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断章之遗忘

这是动笔写得断章的第一篇,后来陆续写了很多散落在不同时间点得短篇,笑,A的大脑比较混乱...
人物: Dean, Lydia(OFC), Lisa(OFC), Sam, Alec
配对:Dean/Lydia, Sam/Dean
警告:BG, Dean/OFC
断章之遗忘

他再一次惊醒在血与火的恶梦里,自床上弹身而起剧烈的喘息。Dean伸出手看着自己手心渗出的汗迹,怔忡间他似乎又看到自己梦中双手沾满的鲜血。忽然房门被推开,一个小女孩扑过来压在他身上,撞碎了他所有的乱想。
“Dean,你在想什么?出来陪我们玩吗。”小女孩黑色的卷发散发着青草和阳光的香味,让Dean忍不住宠溺的笑着揉乱她本就纷乱的长发。
“Lisa,我要告诉妈妈你想谋杀我。”说着他把小小的女孩抱起来,额头抵着她小小的脸,用还没刮过的胡茬在她苹果一样的面颊上猛蹭,Lisa的尖叫和笑声一下子充满了整个房间。Dean抱着她跳下床,把还在吃吃笑着的Lisa放在地上,拍拍她的头顶让她先去找妈妈,自己走进了浴室。

镜子前,Dean忍不住凝视自己的脸,梦中的情景瞬间卷回面前。他似乎看到自己,青年时的自己满身血污的斜卧在黑暗的角落,阴霾的光线在房间投下暗影让他看不清自己脸上的神色,只看到一双绿色的眼睛闪耀着倔强的神色,这样的梦已经纠缠了他好几天。其实Dean已经很习惯自己的噩梦,有时候他会奇怪自己哪里来着如此丰富的想象力,那些梦中出现的怪异场景,即便是用在那些三流电视剧上都嫌太过血腥煽情,尤其是梦中总会出现一个脸孔模糊的人,每每遇见都让他喘不上气。Dean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雄性荷尔蒙爆棚的男人,所以很少和人提起这些骚扰他良久的噩梦。他现在的生活很完美,所以他从不好奇自己内心深处埋藏着什么,即便那梦中的男人有双能穿越迷雾的悲伤眼睛。这次更加怪异,他竟然开始梦见自己,摇摇头,他把剃须膏均匀的抹在脸上,握着剃刀的手轻轻滑过面颊。他不喜欢电动的玩意儿,或者说他更喜欢这些冷冷的刀锋,捏着它会有种熟悉的安全感觉,虽然这对一个在海岛上住了快两年的平凡男人来说是种怪异的快感。

Dean Winchester,33岁,身边有爱他的女人Lydia以及Lydia和前夫的女儿Lisa,他有一个小小的用白色篱笆和花圃围起来的家,他有一份机械师的工作,而Lydia是个受人尊重的心理医生,他们收入稳定生活平静,就算美国本土的战争和骚乱再多,他们三个人呆在这小小的海岛上也可以好好过上几十年平静的生活。在度过他过往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意外-严重车祸以后, Dean在病床上检查着自己破败不堪的身体时,决定他们应该换一个地方生活。他丢失了一小部分记忆,得回了大量的伤疤,他记得自己人生中每一个重大时刻和点滴细节,他记得自己上学毕业恋爱父母病故和Lydia结婚从美国本土随着公司来到这小岛生活。只是不记得车祸前后的一次段日子,和美国本土被莫名的恐怖分子及袭击的人们比起来,他已经算是非常幸福的一个。从他在医院醒来到现在已经有一年8个月的时间,他的生活那么正常平稳,就像任何一个安稳的中产阶级,除了从来到这里以后就开始追随着他的噩梦。Dean有时候甚至觉得在他这普通的身份下面可能还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也许他会像那套老电影里的特工,只是失去了关于自己身份那部分的记忆。他忍不住笑起来,可惜他所有的记忆都那么完整,没有空隙去放下那些神秘的部分。

缓慢的移动刀锋,忽然眼前一个声音掠过耳边“Dean 你逃不开我。”那男人的嗓音亲密低回,却又危险淡漠,Dean不仅手一抖在脸上划开一个小口,血渗出来他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Shit。”他把下巴凑到镜子前想看清那道伤口,却因镜中那殷红的血迹觉得心跳加速,似乎什么时候他曾见过自己满脸鲜血的样子,他记得自己苦苦挣扎于痛苦中的样子,他记得内心惶恐痛楚以至撕心裂肺的感觉。那让他彻底呆住了,不能言语。直到Lydia从背后抱住了他,让他惊跳起来。

