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断章之番外 Sam POV

写给断章里的Sam
人物: Sam, Dean, Alec
配对: S/D
级别:粮食
断章之番外 Sam POV

到下的时候他是Sam Winchester,而再站起来是时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
Lucifer?似乎不对。地狱之主不会有如此软弱的感觉,不会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两个男人想走过去又不敢提步。Sam?更加不是。Sam Winchester没有这些充盈于他指缝间可以毁天灭地的欲望。更别提那些曾经是农夫,教士,乞丐,王储,警察,凶手等等无数世在人间的轮回,他想起了太多,却又不能忘记太多。

Sam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感谢Azazel,直到现在。如果不是他那令人作呕的恶魔之血在他体内奔流,也许Sam Winchester这一部分的自我就会向任何一次轮回的记忆一样,变成一些电影残片一样的映像,可以在Lucifer掀翻这个天地都还觉得无聊的时候拿出来偶尔翻阅一下。而不是像现在,他清晰的感受着Sam的渴望,Lucifer的渴望,这两股势均力敌的力量几乎让他分裂成不同的两个自我。 一个呻吟着想回到他兄弟的身旁,一个叫嚣着要把面前束缚他意志的一切捏成齑粉。那种角力几乎将他撕碎,几乎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神和身体,所以他只能转身逃离。

越来越多的恶魔与各种黑暗的势力在他身边聚集,他觉得有些好笑有些感激,Sam的记忆告诉他,身边那些宣誓忠诚的东西曾经是他发誓要一一清除的邪恶力量,而另一部分复苏的自己则知道那些黑暗中有与他一起自天界堕落的天使。骄傲是一种罪孽,而他就是这罪孽行走在世界上的实体,他半心半意的和那些抵抗者作战,为的只是能看到那个统领众人站在最前面的男人;他解开一个一个封印,只是为了看自己究竟会倒向哪边。他更愿意将自己称为Sam,因为那个站在对面的男人,他不想承认内心某处在等待那个男人会像他伸出手叫出那个只有他有权利称呼他的名字。那样他就能和以前一样,斜睨着他反驳“it’s Sam。”

但他一直没有等到,他只等到那个男人的颓败和消沉。Lucifer的力量一点一滴的复苏,Sam的意识却丝毫没有退却,他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他是一个新的生命,而这生命唯一的执念就是那个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空的男人。他新的灵魂旧的灵魂都渴望着那个人,近在咫尺却无法靠近的那个男人,他的兄长,他的Dean。Sam以为他们之间这样游戏似的征战会坚持很久,因为这战争的规则其实就在他的指尖。

直到某一天,他的Dean失踪了。

Sam知道自己会去找他,只是他没想到Dean会让他找不到。他哥从来没有从他面前转身离开过,每次都是他担任这个任性的角色。他走遍这片国土的每一个角落,他知道他哥不会离开这里,因为他们从小就没有离开过。他哥是个恋旧而执著的傻瓜,不会愿意离开这块熟悉而且充满回忆的地方。Sam在踩过劳伦斯老宅的土地时,忽然无法抑制的渴望把那个有着倔强眼神不肯认输的男人按在自己的怀里,让那一头暗金的短发刺痛他脸颊的皮肤,那时候他知道他还是Sam,一直都是,永远都是。不是因为恶魔的血液,不是因为地狱的宿命,只是因为他哥,只要这世界上还有Dean Winchester,他就一直都会是Sam Winchester。这想法让他感觉到久违的快乐,自离开天堂的净土就没再尝试过的快乐,Sam只想和他哥分享这种快乐,至于那些哀号于他脚下和身后的人们,他从来没有看到过,除了他哥,这世界上一切东西他都没兴趣看到,那些不过是那个他不愿臣服的男人的后裔罢了,那些被洪水瘟疫清洗过无数次的人生生不息的生灵而已。他知道Dean一定不会让他这样想这样做,他故意的等着他哥来阻止他教训他就像从小他哥对他做的一样。

