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断章 之 现实

断章部分最长的正文
人物: Dean, Sam, Alec
配对: S/D
级别:粮食
警告:虐文,很不快乐

断章 之 现实

Dean觉得自己已经被梦境逼疯了,但没想到现实可以比梦境更加疯狂。

他以为自己嘶吼出那个名字以后,记忆会像潮水般涌出来把现实掩埋,但其实并没有。他只是喊出了那个名字,他甚至不能确认那是不是那男人的名字,他只觉得那刺骨的痛和惊恐那么真实,他只想抱住那个高大的男人把他紧紧揽在怀里,告诉他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他会罩着他看着他他会把他修补好,他只想这样做却不知道原因。Dean觉得自己一定是失去了基本的神志,他竟然从那失焦的棕绿色眸子中看到一抹光芒,继而从那个摔倒在地的自己脸上看到了刻骨的绝望,似乎世界末日已经在他面前,似乎他失去了自己所坚持的一切,那双和自己一样的榛绿色眼睛中失去了所有的光彩。一瞬间,他只觉得那个自己像只被遗弃的小动物,脆弱而不知所措,绝望而心灰意冷。

Dean不知道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他无从推测,甚至不能从这个梦中醒来,这让他惊恐万分。他似乎听到一个带着笑意和痛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Dean,got you。”他猛地睁开眼睛,溺水般的喘息把紧紧依偎在他怀里的Lisa也吓醒了,那双惺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受到惊吓后得无助和恐慌,Dean抱住她还没来得及道歉,Lydia突然冲了进来,手中握着一柄猎枪,Dean呆看着她,完全陌生的冷静和肃杀沉淀在他最爱的女人眼底,Lydia将手里的枪和一排子弹向他丢过去,他本能般的伸出手接了下来。Lydia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Dean,拿着枪护着Lisa跟在我后面,我们冲出去。”Dean迷茫的看着她,却被Lydia一声怒喝唤回了神志,“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你只要凭本能开枪,保护Lisa,跟着我,听明白了没有。我们三个要活着,就必须冲出去。”Dean不再迟疑,窗外已经有纷杂的脚步声响起,那种逼近的威胁感让他心底沉睡的本能清醒了过来,他把吓呆了的Lisa抱紧在胸前,用力的亲吻一下她的脸颊,微笑着说:“Lisa,你是勇敢的女孩,我和妈妈带你出去,不管发生什么你只要抱紧我闭上眼睛就好,好吗?”Lisa用力点点头,把脸深深埋在Dean胸口,两手牢牢的环住他的脖子。他抬起头,看着Lydia两人未发一言只是一前一后迅速的穿过门廊向后门冲去。走过落地窗畔,Dean不禁因窗外的情形停顿了一秒,Lydia沉声低喝:“Dean,不管你看到谁,别说话直接开枪。枪里的子弹是浸过圣水的银弹。”看到他脸上逐渐挑高的眉毛,她咬牙说,“他们都不再是你看到的那些人了,Dean,千万别犹豫。记得,Lisa的命在你手里。”

接下来的时间对Dean就是个噩梦,他只记得自己不停装弹射击,动作流畅自然,似乎从出生就已经熟捻到极点。他记得Tommy,隔壁的Maggie,酒吧的Ted,公司的Ellen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他面前,虽然他和Lydia默契般的只射击他们的双手和脚踝,但人数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他开始无法控制准星,越来越多熟悉的人被他们打伤。Dean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前赴后继的追上来,这简直比他最疯狂的噩梦还可怕。Lydia说得对那些人早就已经不是自己,他们拥有原来的外表和纯黑的眸子,心智完全被控制,Dean看得出控制他们的人并不想要他的命,否则他也不可能坚持这么久。Lydia的战斗力最初下了他一跳,她的速度和力量远远再Dean之上,他不确定这个一举一动都干净利落,抬手之间就能将一个男人丢到一旁的女人他究竟认识多少。但现在的情形没留给他时间感慨和思考,情势对他们非常不利,人群越积越多,仿佛这岛上出除了他们三个以外的所有人都加入了这场追逐,而那些被他们打伤的人们也开始拖着受伤的身体再一次追上来,Dean觉得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逃出去,即便够幸运能抵达码头,也不可能靠一条小船逃出去,更何况他完全不知道能往哪里去。

Lydia一直挡在他和Lisa前面,他们三人且战且退,逐渐被人群逼向街角。不知从哪个时刻开始这群追击的人似乎改变了方法,他们不再顾及Lydia和Lisa甚至开始故意供给她们,只是还小心翼翼的避过Dean,越来越多的人手持武器,各种刀具和猎枪,情势一下子急转直下,Lydia已经受伤,Dean护着Lisa,他手里的子弹早已用完,在挡开了来自平时和蔼可亲的老好Eddy直攻向Lisa后背的一刀以后,用来当武器的猎枪也被打飞,眼见Eddy又一次向Lisa出手,情急之下只好转身用肩背接下了那一刀,刺痛的感觉瞬间席卷了Dean的身体,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陌生,反而对这种痛楚习以为常。Eddy惊恐的表情倒是让他始料未及,周围的人竟齐齐停下了动作,呆看着Dean身上流下的血,麻木的脸上有一样的惊恐。

在这样怪异的情况下,Dean顾不上更多,拉着Lydia冲进了最近的一间公寓,锁好房门将门口的橱柜推过去砥住门。他从窗户里看出去,那些人还呆站在那里,没有进攻的意思却也没有丝毫退意,在这僵持带来的暂时平静中他们三人才得以喘一口气,Dean抱着Lisa迅速察看她身上是否有任何伤痕,还好除了被彻底吓坏以外没有其他伤害,他忍不住抬头看着Lydia苦笑,Lydia的卷发贴在汗湿的脸上,有种Dean不熟悉的刚毅的美感,发觉他的目光,Lydia咬紧牙似乎做出重要的决定般说:“Dean,他要的是你。”Dean一呆,不知道她指什么,“对不起,我答应过不说出来。Dean,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我和Lisa,这个小岛等等,这里面的情况太复杂,现在说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外面那些人不敢伤你,因为那个人想要你,对不起,真的…我不该背叛自己的誓言,可是…我不能看着他们伤害Lisa。”她的神态终于流露出一丝慌乱,Dean不知道自己的情绪究竟是什么,他应该觉得被欺骗,应该觉得痛苦,但却并没有太多感觉。他看着Lydia,那个昨晚他决定与之共度一生,今早却发现可能自己根本不认识的女人,他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对她的爱,更何况怀里紧贴着他颤抖的Lisa,即便Lydia不开口他也能猜到一些,Dean早就作出了决定,只是听到Lydia如此直接的话语始终都会让他觉得心里有些什么是永远失去了的,也许就是那个关于白色围栏和家庭的梦想。Lydia看着Dean,表情充满了歉意和更多复杂的情绪:“Dean,对不起…”
“好了,Lydia,不要再道歉,虽然我不知道这两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我们在一起时候都很快乐。哦,Lydia,求你,别告诉我那些快乐对你也是假的。”Dean觉得自己有很多隐藏的天赋,譬如现在这种,将内心的痛苦密实的包裹在轻松的甚至有些调侃的语调下面,Lydia脸上一闪而过的情绪应该是感动,他想他自己做得不错。
“Dean,那些快乐都是真的,你是我遇见的男人中最好的,Dean…”

只是你从没真的爱过我,Dean在心底默默地说,脸上却是一个安抚的微笑。他觉得自己的强韧远远超出了想象,他刚刚失去了自己的爱人和他以为会成为自己女儿的天使,他还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失去了所有他认为自己拥有的东西。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似乎都不是真实的,可他还是可以微笑可以给别人安慰,那真是种可怕的能力。Dean完全不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练就这样的能力,昨天他还在烦恼梦境和现实之间的拉扯,还在烦恼自己该如何作出选择。而今天他才发现那些烦恼多可笑,选择似乎从来没有属于他,从没属于Dean Winchester。