“亲爱的,你怎么了?”Lydia眯着眼睛看他,严重充满探寻的神色。Dean缓过神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摇摇头。Lydia是个美丽的女人,拥有完美的曲线和淡褐色的长发,Dean觉得自己最爱她微曲的头发和棕绿色的双眼,当然还有她唇边那一对完美的笑涡。这一切让他觉得熟捻而亲密,每每看到都让他有种近似家人的亲切感觉,他曾经很多次流连在那对酒窝中喃喃自语,说上一辈子他一定爱她爱得很惨,以至这辈子看到她的第一秒就注定不能解脱。接触到Lydia未曾放松的目光,Dean忍不住叹息,然后抱住她笑说:“我可不想当你的患者,我需要私人空间,OK?”Lydia不屑的撇嘴孩子气的翻个白眼给他,天知道他有多爱这种神色,有时候他宁愿故意惹她生气就为了看到她这个小狗一样可爱的神情。Lydia最终还是放过了他,只是熟练的翻出医药箱笑着替他脸上的小意外消毒上药,然后嘲笑他一定在担心自己帅气的脸会被毁容,那一切熟悉而自然,Dean觉得这就是他所追逐的天堂了。

坐在餐桌前,他微微笑着看院子里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玩乐,有种怪异的感觉,一部分的自己热爱这种生活,另一部分的自己却叫嚣着更多,他内心似乎涌动着某种自己都不熟悉的东西,和他平凡宁静的生活格格不入的东西,他会在黑夜中忽然回头似乎能看到某些潜藏的危险,他会在一些转播神秘现象节目的频道上流连然后在他们用科学的方式解答那一切的时候冷笑,如果再算上他喜欢古董车摇滚乐,喜欢在酒吧和陌生的女孩调笑,从台球桌上赢钱这些无伤大雅的习惯,Dean有时候觉得自己身体里仿佛住这两个灵魂,一明一暗。Lydia抱着Lisa抬起头迎上他若有所思的目光,粲然一笑。Dean觉得实在没有意义纠缠于那些奇怪的情绪,索性站起身走出去,在阳光下和Lisa大笑着滚倒在草坪上,Lydia笑着想拉他起来,却被他一把拽倒在怀里,柔软的卷发就绕在Dean鼻端,他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揉搓并亲吻她颈后的纹身,那简单但很酷的条码式纹身总能让他疯狂,而Lydia每次都骄傲的说那代表她独一无二的品位。

臂弯里柔软的身体,耳边快乐的笑声,眼光下青草的味道构成了Dean Winchester的完美生活,也许他根本就不该浪费时间想什么,这绝对就是他能拥有的最好的生活。

ooOOoo

噩梦是每天必修的功课,他以为自己会习惯,但近两年的生活告诉他其实习惯并没有那么容易养成,尤其是这些梦境愈发变本加厉的时候。Dean在梦境中惊恐的看着明显陷入失去自由的自己,虽然知道是个梦境但那种真实地感觉让人心惊肉跳。那些梦境似乎是连续不断的,他每天看着那个年轻的自己被人伤害苦苦挣扎,而那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会偶尔出现,每每当他出现在Dean梦境中,都会带来一种莫名奇妙的痛苦,令人窒息的痛苦,这让Dean完全不能理解。而随着梦境愈发清晰真实,Dean开始觉得自己的生活也开始受到了影响,他开始无法抑制心底对另一种生活的渴求,那个暗处的自我似乎在潜滋暗长的强壮。甚至在Lydia身边的时候都无法让他觉得满足,Dean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称职甚至优秀的情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但有时候他会觉得他的身体在渴望更多。一开始Dean觉得这只是相处时间长了以后男人必经的一种心理过程,从热恋到平淡的过渡时期,但那感觉如此强烈,就像是当你经历过一旦刻骨铭心的感情以后,再面对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再找到那种深刻到心痛的情绪。当这种感觉上升到想逃离的程度以前,Dean觉得自己必须正视它,并且该找Lydia谈谈,他并不是想跟她分手,见鬼当然不是,毫无疑问她就是他想要的女人,除了Lydia他从没对任何女人产生过渴望。Dean想跟她谈谈是因为她是这小岛上唯一个心理医生,虽然他也希望有其他选择。

