抓,控诉,无限循环。

他从来没想到一个3岁大的婴幼儿能这么...死倔。经过前几次的经验,John把开锁的工具收到了箱子里。可当他早晨醒来的时候发现Sam自己偷偷藏了一个,他的眼睛发现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小儿子又成功逃走了,这一回他在大堂里抓住了他,把他带回了房间。

在其他的日子里,John开始觉得困惑,是所有的刚学走路的小孩儿都有隔空取物的能力,还是他家的Sam有什么特殊的天赋。仿佛每次只要John一眨眼,Sam就能从屋里跑出去,每一次,John都发现他跟陌生人在一起。

Sam撒谎,他告诉别人John不是他爸爸,两天没睡让John看起来更糟糕了,绝大多数人选择相信这个天真纯良无辜可爱的的小Sam告诉他们的事情,而不是John狂躁的要求。值班经理不得不为John担保了3次,他看上去不像刚开始那样觉得有趣了。

***

Day Five – Tom and Dean

下午的晚些时候,消防员又扑灭了一个最新的着火点-Neil的帐篷,Tom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上帝这么痛恨他。

消防官同情的走过来,他试图告诉Tom火势是如何被控制住的,但Tom只顾的上看着那些孩子们在警车边上排着队等待和他们的家长联系,这还是第一次夏令营提前结束,而这一切都是在他眼皮下发生的。

消防官说了些什么关于防火沟的事情,“什么沟?”Tom问

消防官惊讶的说“我是说如果你没有让他们在帐篷边上挖出那些防火沟,后果肯定比现在要严重得多,我会很愿意跟你的老板们说说这个的...”

消防官的声音被Tom忽然起身的动作打断了,他走向那些帐篷。的确如此,每个帐篷都外挖了一条防火沟,就像他在营地篝火旁教给他们的一样,而且,每一条都比他挖得那条更深

以防万一,Dean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回响,Neil的帐篷,Neil,告密者的帐篷,唯一的一个被烧着的帐篷,而且着火的时候周围没有人,着火的时间是在那条防止火势蔓延的沟挖好以后。

Dean.

不,他的大脑试着说服自己,没理由...

Tom远远看着那个想家的孩子,在等着打电话回家的时候,他的小脸上第一次露出真正快乐的表情。

Tom一直也没弄清楚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记忆里只有一些模糊散乱的画面,Dean惊恐的脸和他抓住Dean的肩膀用力摇晃他。他还隐约记得有个警察的声音让他放下Dean,但是他无法确定。
***

***

Day Five – John and Sam

Sam的开锁技术已经发展到可以用电线搞定,John没法儿想象出他TMD对这个电话作了些什么,外壳一碰就掉下来了,而且看上去肯定是修不好了。

Sam呆在床上一脸怒气的瞪着他的“BAD DADDY”,John也瞪回去,“你知道这得扣掉我多少押金吗?”

他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一跳,旅店的经理就站在门口,这让他有点儿神经紧张。

意料之中,“你的电话好像有点儿问题,”这是经理开口说的第一件事儿

“是吗?”John开始装傻,“我没理由要去检查它”

一个身穿廉价西装的男人站在旁边。“John Winchester?”他问。

“Yeah?” John警惕的退后半步回答

“我叫Ed Coopersmith, Mr Winchester.我是法院指派给你儿子的律师,Dean。我们得谈谈。”

我只是想让他和别的小孩子一样参加一次夏令营!

John除了叹气什么也做不了,“进来吧。”
***

Day Five – Father and Sons

Sam恢复了正常,不停的跟这个公派律师说话,“律思让Daddy去早Dean?现在就去早Dean?”

Ed被逗笑了,“你说得对,律师让父母去监狱里把他们的孩子接回来,”他笑着说

Sam瞪着他美丽的大眼睛崇拜的看着他,说:“我喜欢律思”

太好了。John讽刺地想,你和Dean在这条路上跟他们打交道的机会还多着呢。

听完了他大儿子的事迹后,John开始打包他们的行李。是时候该走了。自从他的妻子死后,John开始相信一些预兆,开锁和纵火都是某种征兆,也许他应该考虑接受那个牧师提供的栖身之处。Jim,这应该是他的名字。“Jim牧师”应该能帮这两个小子通过下一个学年。

Sam想坐律师的车子,而John已经精疲力尽没心思再争,他们把儿童座椅搬了过去。
***

在警察局,警察没有找他们任何麻烦。看起来他们把Dean看成个娱乐而不是个威胁。John跟他们聊了聊,敏感的听到了Tom的名字。

"Tom,那个露营顾问?他也在这儿?"

Ed给了他一个肯定的表情。“现在,事情得到了控制,um,不过有些...冲突...你儿子和一个职员...”

“Oh God,” John忍不住呻吟。这事儿再清楚不过了,那个聪明乐观的男人和Dean...他应该早想到,他打开钱包“保释他要多少钱?”
***

Dean被带了出来。John知道这一点不是因为他看见了Dean,而是因为Sam在20英尺以外的大厅开始大叫。那绝对是引发了多普勒效应带来的回音“D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N!”整个走廊都在共鸣,警察们赶紧从这个火线战场上撤离了。

Sam向他的哥哥冲过去,Dean一把把他抱起来。“Hi, Sammy.”

“Hi,” Sam的头紧紧贴着他哥哥的肩膀说,小身体陷在哥哥的手臂里。

Dean向他爸爸走过去。儿子眼中的神情,让John把责备的话吞了回去。Dean看起来没比他多睡多少,这个见鬼的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Hey,sport,”John温柔的说,感受到紧张的情绪已经渐渐离开了Dean,这让他觉得放下心来。"带你弟弟到车里去,我来善后。"

“Yessir,” Dean轻声地回答。"他怎么了?"

“什么?”

“他怎么这么累?”Dean解释了一句,John才发现Sam已经瞬间在他哥哥的臂弯里睡着了。John感到自己喉咙酸涩的发哽,他只能摇摇头给Dean一个让他们先走的手势,Dean离开了。
***

20分钟以后,John完成了所有改填的表格和签字,把Sam的幼儿座椅从Ed的车上拿下来,他打开Impala的后座车门。

两个孩子都睡着了,脸上带着一个一模一样平静祥和的微笑。John不舍得移开视线。Mary的儿子们,快乐而且安全。这是他生命中仅有的唯一的幸福源泉。猎杀和复仇可以带给他满足,但眼前的这个画面是唯一能够征服的他的东西。

Dean醒了,他摇摇Sam。“你得坐到你的椅子上去,Sammy”

Sam在John的抚摸下发出还没睡醒的咕哝。“走吧,孩子们,”他轻声对他们说:“我们回家。”

“我们已经到家了”他们俩异口同声地答道。在Mary离开以后,John Winchester第一次流泪了。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2-7acaaf89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