也许是他的笑意太过苍凉,Lydia忍不住向他伸出手,想像以前一样抚摸Dean的脸颊,Dean看着那只他亲吻过无数次的手,忽然发现自己对那种温柔的触感有多么眷恋,但Lydia终于还是缩回了手,同时垂下双眼。Dean尽量让自己忽略心里那股巨大的酸涩感觉,而他相信自己能做得到。他继续微笑,虽然那笑容变得僵硬而虚假,但他至少做到了保持微笑。
“Lydia告诉我,我需要怎么做?”
Dean在Lydia猛抬起来的眼中看到深深地感激,但那不是爱意,不是让他疯狂让他沉溺的温暖的爱意,他知道,那对于他家一般的暖意永远不会再出现在Lydia看他的眼神里。
“Dean,谢谢你。”
“我好像听了很多你的道歉和感谢,Baby,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不仅与此,是不是。”Dean尽量让自己的调笑听起来不那么苦涩,Lydia眼中的羞愧之意让他知道这次他做得不够好,“好了,我们不知道他们能发呆多久,所以,告诉我,Lydia,我该怎么做?是不是就这样走出去,告诉他们可以带走我就足够了?”
Lydia缓慢而坚决的点了点头,切断了所有Dean留下的理由,他忍不住真得笑起来,因为他突然发现他竟不知道那个要他的人是谁。止住有些失控的笑意,他正色问道:“告诉我,那个要我的人,他的名字。”
Lydia一呆,然后浮现出一个同情的笑,该死,Dean觉得她就是在反复试探他的底线,如果这样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维持这个见鬼的微笑多久,还好Lydia迅速开了口,给出了那个让他忘记所有情绪的名字。
“Sam Winchester。”
Dean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可笑,大张着嘴不知所措的表情一定像个傻瓜,但他并不介意,也无力介意。许久,当他终于可以移动自己肢体的时候,Dean缓缓点头,然后轻轻放开一直紧缩在他怀里现在已经陷入了朦胧睡意中的Lisa。

Lisa感觉到自己正在离开Dean的胸口,一下子紧张起来,紧紧抓住他的衣襟,饱含泪水的眼睛像一只受伤的小兽。Dean用仅剩下的力气对Lisa微笑,他握住那双小小的手,轻柔的开口:“嘿,Lisa,别怕,我只是把你交给妈妈。”
没想到Lisa并不买账,反而更加用力的拱进他怀里,闷闷得声音在他胸前的衣服中响起,“不,Dean,你别想丢下我。”
那种刺痛和酸涩让Dean差点呻吟出来,他觉得自己即将被推到极限,只得求救般的看着Lydia。
Lydia的眼中满是泪水,Dean似乎有种错觉在那双眼中他又看到类似以前的温柔,Lydia声音微微发抖,但嗓音里的焦急却太过明显,“Lisa,听话,到妈妈这里来。”
“不,不要,Dean,你不要我了吗?我会听话的,你别离开,好吗?”那童稚的祈求终于刺破了Dean最后的伪装,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垮下来,眼泪简单的滴下来,甚至没有染湿他的脸颊,只是自眼睫间落下来迅速消失在Lisa的长发中。Lisa惊恐的抬起头看着Dean,小脸上明显是一个被吓坏了的表情。
Dean最后一次努力的微笑,盯着Lisa美丽的黑色眼睛说:“Lisa,你说过要保护妈妈的不是吗,妈妈现在需要你。”看着Lisa疑惑的回头看着妈妈,他深吸一口气一刻不停的继续说下去,“我保证,我出去跟他们讲道理,然后就回来接你,好吗?”
“Dean,你保证?”
“我保证,我从来没骗过你,记得吗?”
“嗯,你没有,Dean,我会等你,和妈妈一起等你回家。”

Dean紧紧的拥紧Lisa的身体,想把这种温暖的感觉永远记住,也许未来很久也许直到永远他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这想法快把他逼疯。Dean下意识狠狠地咬着嘴唇直到尝到淡淡的血腥味道。最终,他放开手将Lisa放在Lydia手上,他发现自己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脸上的微笑,他甚至冲着Lisa挑挑眉毛,就像以前他俩背着Lydia作了什么约定的表情,Lisa伸出手挥一挥,脸上是一个小小得笑。那笑容让Dean觉得也许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毕竟他拥有过如此幸福的两年。

他转身走向门口,离开之前没有再回头。

ooOOoo

两年前,TERMINAL CITY

Dean和Alec从来没想过那天使的预言竟然会以如此讽刺的形式出现在他们面前,当他们兄弟三人紧追在那些恶灵后面,不惜倾整个TERMINAL CITY之力与其正面一战的时候,那66个封印竟然已经默默的一个个被打开,他们总会迟到一步,总是看着那些人那些地方那些东西的残骸,那些破除封印后剩下的残垣断壁和散乱尸体,Alec一直在心底默默的计算,随着那个数字的越来越大,他们觉得自己离末日已经越来越近,但从没想到末日竟然会以如此的形式来临。

当Alec数到第60并开始跟Sam和Dean开玩笑说他们的末日之旅终于进入到最后倒计时的时刻,Sam忽然毫无征兆的在他俩面前到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其实这样说并不公平,但在Alec心里,从那个时刻起他已经失去了那个爱笑的哥哥,他宁愿Sam从倒下的那一刻就不再起来,而不是起身后变成了Lucifer行走在人间的实体。Alec不知道这世界可以荒谬如斯,他们三个人中最笃信天使的一个,那个倾尽全力阻止封印破除,那个闯过地狱层层诱惑,那个爱他哥爱到罔顾世界所有人目光的Sam Winchester,竟然是这些封印封住的Lucifer,他甚至不是被附身或者被控制,他只是无限次轮回在人界的地狱之王,他只是被封印了所有记忆和部分能力的Lucifer。

醒来的Sam拥有无上的力量,他摧毁一切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一如早上站在Dean床边催他起来时淡淡不耐的小弟。Alec知道那种平静是摧毁Dean最大的力量,没有什么比Sam轻笑着离开并宣称他会在最后一个封印打开时回来找Dean的时候更可怕,他看着Dean眼睛里的光彩彻底熄灭,变成一潭死水般的寂静。Alec看过各种各样的Dean,兴奋的,狡猾的,诚恳的,痛苦的,孩子气的,善于伪装的,但他从没见过如此绝望的Dean,似乎没有更多的事情可做,没有任何未来要想,他只是一心一意的想在Sam前面找到那最后6个封印,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Dean已经不在乎。Alec依旧和他一起并肩战斗,战场上有时候还是他们三人,不过站在对立的两方。Alec一直知道自己对这两个哥哥有不同的感情,如果上帝逼迫他必须做出选择,那他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何况Dean现在的状况让他完全不能放心,他们一起作战的时候,Alec明显感觉到Dean每一次都没打算从战场上幸存下来,自从他知道Sam永远都不会再是他的Sam以后,Dean似乎已经死了,留下的只是一个履行Winchester职责的躯体而已。