“你说你有很多梦境,而且强烈到类似多重人格的程度?”Lydia看着他的表情几乎是严肃和诧异的,这让Dean有些尴尬的感觉,但他只能点头。“可你一直没有跟我提起,Dean,我以为我们之间是没有秘密的。”Lydia的神情除了受伤以外还有些Dean读不懂的东西。Lydia深深吸气,似乎在平静自己的情绪,“好了,Dean,现在开始我会把你当作我的病人,请你诚实告诉我一切,我才能够帮你。”看着Lydia职业化的表情,Dean脸上的表情只剩下苦笑:“Lydia,对不起。”除了这一句,他几乎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我们从你的梦开始吧,你梦见了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还有其他细节。”“Lydia,我从来没想到你工作时后的状态更像个警察。”Dean忍不住说,Lydia终于微笑了一下放松了一些表情。

“从我出院开始,那些恶梦一直都在,不过最近愈发严重罢了。”Dean笑得有些无奈,“我以为…那只是因为生活环境有了改变造成的,不过,好像没那么简单。”他摊开手掌看着Lydia,她脸上认真的神色给了他一些支持,让他心底那种想逃避想隐瞒的本能逐渐弱化,Dean觉得自己一辈子最怕面对的就是这种与别人毫无隐瞒赤裸相对的时刻,虽然他想破了头也不觉得自己这平凡的生活中有什么是值得隐瞒的,但心底那种固执的鸵鸟情节就是没法被克服,如果不是这次事态已经日渐严重到他自己无法控制,他绝对不会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解决。“Winchester。”一个声音似有若无的转过他的脑海,那男人的声音如此熟悉,带着笑意和宠溺,让他瞬间停住了呼吸。
“Dean,发生了什么?”Lydia敏锐的察觉他的异样。Dean抬起眼看着面前熟悉亲密的女人,却似乎透过她看到了更多,终于他迷茫的摇头回答,“我不知道…Lydia,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一瞬间,那种逃避的情绪完全占据了上风。他站起身疲惫的捂住眼睛,恳切的道歉,“Baby,我想我们得换个时间再谈,我可能还没有真的准备好,对不起。”他弯下腰吻在Lydia的发迹,那温柔的触感更加加深了他的负罪感,现在Dean只想尽快逃开家里,他不想让Lisa看到自己失控的情绪,他不想吓坏这个他打心底里喜欢的小女孩。Lydia轻轻抚弄他的短发,修长的手指抚过他的耳后和颈即,划过他颈后那个精巧的纹身图案时,有一秒不易察觉的停顿。

Dean尽量让自己平静的走出门口,在路过Lisa身旁的时候并没忘记亲吻她的额头,Lisa的笑脸让他觉得他自己是个差透了的男人。带着这种无处说明的混乱情绪他把自己蓝色的福特停在了岛上唯一一个小酒吧门口。Dean一直喜欢这个地方,喜欢里面的混杂和喧嚣,他喜欢坐在角落,也喜欢在人群中大笑;他喜欢和Lydia一起静静坐着点一杯调好的鸡尾酒,但他更喜欢一个人坐在陌生的人群中用撞球赢来的钱买一杯廉价的啤酒,就象现在。Dean觉得自己在打球方面是个天才,他不记得自己曾花费过时间学习打桌球和丢飞镖,但这些技能就象与生俱来,他可以轻易得赢下任何一个人,就象现在。有时候Dean会站在酒吧牌桌背后看别人打牌,他能轻易看出谁在偷牌谁在投机,当然在这平静的小岛上大家只是无伤大雅的打牌输赢也决不超过一天的酒钱,但Dean还是觉得如果自己加入战团,一定会把所有人口袋里的酒钱都掏光。这些都像是已经融入在自己血液里的能力,但Dean从来没打过牌,也很少打球,他有意识的在抑制这一方面自我,因为他隐隐的害怕或者说他知道那个隐藏着的自我比他自己更强大,他怕自己无法控制那个陌生又熟悉的Dean Winchester。

但今天是个例外,他刻意的不再压抑,有种想面对那个自我的冲动,在灌下第5瓶啤酒的时候他还是没有丝毫醉意,让他惊讶的不是自己的酒量而是他丝毫没有觉得意外。Dean继续点着酒,并开始点更多的混合烈酒,直到他喝下了差不多大半瓶的Vodka,才开始有一点醺然的醉意,不用更多思考他已经走到球桌旁,酒精让Dean的指尖微微发麻,但捏紧球杆的时候却有种前所未有的自信,他想那种自信可能已经流露在眉梢眼角,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轻佻,以致他的对手,对面那个整个小岛都知道他性向的Tommy脸上的表情已经从惊异变成了一种暧昧的情绪。Dean连赢了Tommy 五局,同时喝下了更多啤酒和Jin酒,他已经开始不能控制自己的动作和身体,那种酒精在血管里奔流的感觉带给他久违的快意,他笑得肆无忌惮绿色的眼睛里满是张扬和放肆的情绪,直到Tommy走到他身后,试探性的揽住他的腰,手指在他腹部小心翼翼的停留,Dean的身体几乎瞬间就做出了反应,身后的男人因他的反应发出了一声惊笑,像是被鼓励了般凑到他耳边,喃喃低语:“你不知道你有多诱惑,Dean,我早就觉得你会喜欢这个。”Dean残留的理智觉得自己应该一脚踢开他,让他滚蛋,但不知为何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在那男人的嘴唇流连在他颈后的纹身是浑身一震,当他略微清醒时忽然发现,Tommy的嘴唇已经放肆的吻上了他的,这让Dean彻底清醒了过来,他震惊的不能自已完全不明白这事情是如何发生的,而他的身体却先于他的神志表达了他的怒意。Dean的拳又快又狠,那一秒他的表现就象个在酒吧里打惯了架的老手,Tommy惊怒之余惶恐的大部后退,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瞪着他。那刺眼的鲜血让Dean不知所措,他伸出手想道歉,却看到Tommy惊恐的后退了一步。这混乱的画面让Dean惊慌又熟悉,他转身逃命一样的冲出门口,一瞬间他的视线似乎在寻找一辆黑亮到嚣张的Impala和更多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最终他还是在被他惊呆的人群跟出来之前钻进了他的福特,迅速逃离了那里。

ooOOoo
Dean逃回家的时候,已经完全忘了遮掩和伪装,他惊慌失措的冲进门直闯进厕所开始呕吐,直到把胃里所有东西都呕吐干净,还趴在马桶边干呕着,和窒息与眼泪搏斗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一个年轻的声音在耳边带着笑意说:老哥,过来一起睡。

那是他自己的声音,只是充满了他从没有过的活力和生命力。Dean没有能力思考更多,醉酒带来猛烈的晕眩让他恍惚间分不清幻觉和现实,他似乎觉得身边就站着两个男人的身影,一个高大的离谱一个熟悉的可怕。直到Lisa柔软的小手放在他手臂上,轻轻的推他才把他从混乱中拉出来,小女孩的声音怯怯的在身边响起:“Dean,你生病了?Dean,我去叫妈妈来。”稚嫩的童音里带着一丝不确定和一点小小的恐惧,那感觉是那么熟悉,熟悉得让Dean心里冲出一股温柔的疼痛感觉,他几乎要看清脑海深处另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几乎。

最终Dean还是找回了自己的神志,他拉住Lisa,尽量轻柔的把吓坏了的小姑娘揽进怀里,抚着她小小的后背想给她安慰,Lisa在他怀里不停的扭来扭去,长长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颊和鼻子,带来痒痒的触感。那个小人儿一边伸出胖胖的手臂努力抱着他,一边不满的咕哝:“Dean,你好臭。”Dean忍不住笑了,故意用力把她往怀里塞了塞,Lisa大声地笑起来,清脆童稚的笑声象是救赎他的天堂乐曲。当他抬眼时看到Lydia站在门口依着门望向他俩,脸上的表情是种让Dean辨识不清的复杂。