这样的日子直到Missouri病倒以后才有改变,Dean和Alec焦急的守在她的病床边,那是Dean第一次有了绝望以外的情绪,虽然只是焦急,也足以让Alec觉得感激,他真得很怕面对那种毫无生气地Dean。上帝再一次让他们失望了,Missouri的身体无可逆转的迅速衰弱下去,那天早上,她忽然张开眼睛清醒过来,Dean和Alec心里都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时间了。Missouri将Alec单独留在了房间里,跟他说了很多,当Dean回到房间时,他看到Alec脸上多了一些决绝。Dean知道在Sam里开以后他忽视了自己这个小弟,但他真的没办法做到更好,失去Sam于他就像失去了整个世界,Dean从来不觉得自己会如此软弱,但这次他真的累了,从骨血里灵魂里渗透出的疲倦,他疲倦了和整个世界作战,他疲倦付出一切还要被夺走更多,他疲倦了接受天堂和地狱强加于Winchester身上的命运和折磨。他知道自己这样对Alec是至大的折磨,但他只有抱歉,他无力再做更多。就连Missouri临去前将Alec的手放在他手中的动作,都只能让他浑身一震,Dean觉得自己不想再承担任何责任,不想再守护任何人,因他发誓守护的所有人最终他都失去了。也许,没有他们两个的生活对于Alec会更好。

Missouri死后,Alec单独在房间里呆了很久。久到连Dean都有些担忧,他最终还是来到Alec门口,没等他敲门Alec已经打开了门,Dean看着门里的人,Alec脸上的憔悴让他觉得辛酸而无奈,但下一秒Alec竟笑了开来,Dean觉得自己都已经忘了微笑的感觉,也忘了Alec的笑容有多耀眼,他怔怔的看着,无法移开视线。Alec轻轻走到他身边,给了他一个拥抱,双臂用力的箍住Dean的肩膀,几乎让他觉得疼痛和窒息。Dean任凭他抱着,他心中也想伸臂回抱自己的兄弟,但双臂却始终没有抬起来,只是软垂在身侧。当Dean试着推开Alec的时候,却被搂得更紧,Alec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别动,Dean,再给我一分钟,我只要一分钟。”那声音里写满无法隐藏的渴望和痛苦,轻易就击倒了Dean的挣扎,他终于还是抱住了Alec,手掌抚过他的脊背却发现手下的身体不停的颤抖,Dean不停的说对不起,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为什么道歉,是为了自己的消沉,还是刻意对Alec感情的视而不见,对Alec他只觉得无以为报,除了这一句苍白无力的对不起,他什么都给不了。

Dean忽然觉得颈后一阵刺痛,他猛地抬起头惊异的看着Alec,Alec的脸上还是一样的笑容,只是那笑变得凄凉而哀伤,那是从没在Alec脸上出现过的神色,他困惑的看着Alec,那双绿色的眼睛里没有泪水,只有深入骨髓的悲哀和眷恋。

Dean浑身瘫软倒在Alec怀里,耳边的声音带着笑意和痛楚响起:“Dean,别说对不起,我们之间不能只有这句话。”他感觉到Alec半长的头发摩擦着他的脖子和耳际,“老哥,我也爱你。我很早很早就告诉过你,不过你不想听到而已。”Alec扶起他的头,看着他的眼睛,两双相同的榛绿色眼眸中有相同的痛苦,Alec的嘴角轻轻扬起,目不转睛的盯着Dean:“老哥,就这一次,就让我放肆这一次,反正你以后都不会记得。”Dean皱眉看着他,神志渐渐昏迷,他最后的感觉是Alec柔软的嘴唇吻着他,轻柔的动作就好像那只是个兄弟间的亲吻,但Dean自Alec唇上尝到了咸咸的液体,那种苦涩的滋味他觉得自己终生难忘。

一天之后,Dean Winchester失踪,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ooOOoo
Sam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踏遍整个美国寻找他,当他意识到他无法感受到他哥的任何气息和感受时,他带领所有效忠于Lucifer的信众合围了TERMINAL CITY,Alec带领所有X系列战士和猎手死守TERMINAL CITY与之抗衡。Sam戏弄Alec的方式就像玩弄笼子中的小白鼠,他随时有能力拿走城里所有人的生命,但他一直没有,只是由着手下众人和他们混战。Sam同时寻找着剩下的封印,他其实不愿承认,他心底隐约期待如果他放过TERMINAL CITY里这些人,也许他哥会回来找他,至少不会从此消失在他生命力,他只是这样偷偷的想着,直到第65个封印被打开,Sam觉得有越来越多的能力在自己身体里咆哮,Lucifer和Sam Winchester同时存活在他体内,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一年之后当他发现他既无法找到Dean也无法找到最后一个封印的时候,终于厌倦了这个猫鼠游戏,Sam走到TERMINAL CITY紧闭的铁门前告诉Alec,只要Alec出来,他就放了剩下的人。

不出所料,交易成立。

Sam带走了Alec,他特地回到了Illinois的Pontiac,甚至占据了那间叫Astoria的小旅店,把Alec关在207号房。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么,只是知道为了找到他哥,他可以对任何人做出任何事。

站在Alec面前,看着那张年轻而倔强的脸,Sam心底有种奇异的感觉,那65个已经解开的封印让属于Lucifer的部分在他身体里复活,但属于Sam的部分也依旧没有消失。他不得不承认天上的那位至高无上的主拥有比他想象中更强烈的黑色幽默,2000年后,他居然会从一个狙魔人的体内苏醒过来,而这一世的灵魂还拥有对另一个男人如此强烈执著的爱意,Sam冷冷得笑着,也许这世界不需要他的引诱而变得更加堕落了,不是么。他盯着Alec,关于Alec的记忆一点点划过脑海,终于Sam轻笑着开口说:“兄弟?”看着Alec瞳孔骤然一缩他玩味的笑了。
“Alec,兄弟之间不应该有任何秘密,告诉我,Dean在哪?”
“你不是我兄弟,你不是Sam。”Alec的眼中充满了不屑和敌意。
“你确定?Alec,你确定我不是那个从Crush捡到你的Sam?你确定我不是那个从Mr. White手里救了你的Sam?你确定我不是那个跟你一起喝醉一起被Dean背回家的Sam?别欺骗自己了,Alec。”
“你他妈是个早就该烂在地狱的混蛋,离我们远点,地狱之王。我没有你这么著名的兄弟,Lucifer。”Alec唇边的冷笑充满挑衅的味道。
Sam忍不住摇头,他记得这个小弟弟的狂妄和骄傲,“Alec,我以为你会比这更聪明。你说过不管是地狱还是天堂,都要跟着我们的,难道是我记错了。”
Alec下意识的咬紧了牙,斜睨着Sam熟悉的脸,那张脸上的神态表情甚至那两个浅浅的酒窝都是Sam的,只有目光中那一抹无法言说的光芒是陌生的,他觉得连自己面对这样的一个人都会觉得无法呼吸,如果是Dean站在这里,除了崩溃真的没有其他选择。终于他还是狠狠地回答:“我会跟着我的兄弟,不是你,你这个恶魔。”
“什么是恶魔?什么是天使?Alec,你来告诉我…”
“收起你那套糊弄人的说辞,少爷我没兴趣,我只知道伤害Dean的人一定是恶魔。”Alec猛地打断他,Sam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下来,瞪着Alec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冷厉起来。
“那我们换个方式交谈,你知道我要什么,我也知道你不会告诉我。那么让我直接问问你的记忆好了。”说着Sam伸出手指抵住Alec的额头,Alec只觉得一股刺痛在头脑间忽然蹿起,忍不住猛地一缩,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身体,只能任由那股力量在头脑中穿梭。
Sam翻阅着Alec脑中纷乱零碎的记忆,却找不到自己要的东西,他刻意的避开所有关于他的记忆,也许是没兴趣也许是根本不想知道,直到他看到Alec脑海里关于Dean的最后一段记忆。
Sam看到Alec亲吻Dean的画面,心中的怒火骤然而起,他冷冷看着Alec皱紧的眉头,将更多的念力灌注在自己指尖,他要惩罚一切窃取他东西的人,尤其是敢触碰Dean的人,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哥哥是他一个人的。他报复般的掠过Alec所有的记忆,看到Alec将昏迷的Dean抱进房间,在Dean的颈后刺下纹身并吟诵咒语,封闭了Dean的所有记忆,接下去的记忆则全部归与黑暗,完全无法阅读。Sam惊怒不已,不顾一切的继续深入,Alec在他手指之下浑身颤抖,但始终倔强的不肯发出任何声音。许久,Sam终于移开了手指,他看着Alec神情异常的平静。
“你对Dean做了什么?Alec。”
Alec喘息着抑制自己的颤抖,他抬眼看着Sam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忽然笑了起来:“你找不到他,没有人知道他在哪。”看到Sam的脸色忽然变得铁青,目光中充满了绝望的神色,一瞬间Alec几乎已为自己看到了原来的Sam,那个挣扎着只怕失去他哥哥的Sam,“Sam,放过他,别去找他,求你。”他下意识的说出了口,而Sam猛地抬头看他,斩钉截铁的回答:“不,我不能让他一个人,不能。”
“你…已经不是他的Sam了,他那么爱你,为你付出了一切,Sam,为什么你还要这样逼他,你他妈就是个自私的混蛋。”Alec不顾一切的大吼。
Sam侧头看着他像看个病入膏肓的病人,他耐心的说:“Alec,你永远也不会明白,Dean不可能没有我独自活下去,我也不能。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不会明白。”
Alec眼底浮现出一缕受伤的神色,他愤怒的瞪着Sam,却从Sam眼中也看到深深的失落,Alec不仅合上了眼睛,他忽然发现,这一次的战役里没有人会胜出。
Sam心里充满了愤怒和绝望,他很怕真地会如同Alec所说,再也找不到Dean,这想法让他无比的恐慌,如果失去他哥,即便所有封印都揭开即便这世界臣服于他脚下又有什么意义。Sam终于还是转过身去,对身边的人说:“看着他,直到我回来。”