再次坐在Lydia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洗过澡换过了衣服,头发上还残留着潮湿的水雾。Dean双手交叉坐在那张通常由Lydia病人占据的长椅上咬着嘴唇看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别跟我说对不起,Dean,求你。”Lydia的声音中有种义无反顾的情绪,“只要告诉我,告诉我,你在经历什么。”
“我觉得,我身体里有另一个自我。”沉默半晌,Dean用手指揉搓着被自己咬出牙印的下唇,目光聚集在房间一个暗色的角落开口,“就象是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格,你知道。我觉得我曾经经历过另一次不同的生命,而那些经历正在不受控制的浮出水面,不受我的控制。那个我更加危险,强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会来带什么。”
“Dean,告诉我你的感觉,你会觉得熟悉,惊讶,恐惧还是别的什么?”
“熟悉,我想那是最多的情绪。就象是被我遗忘了的某一部分自我正在醒来,Lydia,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疯了,我几乎分辨不清哪一个我才是真实的。我不知道,那些梦境那么真实,我梦见陌生人,陌生的环境和生活,我甚至梦见自己。但我记得,我是说,我的记忆中没有那些,没有那些事情没有那些人,甚至没有…没有那样的我。但那感觉那么熟悉,就象那是我的生活,我的命,我的一切。我心里会渴望看到更多,想起更多,急切到胸口发疼得想知道更多。”
“别急,Dean,慢慢地告诉我。”Lydia看着他的目光中有他不熟悉的悲悯和冷静,那一刻的她不象个医生,甚至不象个警察,更象个身经百战的战士。

“我很怕,Lydia。”Dean的声音有些颤抖,酒精带来的亢奋和软弱让他不再隐藏自己的情绪“我怕那个自我会让我迷失了现在的一切,我爱你,我爱Lisa,我爱我们这个家。这是我的一切,你们,是我最好的梦想,是我能得到最好的生活。”他看着面前的女人,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对她们的感情,只是,这真的是他最好的生活吗?为什么他内心其实更加渴望那些迷乱挣扎的痛楚,即便那是让他不能呼吸的痛楚他也不愿意放手,他情愿让自己被那种疼痛割裂也不愿放弃追寻,这让Dean深深的害怕,他看着Lydia,想从她身上汲取力量得到帮助,“Lydia,帮帮我,我不想,不想失去你。”

Lydia目光中有感动和挣扎,还有深刻的眷恋和压抑,她深深的呼吸,轻轻合上眼睛,“Dean,不要怕,你不会失去我们。”Lydia的声音里面有安抚人心的力量,Dean放弃般靠在椅背上,抬眼看着天花板继续说下去:“我梦见了很多东西,邪恶的,恐惧的,让人恶心的,那像是个疯狂的世界。我和某个人一起生活在那个世界上,仿佛在一起活了一辈子,甚至更久。可我不记得他的脸,不管怎么努力都看不到。我想,他应该对我很重要,非常重要。可是我看不到他的脸,我想他可能是我的亲人或者其他更亲密的关系,我不知道。Lydia,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能感觉到他在看我,也许他在找我,我不知道。”

Dean停下来,呆呆得看着某处,似乎看着某张不存在的脸,那种痛苦和酸楚又涌出来占据了他的所有神志,“我有时会听到他的声音,听到我和他的对话,就好像那是些上一辈子曾经经历过,这辈子还不肯忘记的情境。我在求他,求他给我更多时间,我告诉他如果他对我发火那是我活该,但只是求他,给我更多的时间。他曾经痛苦的求我杀了他,他说那是他的命运,他逼我开枪,可我不能…”他把目光移向自己摊开的手掌,艰涩的开口,“Lydia,我觉得我爱他,我是说,在那段生命里。对不起,你…”

Lydia用目光阻止他继续道歉下去,Dean松了一口气陷入在更加迷茫的情绪中,“我能感觉到那种强烈的爱,那种只想要一个人,那种为了他失去一切都可以的感觉。但我想,他最终还是背叛了我。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可我能感觉那种痛苦,只有背叛,只有被最亲密的人背叛才会有的痛苦。”他脸上的表情笑的象哭,“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伤害我。我这几天一直反复的梦见自己,被他囚禁在某个地方的自己,就象…看着年轻时的我,被人折磨和伤害,我能看到自己的血流下来,虽然感觉不到疼,但那种感觉很可怕。我想他也爱我,至少在我以前的梦境中是这样的,我不明白,他为什么…”