ooOOoo
Sam离开了七个月的时间,他用尽了自己所有能想到的方法,走遍了所有Dean曾经出现过的地方,逼问了每一个可能知道Dean下落的猎人,但一无所获。再回到Illinois的Sam几乎是疯狂的,他将所有的疯狂都封存在冰冷的眼底,直盯着Alec的眼光中似乎有地狱的火焰在燃烧。

Sam的声音冰冷:“我记得你和Dean之间有些莫名其妙的联系,你会看到他的记忆和生活,是不是我亲爱的小弟?”
Alec冷漠的瞪回去,不肯说话。Sam轻轻的笑了,“是你逼我的,我试过了所有其他的方式,现在只有赌一赌这个,看看我们的哥哥能不能感受到你的痛苦。”他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大,“如果不能,Alec,我得说那会是你的悲哀。”
Alec看着他,只觉得有种巨大的悲哀,他希望Dean不会和他之间有任何联系,但心底又隐隐渴望着。也许这种矛盾在Sam心里也存在着,如果真得如此,Sam将比他感受到更多痛苦。原来,无论如何挣扎,他们三个还都是被命运拉扯着毫无还手之力的输家,这让Alec看着Sam的目光中充满了悲悯和哀凉。Sam像是被他的目光激怒了,脸上的表情更加平板,低声平静的诉说:“记得那个半神吗?他曾经要我记住那些保护你也保护Dean的决心。可惜,我发现我只能选择一个,所以,你我都知道我的选择对吗?”他轻笑一下,“半神教给我很多,我想我能做得比他更多,他不过是个半神,而我是地狱的神。小弟,我很乐意封了你了康复能力,也很乐意给你更加敏感脆弱的身体,你最好祈祷我能赶快找到我们的哥哥,这样我们都能轻松些。”

剩下的时间对于Alec就是不间断的噩梦,有时候他会想起在Joshua家养伤的那段时间,一样的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样的反复受伤无法康复,但现在身边没有那群朋友,没有Dean和Sam。Alec不知道是什么支持着自己扛下去,可能是觉得只要还有这个方法在,Sam暂时就不会想到其他的方式去天上地下的寻找Dean,或者他也想知道,Dean是不是真地会对他的处境有所感应,又或者根本就是Sam不想让他死,这一切从来就不是由他Alec自己选择的游戏。他静静的躺在旅店的地毯上,盯着天花板和墙壁上自己的血迹发呆,他想不起来自己究竟为Dean计划了些什么,只是知道Dean现在很安全,除了自己设下的符咒能将他和他们隔开,能让他忘了以前的一切以外,他似乎还安排了更多,但是他已经想不起来,也不想想起来。Alec的脸紧紧贴着地毯粗糙的表面,他不住在心底冷笑,一开始他还疑惑,为什么那些暴徒乐于在他身上留下各种伤痕,就是不会碰他的脸,他曾经自嘲的想也许自己太帅了,他们不舍得。这想法让他自己都觉得太过幽默,如果不是肋骨断了他肯定会大笑三天。但那次他冷冷嘲笑一个试图打断他手臂的金发女子,说如果不是她妆画得太浓胸隆的太假香水用的太低劣,说不定他会有兴趣泡她,毕竟他的女朋友收集中还缺这么一款恶魔附身品。那女人果然被他激怒,狠狠的一掌掴在他脸上,下一秒钟房间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那女人仿佛在面对末日审判,还没容得他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蓬碧色火焰就从那女子身边燃起,直到她惨叫着倒下,火焰才缓缓熄灭。所有人都只是冷冷得看着,没有人说话,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他们把Alec丢在那里,抬走了那女人僵硬的身体。

Alec知道那是Sam,他曾无数次和Sam并肩作战,也曾许多次被这碧色的火焰拯救于危难之时,只是没想到这次会是这样的方式再被搭救。Alec清楚Sam在想什么,他不知道自己心里更多是同情还是愤恨,也没兴趣分辨。直到Sam再次出现在小小的房间,Alec看着他注视着自己双眼时出神的目光,终于还是没忍住,冷笑着开了口:
“你以为你在看谁?Sam,我不是Dean,永远都不是。你这个可怜的混蛋,永远只能这样远远的看着,我知道你会怕,如果我死了,你就再也看不到这双眼睛了。Sam,醒醒吧,我们都回不去了。要不你就彻底的变成Lucifer那个混蛋,要不就让我哥回来,你这样折磨自己还不够,难道还想这样折磨Dean?如果你内心还有一点点是我的兄弟,是那个Sam Winchester。求你,放过Dean,也放过你自己。”

Sam目不转睛的看他,面沉似水看不出任何情绪,Alec的话象根针刺穿了他的外壳。他还有一点是那个Sam Winchester吗?也许有,因为他还是一样那么固执的爱着Dean,那一部分的他挣扎着不肯消失不肯退让,他甚至并没有出尽全力去寻找那最后一个封印,因为他隐隐害怕如果最后一个封印解开,他会彻底忘了他曾经是Sam Winchester,他会忘了如何去爱Dean Winchester。

如果他能像Alec说的就彻底做回Lucifer,让Sam就像他几十世轮回中任何一世一样,变成一段灰败的记忆残片推挤在大脑中某个永不见光的角落,如果他能,那该多好。可Sam知道那不可能,不管变成什么他都不会忘记Dean,即便他不再是Sam也一样,他的骨血灵魂神志都会引着他去找那个人。即便忘了找他的原因也还是会找下去,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多么恶俗的两个词,但对于Sam,他知道自己做得到。Lucifer能够让天地变色,能够让海水枯竭,能够让岩石崩毁,能够让天和地变换了位置,天上和地下的人们变化了角色。而即便这一切都这样发生了Sam也还是不会忘了要找到Dean,所以这恶俗的誓言于他只是两个单纯的形容词罢了。他看着面前的人,看着他伤痕累累摇摇欲坠的身体,Sam忽然觉得,Alec一点都不像Dean,是他自己错了,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像他的Dean,他哥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他忍不住恶意的微笑起来,那么Alec你还有什么价值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

“Alec,你说得没错。”Sam的声音里有种寒冷的意味,小小的旅店房间似乎瞬间降至了冰点,身边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瑟缩着,只有Alec丝毫不退的直视着他的眼睛,“你不是Dean,你永远都不会是他。你不是Winchester,你不过是个实验室生产的残次品而已,你以为你付出一切能换来什么?Dean永远都不会爱你,他只会当你是兄弟,而且,永远是排在我后面的兄弟。这么久,Dean对你都没有丝毫的感应,Alec,你难道不为自己悲哀么?”Sam的话残忍而无可辩驳,Alec只觉得自己心里的痛苦接近麻木,他今天打定主意要激怒Sam,要用自己的手结束这一切,如果Dean不想再承担更多,不想让自己的双手沾染兄弟和爱人的鲜血,那么就由他来做,反正他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条命,而Alec愿意用这条命换Dean后半生的平静。

他冷冷得看着Sam开口:“我为我自己悲哀,但更为你悲哀,你是个可悲的恶魔,因为你放不下,你既不能放下Dean,也放不下你要的这个世界。你是个畏首畏尾的白痴,除了伤害Dean,你做不了任何事情。Sam,你从小就寄生在Dean对你的爱里,你害怕失去他的爱,失去了Dean对你的爱,你就一无所有无法生存…”

“住嘴,”Sam厉声打断了Alec,指尖激发出的光芒让Alec一下摔倒在地上,鲜血源源不断地自唇齿间涌出,Alec目不转睛的看着Sam,沉声说:“Dean临走前告诉我,让我替他做Winchester,你没有资格…你”他猛烈的咳嗽起来,抬起手背擦掉嘴边的血沫,就着这个动作他用牙齿自小臂的伤口中抽出一片刻满咒文的锋利刀刃,藏在唇齿之间。他赌Sam会为了这句话失去控制逼近他身边,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Sam看着Alec,Alec的话的确让他怒发如狂,他不相信Dean会背弃他,不相信他哥宁愿相信这个半路闯入的怪胎,而不是自小相依为命的他,他绝不相信。Sam知道Alec想引他过去,他能猜到Alec的每个动作,但他还是冲了过去,Sam故意不控制自己的怒火,他将自己送到Alec小小的伎俩中,他也在赌,赌Dean能感应到他的痛苦,他要让Alec输掉一切,作为Alec对Dean做的所有事的惩罚。

看着Sam欺身过来,Alec心里一喜,在Sam逼近身边之时他轻轻间刀刃自口中吐出,落在软垂在身边的手中。“你在说谎,Alec,Dean永远都不会放弃我。”Sam的声音里有自信有哀痛有冷漠。

“他说过,让我替他做一个Winchester,那是因为他打算为你付出生命,他说过要把你交给我,只为了让你好好的活着。”Alec在Sam耳际轻声地说,在Sam全身一震呼吸似乎都暂停了的时候,他将全身仅剩的力气聚集在指尖,轻扬手腕。Alec看着自己手臂上滑落的鲜血染湿了Sam的头发,他精准的将那片利刃拖过Sam的咽喉,喃喃地说:“Sam,Dean愿意为你付出生命,而你,为他做过什么?”看着Sam喉间的赤热的血涌出来,Alec竟丝毫没有觉得解脱,他只觉得无比的辛酸和痛苦。这个男人曾经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他记得Sam微笑的对他说他们是兄弟,他记得Sam皱眉对他说他不会让自己的兄弟在为他牺牲,他记得Sam低头痛楚的说他爱上了他们的哥哥。这个人曾经是他发过誓要守护的兄弟,这个人曾经是和他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这个人曾经是他认为会彼此扶持相守一生的兄弟,而现在,他们三个付出一切也只能换来如此的收场。

Alec只觉得眼中不停有东西涌出来,模糊着他的视线,他完全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只是觉得为什么会让他无法看清最后一刻Sam的眼睛,也许那最后的一刻他的哥哥会回来,他会看到那个他熟悉的大狗二号在层叠的鲜血下向他微笑。忽然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Sam, NO!”而面前的男人失焦的瞳仁中忽然闪耀出刺眼的光芒,“Dean,Got you。”“Alec,你输了,这就是我能为Dean做的事。”Sam的声音同时在他脑海和耳边响起,Alec忽然觉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个笑话,他用自己的生命导演了这场戏,到头来却发现主角从来都不是自己,他想哭又想笑出来,他想哭自己的愚蠢笑这世界的荒谬,但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重重的倒在地上,目光空洞的静听着Sam冲出门去的声音。

Alec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终结了,黑暗慈悲的笼罩了他,没有再留下一丝光线。

ooOOoo
当Dean站在Sam Winchester面前的时候,他只觉得诡异。面前那个男人就是他最后在梦中见到的男人,他以为面对这人他就会想起一切,但并没有。于是他只是警惕的站在那高大异常的男人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

Sam脸上的表情混合着兴奋,激动,怀念等等,但迎着Dean的目光,他立刻发现有什么地方出了错,他哥的目光里没有了那些复杂的情绪,那双熟悉的眼中没有痛苦挣扎,也没有怀念愉悦,他哥只是站在那里望着他,像望着一个陌生人。那是Sam从没经历过的,无论他被Meg附身,或是因封印解开而觉醒,他哥看着他的目光总是眷恋的,即便是充满痛楚不甘,绝望愤怒,那眷恋也从来没有消失过。有一瞬间Sam忽然觉得很怕,怕他真的失去了他哥。但他绝对不会认输,一定是Alec做的手脚,Sam在心底默想,他一定会让Alec为自己做下的一切后悔,他一定会。

Sam看着Dean,目光温柔的纠缠着那熟悉的身体,他缓步走向Dean身后,终于清晰地看到Alec在Dean颈后刻下的纹身。Sam伸出手,轻拂过那个小小的图案,感觉到Dean的身体在他手下一抖,他忍不住笑了。
“Dean,即便你的心神忘了我,你的身体也还记得,不是么?”
“你就是Sam,你…也是Winchester?那么…你”Dean迟疑着开口,他感觉到这男人不会伤害他,就像他感觉到自己和他之间存在亲密而熟悉的关系那么肯定自然。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对这男人深刻的仿佛存在了一辈子的爱意,但可笑的是,他竟然不知道他是谁。
Sam转回他的面前,注视着Dean困惑的双眼,脸上的表情像个丢失了最心爱玩具的孩子,综绿色的眼睛里有潮湿的雾气。
“Dean,有人在你的记忆里做了手脚,跟我来,我们一起去纠正这个错误,好吗?”Sam的声音诚恳坚决,Dean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拒绝这男人提出的任何要求,在神志做出决定之前他已经点了点头,似乎答应这个男人的要求是他与生俱来的本能。Sam忍不住微笑了,脸上有两个深深地笑涡,Dean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随着他微笑起来,只觉得自己的微笑似乎在这个叫Sam的男人眼中点燃了两丛火,让那双眼睛忽然生动起来,那让Dean有种久违的平静感觉。