Lydia忽然打断了他的话,“Dean,你说你看到自己,和现在一样的状态吗?”她的眉开始皱紧。Dean并没意识到Lydia情绪的变化,他认真的想着然后开口:“我偶尔会看到自己,不是现在的自己,而是…更年轻,更不同的自己,我有时候甚至觉得那不是我。我不记得在自己成长过程中有过那样的阶段,但那张脸,确实是我…”

“他…你,那个年轻时代的你,你刚才说你看到有人在…伤害他?”Lydia声音中的压迫感终于让Dean有所感觉,他看向她,在Lydia脸上看到了毫无遮掩的焦急,那让Dean有些困惑,“对,我看到那个自己被囚禁在一间小屋里,有些人在伤害他,有时候那个人也会在,那个我看不清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但那梦境太真实…Lydia,那些都不是真实的对吗?他并没有被人那样残忍的对待,对不对?”Dean象是意识到什么般,声音紧张起来。

Lydia摇摇头,脸上那欲言又止的表情让Dean更加焦灼,“Lydia,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Lydia看着他说不出话,Dean正想追问下去,诊室的门被Lisa轻轻推开,她皱着小小的脸探头进来,房间里的两个人都停了下来看着她。
Lisa皱着眉毛看Dean,小声地问:“Dean,Mom,你们在吵架?”
Dean赶紧摇头,走到门旁一把抱起Lisa笑着说:“我们不是吵架,Baby。”
Lisa还是不肯解开自己拧成一团的眉毛,她看着Dean说:“Dean,你不能欺负妈妈,你说过好男人是要对女人好的。”
Dean忍不住大笑起来,抱紧Lisa柔软的小身体说:“有你保护妈妈,没有人敢伤害她,再说,妈妈很厉害的,不是吗。”他冲着Lydia挤挤眼睛,Lydia也微笑起来。
Lisa终于安心下来,紧紧抱住Dean小声地说:“Dean,我好喜欢你,如果你和妈妈吵架,我会伤心。”Dean轻拂着那小小的女孩,用力亲吻她的卷发,他抬眼望向Lydia的目光中充满了歉意。

晚上,Dean躺在小书房的床上,Lydia虽然没说什么,但他俩都觉得分开一下会对彼此比较好,所以采取了这种折衷的方法。Dean躺在床上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他睡不着或许是不敢睡,Lydia的表情让他忽然有种感觉,如果他梦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会怎样。他知道这想法很荒谬,但还是忍不住觉得脊背发凉,他甚至在担忧,今天睡下去,醒来时他会在哪个世界?或者,他自己希望醒在哪个世界?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Dean的思绪混乱而不安,忽然书房门被推开,却没有人走进来,他下意识的把手探进枕下似乎哪里有什么藏匿的武器可以用来保护自己。当然,那只是个下意识的反应,他枕下除了床单以外一无所有。一个小小的脚步声轻轻响起,是Lisa,这个小丫头又从自己房间里偷偷溜了出来,Dean忍不住浮出一个笑,闭起眼睛装睡。
Lisa已经走到了他身边,小手拉着他的睡衣叫他:“Dean,Dean,我害怕…衣橱里好像有妖怪。”她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丝慌乱和抽泣。
Dean马上翻身坐起来,抱住她时发现她在轻轻发抖,他轻声安慰着:“别怕,Lisa,我在这儿保护你。让衣橱里的妖怪见鬼去,它敢过来我就用盐弹轰了它的脑袋。”他的声音沉稳而认真,怀里的小人慢慢平静下来,双手却还是紧紧攥着他的衣襟,Dean不知道刚才的话是从自己脑海的哪个角落冒出来的,也许是以前在怀旧剧场看过的某个关于捉鬼敢死队的剧集吧。他隐约觉得好笑,盐弹,亏他自己会那么认真的说出这样的话,如果Lydia听到一定会嘲笑他到死。
“Dean,我能不能跟你睡,如果我去找妈妈,她会让我勇敢的自己睡,Deeean,我今天不想勇敢了,好不好。”
这个4岁的小姑娘平时精灵古怪,现在却乖得像个小猫,Dean心里叹气,他知道自己拒绝不了Lisa的要求,Lydia总说他会把Lisa宠坏。他心里总是想给这小小的女孩更多,更多的爱更多的关怀,哪怕只是更多的糖果和拥抱,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心里有种补偿似的情绪,也许他真得太喜欢这个小姑娘。上帝,Dean在心底责备自己,他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幸福还有什么不满足,这样的一个家,这样的一个爱她的女人和一个小小的喜欢粘着他的天使,他没理由奢望更多。Dean让Lisa靠在自己臂弯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哄她入睡,心中暗自决定,从明天开始,不管那些梦境再带来任何情绪他都不再理会,他要全心全意活在当下。也许他应该买一个戒指,即便Lydia不说Lisa也需要一个爸爸。