Dean心中的平静在走进那间旅店紧窄的房间后彻底被打破了,随着Sam推开房门,那熟悉的场景扑面而来,让Dean一下子忘了喘气,那些布满墙壁的血污,那熟悉的阴暗角落,那倒在地上的躯体,Dean不禁浑身颤抖起来,他回头看着Sam满脸询问的神色。Sam一笑,转身走向蜷缩在角落的那个身影,开口的时候声音中满是Dean不熟悉的冷酷。
“Alec,不打算过来迎接我们的哥哥吗?”这句话让两个人都全身一震。
Alec挣扎着坐直身体,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Dean已经想到他将会面对一张熟悉的脸,但当真地看到Alec时还是忍不住吸了口气,那张跟他一模一样的面孔上写满了疲倦和放弃,以及一种无法言说的依恋之意。
“他不认识你,Alec,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我把你给我的话还给你,你才是个可怜的混蛋。”
“你他妈闭嘴。”Alec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Dean,别信他…”
“难道你要他相信你,一个有一张复制脸孔的怪胎战士?Alec,你觉得这有多大概率。”Sam的话语如刀,精确的刺中Alec最痛的位置。
“你们俩都闭嘴,究竟发生了什么?”Dean不想听他俩继续争执下去,脱口而出的阻止。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真地停了下来,齐齐看着他不再说话。
许久,Sam终于叹气,他走回Dean身边,轻按住他的肩膀说:“Dean,是时候纠正这些错误。”
“你不能解开,解开…那个咒语,没有任何一种邪恶力量能…破除这个咒语,你…”Alec激怒攻心猛地直起身体怒喝。
“Alec,你忘了,Lucifer在创造地狱以前生活在哪里?小朋友,你真的以为你那套圣洁的仪式能够阻止我吗?我早告诉过你,恶魔天使不过是个称呼而已。”Sam笑得灿烂,而身边的Dean却止不住的觉察到一种寒意。
“Sam,求你,如果你还有一点对他的感情,别把他拉回到这场必输的战役里,求你…”Alec的声音暗沉嘶哑,似乎要滴出血来。
Sam猛地抬头看着他,神色间有异乎寻常的认真:“你错了,我比你更加了解Dean,他宁愿清醒的痛苦也不会选择这样混沌的活下去,Alec,你不会明白。”他轻笑一声,“我们应该把选择的权力留给他自己。”
话音未落,Sam将手指轻轻按在Dean颈后的纹身处,低声地念出拉丁文咒语,那原本碧色的光芒蜕变成一种接近青色的淡绿,Alec绝望的合上了双眼,知道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

随着颈后那一阵温热的触感,Dean觉得很多事情回到了它们该在的位置,那些被封存的记忆那些被遗忘的痛苦,都回到了它们原有的位置。而那些关于他在正常社会的记忆,关于他和Lydia的记忆蜕化成陌生而遥远的碎片,就像是远远的看着别人的生活般,留在他心里。Dean想起了一切,他记起Alec在他颈后刻下符咒时颤抖的手指,记得Alec紧紧地抱着他是手臂的温度,他当Alec将他拖进车里他的神志已经清醒,但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只能看着Alec把他带到Mr. White的驻地,看着他们两人定下交易。

ooOOoo
两年前,西雅图
Alec带着Dean驱车奔向White的驻地,他知道White曾经试图向Sam投诚,以换取家族未来的权利和地位以及安全,但Sam拒绝了他。Sam似乎无意于控制人类社会,也许他更乐于毁灭,或者,只是因为他厌恶White曾经和Lilith站在一起。无论如何,Sam斩钉截铁的拒绝了这个小人物奉献自己灵魂的要求,并附送了鄙夷的冷笑给White。Alec了解这一切,所以他打算与敌人的敌人联手,以求得倒自己想要的东西。

White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意外,只冷冷问道:“494,别告诉我你是来看笑话,如此幼稚的行为不像是一个X5能做出来的事。”
Alec完全没兴趣跟他斗口只是坚定地看着他,提出交易的筹码:
“我知道Sam拒绝了你,也知道你的恐惧。我来,是给你提供新的选择。只要你帮我,我会负责解决Sam Winchester,然后我们的之间的过节一笔勾销,从此各不相干。”
White挑起眉看着他问:“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这些?”
“除了我,除了TERMINAL CITY里面那些抵抗者,这世界没有人敢反抗Sam,你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我赢了,你得到你要的安全。如果我输了,你并没有失去任何东西。这世界原有的所有秩序都将被Lucifer的重现而打乱,Sam对你的厌恶你已经见识到了,如果他拥有这个世界,我想你的家族一定会在他的手中灰飞烟灭。所以White,你觉得我是不是有资格和你谈这个交易?”Alec心中早就打定了主意。
White冷笑不语,只说了一句:“你要什么?”
Alec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我要你做三件事。第一,我要你给Dean Winchester一个全新的生活和记忆;第二,我要你找一个X5做他的伴侣;第三,我要你洗去我与你交易的记忆。”看着White逐渐挑高的眉毛,Alec心里不禁冷笑,“放心,我会把和你定下的条件记住,封存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如果你还不放心我们可以像文明人一样签订协议。”
“告诉我原因,我不做我不了解的交易。”White眯着眼睛看他,从Alec的目光中他看到了一些危险的情绪。
“你不需要了解原因,你知道知道做到这些,你和你的家族就是安全的,这就够了。”Alec语气生硬,“而且,我知道你做得倒,Manticore的技术远远不止于此。我不介意给你详细的指导,我要你移植他人的记忆到Dean大脑里,让他拥有一个完整的成长和生活的记忆,就像他重新生活过一次一样。然后把你找到的X5加入到他的记忆里,让他们相爱共同生活。这样才能有人保护他让他永远离现在的生活远远的。或许你该找一个有孩子的X5,这样的家庭才算得上稳定。”Alec忽然一笑,“我要你给Dean一个他理想中的生活,来保障他永远不会追寻他遗忘了的过去。”
“为什么要我洗去你的记忆?”White还是不能相信Alec。
Alec的笑容中有一丝冷意,“Sam一定会抓到我,你无法想象他现在有多么强大,如果我保有这段记忆,他一定有方法知道。我想,彻底洗掉它对你我都是好事。Manticore的精神科我很熟悉,他们有能力做到让我完全忘记。”
White判研的看着他,只觉得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握,但就像Alec所说,他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Sam不会想到我会跟你合作,所以这个计划对你绝对安全,White,你再犹豫下去我回去找其他有能力调配Manticore剩下资源的官员,我想他们对你家族那些见鬼的秘密可能更加有兴趣。”Alec狠狠地追加着压力,直到White最后缓缓的点下头去。

ooOOoo
Dean被猛冲回脑海中的一切记忆惊呆了,他看着躺在地上似乎放弃了一切的Alec,继而回头看着近在咫尺的Sam,那种强大到可以摧毁一切信念的绝望一瞬间席卷了他所有的神经。终于还是回来了,回到这个他离不开也不能再面对的男人面前,回到这他死不了也不愿活下去的境地里,Winchester已经给了这世界太多,但似乎命运还是嫌他给得不够,就连这一点点偷来的平静也不让他保有。

“Dean,你真的回来了。”Sam的声音有种不确定的颤抖,Dean下意识的点点头,他做不到没有反应,那是他弟弟,不管他变成什么或者他本来是什么,对于Dean他永远都是那个从一岁开始就被他抱在怀里的弟弟。也许,这才是他最大的悲哀。Sam试探着走近,2年了,他没有看到过Dean,而现在他哥就站在他面前,就像一种巨大的诱惑。他伸出手,触碰Dean的身体,Dean并没有躲开,而是转向他看着他的双眼,他哥的平静和妥协让Sam感受到巨大的幸福,他想也许Dean不再执著于挽救这个世界,也许Dean能够接受这个已经不同了的自己,如果是这样,Sam觉得他可以宽恕一切,包括Alec带给他们这两年的分别。但下一秒,Dean眼中浮现出的绝望让他明白,那只能是他的幻想罢了,他哥是Winchester,而且是世界上最固执的一个。

“Sam,还是我应该叫你Lucifer?”Dean的声音僵硬而毫无感情,“在我度假的这两年里,你应该已经解开所有封印了吧?为什么还留着这个世界,难道你想把这里当成你的游乐场?”
“我只想找到你,只想找你。”Sam喃喃的答道。
“这又是什么新的伎俩吗?”他哥的笑容还是那么骄傲,就算天都塌下来就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他哥也有本事笑得桀骜不驯,Sam看着那熟悉的脸孔和表情,觉得其实这世界上其他一切对他都不重要。
“Dean,我们走吧,就我们两个,这些人这些事这个世界我都不想再理。我们两个一起离开这里,我还是你的Sam。”Sam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说出这句话,他看着Dean的神情从冷漠到惊讶到隐约的喜悦最终却又全然消失成空洞的绝望,他哥指着Alec沉声说:“躺在那里的,是我们的弟弟。Sam,看看你对他做了什么,你怎么可能还是那个Sam,你怎么可能还是我的Sam。”Dean的声音平淡而绝望,仿佛不再有任何的期待,对自己的未来也没有丝毫兴趣,“你已经毁了那么多人,也不在乎再多一个,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跟你去,你可以选择现在就杀了我,或者你想关着我一辈子。那都随便你,但是Sam,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Dean的话断绝了Sam所有的希望,他抑制不住全身簌簌发抖,那一股火焰就在他掌心燃烧,有一霎那Sam真的想就这样毁了这个世界,让所有的一切为他们陪葬。但看着他哥绿色的眼睛,他还是没法动手,这个男人占据了他整个灵魂,无论那灵魂属于Sam还是Lucifer。他不能伤害Dean,没有原因,就是不能。Sam握紧了拳,将那火焰紧紧地压制在手心里,他转过身不让自己再沉溺于他哥的眼睛,涩声说:“Dean,我给你时间,可你别想从这里逃出去。我不会伤你,但如果你逃走,我会马上杀了Alec。”他停顿了一下,放软了声音,“Dean,别让我们走到对立的两方,算我求你。”

Dean看着他弟高大的背影,恍惚间觉得那还是那个任性离家的Sammy,是他那个总在闹别扭耍脾气的弟弟,但那中间竟然已经隔了千山万水,仅仅一条手臂的距离,他再也拉不回他的兄弟,那种痛苦让他没法思考没法呼吸。

“Sam,我们已经站在对立的两方了。”Dean厌恶自己声音中泄漏的软弱,可他真的无法做到更多。Sam瞪着Dean,直到自己的双眼都觉得疼痛,直到合上眼睛那个轮廓还在眼前,最终,他还是转身走了出去。Sam想也许他改找到那最后一个封印,打开他所有的力量,也许那样他会有能力改变Dean的想法,改变他自己的整个世界。直到Sam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在空气中,Dean才找回自己的呼吸,深深吸入的空气,让胸口一阵发疼,Dean不知道那是因为缺氧还是其他的原因,他没法分析,他只是站在那里背对着Sam离开的门口,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Dean…”Alec微弱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他拖着脚步走到Alec身边,轻轻扶起他让他倚在自己怀里。
“Dean,对不起…”Alec看着Dean空洞的目光,他哥的眼神从没有如此毫无生气,Dean看着他视线却似乎穿过了他看着某个不知名的角落,“我…记不起自己做了什么…可我想,我又把事情搞砸了…对不起…真的…”
“Shhhhh…Alec,别再说下去,你需要休息。我不想一天内找回所有记忆又同时失去两个兄弟,”Dean想笑但发现真的很难,他不想再说话,只是尽量动作轻柔的抱住他仅剩的兄弟,看着Alec因疼痛在自己怀里瑟缩,感觉着Alec的血浸染他的衣服,再等着那温热的血迅速的冷却。他什么都没有,没有能帮助Alec止痛的药剂,没有止血的医疗工具,他只能徒劳的用手按在Alec身上流血最多的伤口,任凭那些液体自他指缝间逃逸。Dean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想再战斗下去,即便在地狱面对所有折磨和伤害都不曾让他丧失斗志,但现在他只觉得自己胸口已经空了,所有的爱和恨,执著和坚持,信念和理想都消失了,怀里急促呼吸的Alec是他活下去的唯一意义,但他不知道还能这样护着Alec多久。这一切,都不掌握在他手里,而是在他兄弟,他曾经最爱的兄弟手里,如果Sam想让Alec死,Alec绝对不会撑到今天,Sam只是想让他活着承受这些,真正让Dean绝望的是Sam眼中那种冷酷和残忍,除此之外还有自己心底的软弱,Dean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不知道自己能这样与Sam对峙多久,他太了解自己对Sam的感情,如果他被Sam一直这样困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找到一个借口和理由让自己屈服,Alec,TC里那些猎人和转基因战士,这个世界,所有这些都可能成为他屈服的理由,但Dean心里清楚,那些都不是真正的理由。

Alec靠着Dean,一时间似乎又回到他们三人并肩再TC中对抗邪恶的时刻,那时候他和Sam的默契就是他们俩都会用尽所有方法不让Dean受伤,Sam不介意动用来自任何地方的能力,而Alec不介意用自己做Dean最后的保护,每次他受伤都是Dean这样护着他,而Sam会在他俩身边守护。Alec不知道自己对Dean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跨越了那条他自己划下的界限,他本以为他会守着这秘密一辈子,就跟在Sam和Dean身后一辈子,他不介意真的不介意。Alec一直知道那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介入,无论那人来自天堂还是地狱,但他忘了,这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命运。

Alec从没有放纵过自己,即便是自己最脆弱痛苦的时候都没有,直到Sam离开了他们的阵营,直到Sam彻底伤害了Dean。其实他知道即便如此Dean也不会放弃,他哥可以放弃自己,放弃这个世界,但永远都不会放弃Sam。他看着Dean苦苦挣扎看着Dean自毁般的战斗,直到他不能再看下去。Missouri最后的话彻底打碎了他最后的防线,Alec决定用自己的力量给Dean一个新的世界,虽然他知道那世界是虚假的,即便如此他也不能任由事情就像命运写定的那样发展下去,如果命运是个天杀的混蛋,那Alec乐意尝试和它单挑,即便最后还是被牢牢踩在脚下,至少也努力过。所以在安排计划好一切以后,他把那个吻作为给自己唯一的奖励,Alec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英雄,因为英雄付出的时候从来不会考虑回报,而他做不到。虽然他要得不算多,但他还是向Dean索要了回报。Alec知道Dean最终一定会想起他做的一切,但他以为那时候他一定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他自私的想给Dean留下一些关于他的痛苦,也许骨子里他和Sam一样,都是只懂得向Dean索要的弟弟。

Alec从没想过他还能活着看到Dean,这种额外的奖励让他不知所措,他没法面对自己对Dean做过的事情,Sam说得没错,他们应该把选择的权利留给Dean自己,而不是替他哥作决定。Alec觉得自己太疲倦了,所有的伤痛都让他无法再忍耐,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他不再坚持,就松下神经让自己在Dean的怀里陷入了昏迷。