Dean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陷入了沉睡,直到那熟悉的梦境又一次出现,他才意识到自己睡着了。还是那间阴暗的房间,墙壁上喷溅的血迹已经干涸成一种暗黑色颜色,他看到自己躺在角落,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层层叠叠,他听到自己短促的喘息声,他想也许这个自己就要在那个世界里死去,他悲哀的看着那年轻而熟悉的脸。Dean发现那具被各种伤痕盖满的身体上几乎找不到一寸完整的肌肤,但除了额头的一点淤青以外那张脸孔上居然没有其他伤痕,他看着自己紧闭的双眼和苍白的脸色,只觉得这一切透着说不出的诡异。这个梦境比其他任何一次都要更加真实,Dean几乎能感觉到那个自己吐出温热的气息,他听着那略带湿意的喘息,他的肋骨一定断了,这念头从纷繁芜杂的思绪里清晰的浮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能判断出来,但他就是知道,他甚至知道那折断的肋骨刺破了肺叶,才会导致这种带着潮湿血沫的喘息。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他更加害怕,是这个即将死去的自己,还是这个完全陌生的自己。

忽然门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来,逆光中Dean看不清他的眉目,只觉得那轮廓是如此的熟悉,他怔怔的看着那人走近,弯下腰看着喘息的自己,Dean觉得自己心里疯狂的叫嚣着一个名字,他大张着口却无法叫出来,那种压抑就要让他疯狂。他盯着那两个身影,直到那个破碎的自己忽然挣扎着抬起身,似乎说了什么。他听不到,无论怎么努力都听不到,他只觉得那个高大的人影忽然一滞,顿了很久做出了什么决定般向那个自己贴近过去。Dean心底有种莫名的紧张,他觉得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而这事情将颠覆他的世界,无论是梦境还是现实。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站在一旁看着,看着那个自己睁开双眼,绿色的眼眸充满痛苦和决绝,他看着那个自己自唇齿间吐出一小片闪着银光的利刃,直直落在软垂在地上遍布血污的手掌里。Dean看着那模糊的高大身影毫无察觉的靠近,他疯狂的想大喊,却不知道自己是想阻止他靠近还是别的什么,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只能看着那一切在眼前发生,他看着那高大的男人用宽大的手掌轻轻托住自己的头颅,那动作几乎是温柔的。他看到自己因痛楚皱起了眉,也看到自己用颤抖的手指捏紧了那锐利的刀,他甚至看到那薄薄的利刃上隐约可见的符咒。Dean不能呼喊不能移动不能眨眼甚至不能呼吸,他看着那个自己在两人靠到最近,身上的血迹已经沾湿了那男人的衣襟的时候轻轻在那男人耳际说了什么,而后手腕轻扬。Dean无法分辨散落在空气中的血珠是来自哪一具身体,他直盯着那两个人,直到他看到那双棕绿色的眸子逐渐清晰的显露在空气里,那里充满了惊讶和不能置信的神情,他看到自己的双眼紧闭,绝望的泪水从脸上滑落。他看见血从那高大的男人咽喉处的伤口喷涌而出,溅满自己的脸颊,混合着泪水划过自己因痛苦绷紧的下颌。Dean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直到被一股剧烈的疼痛击中心脏,直痛得他弯下腰去发出一声嘶哑的惨叫,那激痛像一股闪电自他心底涌起,直刺他颈后的纹身,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法承受那种痛苦。当看着那高大的男人无力的跪坐在自己的膝盖上,棕绿濡湿的眼睛逐渐失去焦距,Dean只觉得一股铁锈的味道自喉间涌起,当他终于冲破压在他胸口的桎梏发出声音的时候,那咸猩的液体和一声大吼同时自他口中冲出:“Sam,NO!”

断章.遗忘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23-2119da0f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