ooOOoo
Alec这样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状态持续了好几天,当他终于彻底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但他发现身边Dean的姿势似乎一直没有变过,这让Alec不由自主地担心起来。“Dean。”他试探着叫他,却没得到任何反应,Alec一惊之下猛地挣起身,却因潮水般涌起的剧痛闷哼了一声,终于Dean被惊醒般回过神看着他,眼神中还残留着空白和迷茫。
“Alec,你醒了。”Dean的声音里有和他一样的嘶哑。
“Dean…你还好吧?”Alec明知道自己不会得到真实的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出来,真正让他意外的是Dean竟然摇了摇头。
“Alec,我们都不好。”Dean的语气中有种Alec不熟悉的颓唐,“我们伪装坚强了一辈子,拒绝软弱了一辈子,不也是这样的结果,所以我不打算再费力气这样下去,我们三个都不好,不,应该说我们三个都不能更糟了。”
“Dean,对不起…”这样的Dean让Alec有些害怕,他不知该如何安抚他哥。
“别,没什么可道歉,如果是为了那个吻。”Dean的眼中终于有一丝情绪略过,“我不介意。”
Alec呆住了,他设想过Dean的各种反应,却从没有一种让他如此彻骨的疼。但他顾不上自己,只是抓住Dean的肩膀出尽全力摇晃他,“Dean,你他妈在想什么?”
Dean看着他微微扬眉,似乎在问Alec在说些什么,但眼中却明白的写着他并不真的在乎答案。Alec强迫自己咽下骨鲠在喉般的苦涩,咬牙喝道:“你想就这么放弃?Dean Winchester,你他妈就这么认输了?”
Dean仿佛连否认的话都懒得说,只是平静的点头。
“你他妈的,你怎么能…”Alec心里的恐惧弥散开来,占据了他整个胸臆。
“为什么我不能?Alec,我从没有信仰,我只凭良知活着;我从来都不是英雄,我只是尽力救出更多的人;我做了很多坏事,偷东西骗钱哄那些无知的姑娘。”Dean忽然冷笑了一声,“甚至还诱惑了自己的两个弟弟,但我自问不是个坏人,凭什么我必须面对这么多痛苦,凭什么我不能放弃,去他妈的拯救世界,去他妈的正义,我就想跟Sam跟你,我们兄弟三个好好活着,可是就这样还是不行。所以,如果这是命运,我他妈的认了。我认了,Alec,这样不行吗?”
Alec抖着手想攥紧Dean肩上的衣服,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力气,他看着自己的手滑下去重重落在地上,却没感觉到丝毫疼痛,他张着嘴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我累了, Winchester跟命运战斗了太久,一代一代的人都倒下了,从我祖父到我爸,现在命运又逼走了Sam,只剩下我。这个姓受了诅咒,Alec,凡是和Winchester扯上关系的人都没有好结果,你不该姓Winchester。”Dean的话语充满了怨恨和不甘,声音却完全没有丝毫起伏。“也许会有人阻止Sam,但那个人不是我,我没这个能力,也不想再做。如果没有人阻止他,那么在他毁灭这世界的时候我会让他也毁了我,这样我就不欠这世界什么了。”
Alec看了Dean半晌,忽然他掩住脸开始大笑,那笑声嘶哑突兀,最后被一阵剧烈的呛咳代替,再开口的时候Alec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Dean,我早就说过,这个世界这世界上所有其他人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你和Sam,我的生命里没什么美好的东西,除了这个姓,如果你说我不该姓Winchester,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Alec声音里巨大的悲哀终于让Dean抬起头,他看着Alec伤痕累累的身体和写满绝望的目光,终于还是无法置之不理,Dean伸出手臂拥住Alec,找不到任何言语可以安慰他,只是轻轻拥着他。

“Dean,别放弃,算我求你。”Alec的声音从来不曾如此脆弱,“我不能失去你。”
“对不起,Alec,我不知道…”Dean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我们甚至不知道这世界还能坚持多久…Lucifer的力量一旦全部被释放,没有人能阻止他的摧毁和破坏。”
Alec挣开Dean的手臂,眼中有种不顾一切的坚决,“Dean,Missouri最后跟我说了一些事情,”他下意识的咬紧了嘴唇,“她让我保护你,看着你不让你放弃…她说…”Alec似乎不知该怎么继续下去。
“Missouri告诉了你什么,Alec?”Dean的声音逐渐高了起来。
“你不能死去,Dean。你不能放弃,不是为了我,为了这个世界…和Sam,”Alec深深地吸入一口气,“那最后一个封印,在你身上。”看着Dean无法置信的表情,Alec咬紧牙一口气说下去,“你就是那第66个封印,如果你死去或者放弃,Sam,或者说Lucifer所有的力量就不再有任何束缚,Missouri告诉我这些,让我保护你的安全。”
“这就是我的命运?Alec,一个封印我弟弟身体里最后的邪恶的容器,命运还真是幽默。”Dean微微侧头看着Alec。
“对不起,我不知道能为你做什么,我很怕,我怕Sam会伤害你。”看着Dean缓慢的摇头,Alec只觉得自己像个自说自话的傻子,他用力的咬住下唇借着那一点刺痛让自己继续说下去,“我以为,我只是担心…好吧,我怕失去你,不论是什么方式。有时候我希望你能放弃,放弃拯救这个世界,就让Sam打开你身上的封印,如果他能在地狱护着你,我不在乎你在天堂还是地狱,我只是希望你好好的…”他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喘息,“我不想看你痛苦,Dean
,我以为让你离开这一切,让你忘了这一切是最好的选择。我以为我能替你结束这一切,如果不能,至少我不用活着看你离开。对不起,Dean,我应该让你选择,对不起,我不该只顾着自己的感觉…”
Dean将不停道歉的Alec狠狠搂进怀里,即便是弄痛了他也不在乎,他把Alec的脸用力按在自己肩上,“闭嘴,你这个白痴,闭嘴。”他从没发现Alec竟和他如此相像,他们都是这样爱一个人爱的几乎忘记了自我,那感觉让Dean无力承担。
“Alec,对不起。”他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但还是感觉到Alec全身一震,然后用手臂紧紧回抱着他,声音惶恐的说:“不,Dean,别说,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你不能放弃你不能就这样等着生命结束我不需要别的真的不需要…”
“Shhhh,Alec别急,我不说,”Dean用脸颊贴紧Alec慌张的脸,轻声说,“我们都做不了这个选择,这个世界从来都不在我们手里,我知道谁能给这件事做个终结,Alec,我让他去选择,这个世界的去留和我的去留。你让我做这个决定好吗?”
Alec看着Dean,他知道Dean已经决定,他一直都知道Dean的选择,他只是不愿意面对而已,也许Dean说得对,只有那个人才能做出最后的选择,可悲的是无论那人如何选择,他都会失去Dean,也许从他爱上Dean的一刻开始,就已经失去了他。但如果这是Dean的选择,Alec会同意,无论这选择会带给他什么,所以他缓慢沉重的点点头。
Dean终于微笑起来,他扶起Alec的头,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很高兴能和你做兄弟,Alec,抱歉…”Alec没有让他说完,而是用嘴唇轻轻的贴在他的唇上阻止了他,Dean一缩最终却没有躲开,就由着Alec吻他,Dean知道除了这个吻,他无法给他更多。
Alec终于离开他的嘴唇时,脸上的神色已经平静如常,他甚至看着Dean笑起来,绿色的眼睛里混合的复杂情绪让Dean觉得心中刺痛。
“老哥,我也很爱你。”Alec的笑容带着一丝顽皮,似乎那只是一句跟从前一样只在Dean面前卖弄的惫懒无赖的小小伎俩而已,Dean闭上眼睛把那个笑容深深刻在脑海里,然后放开双手走向门口,在走出门前忽然停住,他没有回头只是低声说道:“Alec,好好活下去,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回来,我和Sam,我们三个人一起。”
“我等你,Dean,你说话要算数。”Alec的声音混合着笑意和泪意在背后响起,Dean轻轻得笑起来,大步地走了出去。

ooOOoo
如果你坚信这世界上有更高的力量,或者你愿意叫它爱或宽恕或者善良,那么或许有一天你会偶尔遇到一辆67年的黑色老车Impala,车上有三个帅气到让你窒息的男人。如果你真的看到他们,请笑着招招手,或者给他们一个飞吻,他们中的两个一定会大笑大叫,孩子气的争执你看的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另一个一定会皱着眉毛瞪着他俩,而最后也跟他们一起大笑。他们会开着车经过这世界每一个需要他们的地方,他们会一起痛哭一起大笑像三个永远不会长大的孩子。如果你够幸运,你会看到他们亲吻彼此的嘴唇或者额头,像兄弟般的或情人般的亲吻,不管你觉得那是什么,你都会看到那种浓得无法化解的爱意。

如果你看到他们,你一定会觉得这世界充满希望,毕竟,这是属于你的世界,不是吗。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24-ab0d035e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