一年的时间,Sam的心情从看个任性的孩子般的宠溺逐渐变成焦躁和紧张,他哥从来没有离开他这么久,即便Dean在地狱里也没有,逐步打开的封印让Lucifer的能力一层层复苏,他竟然还是不能感应到他哥的任何气息,Sam觉得他就要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才能让那些不可能回来的东西再回到身旁,那种深刻的绝望快把他逼疯,当他终于回到TC合围的战局中时。看着人群中那张脸他彻底无法思考,那是他哥的脸,那不是Dean。这两个念头在他心底催生出毁灭的欲望,一瞬间他想就这样抬起手抹掉这座城,但如果他做了Dean不会原谅他,他哥与他不同,他哥是他的全世界,但他哥的世界里除了他还有其他人。Sam紧紧握着拳,生怕那狂暴的力量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他走到TC城门之前,沉声叫Alec出来。他不愿意看着自己这个小弟,是不愿也是不能,和Dean固执的善良相比,Alec身上有更类似他的东西,他们都会为了某些人某些事情罔顾那些规则和秩序,Alec象他,这让他不自觉地感觉到危险。很久以前他就知道Alec对Dean的感情和对他的不同,他在Alec脸上看到过自己,那隐忍的渴望潜藏的眷恋是那么熟悉。Sam从不嫉妒自己这个小弟,因为他知道他哥心里永远没有更多的空位留给Alec,那时候他甚至为了Alec隐隐悲伤,他曾经为了这些对Alec更加关怀就像是刻意的补偿,但Alec脸上偶然闪过的表情总让Sam觉得他了解自己的想法,有时候他觉得Alec比Dean更加了解他内心那黑暗的一面,这总让他觉得紧张。

但毕竟Alec与他不同,Alec只是制造给恶魔的士兵,而他则是制造恶魔家园的Lucifer,他们拥有类似的命运却又不同。Alec可以为了Dean付出一切,但他现在不能。Sam真的怀念那一段和Alec一起保护Dean的日子,他们俩并不多说,只是交换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的念头和想法,因为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同一个。在他向Alec问出那句话的时候,Sam心底隐约期望他这个小弟能点头答应站在他身旁,其实他真不在乎自己属于天堂或是地狱,这两个地方对于他没有区别,他只是简单的希望回到那时候,他和Alec一起站在Dean身后护着他看着他的时光。Alec的拒绝并没让他意外,但Alec的话还是让他狂怒,没有人敢没有人会在他面前直指他心底最黑暗的真相,除了他除了Alec。Sam知道他做的每件事都在伤害他哥,他知道但他不敢面对,直到Alec把这残酷的真相赤裸的摔在他面前,那让他愤怒到发狂。他不顾一切的翻看Alec的记忆,而那些画面让他彻底失去理智,Alec触碰了他的禁忌,Alec窃取了他的领地,Alec藏起了他的Dean。

他不能杀了他,就是不能,Alec身上有一部分的他自己,Alec有Dean的脸,Alec是Dean心心念念护着的小弟。Sam内心的狂暴和外表的平静就像现在的他自己,分裂而疯狂。Alec的固执一如既往,他以为他能保护Dean,但是Sam知道他错了,这个世界除了Sam Winchester,没有人能保护Dean,没人能让Dean安全而且幸福,只有他只能有他只可以有他。Sam盯着面前那年轻倔强的脸,盯着那脸上跟他一样的绝望,他知道Alec在想什么,他和Alec想得一样,这的确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但,他拥有无上的力量,他可以改变这个世界,而且,他可以改变他哥。Sam转身,将Alec丢在那间Dean从地狱回来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小屋,在那里他找回了他哥,这次也是一样,不管Dean在哪儿他都会把他找出来,带他回到这个地方。

7个月,他找不到他哥也打不开最后一个封印,这让他濒临疯狂。他曾经想过,只要打开最后一个封印,他就拥有与这世界上最高的力量对抗的能力,Sam很少想起以前的欲望,那些回到天堂或者收复失去一切的欲望,他只要一个人,他打算用这所有的力量找到他要得这个人,可是他接不开封印也找不到Dean。他轻易就能决定一座城的生死,却找不出一个隐藏着的人,而这人与他一起生活了一生一世,Sam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拥有了更多的能力还是失去了更多的能力,他从来没有觉得离他哥如此之远,远的让他心惊胆战。

这恐惧终于变成怨恨的力量,尤其是当他想起Alec和Dean之间那莫名奇妙的联系时,他几乎是恶意的马上依赖上这种想法,也许他哥已经不在乎这世界上其他人的死活,但他哥不会不在乎Alec,如果他哥不想再看到他,那么Alec就是他哥最后的兄弟,他哥不会放弃兄弟,从来都不会。他封了Alec的康复力,他让Alec的感知能力更加敏感脆弱,他在Alec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愤恨和不甘,他要让这个男人体会他的痛楚,他要让Alec为他所作的一切付出代价。而做下这一切会带来什么结果,Sam心里一直都知道,他哥不会原谅他,那念头让Sam的灵魂疼痛到发抖,但他管不了,他要找到Dean,Dean是否原谅他都要等他找到他哥以后再想,他必须抓住那熟悉的身体,感觉那种温度和力量才能思想。Sam觉得自己就像回到了小时候,第一次发现Dean对John的崇拜和依恋的那个时候,他不要他哥的目光总是追随着他爸,他任性的要占领他哥所有目光所有思想,所以他冲着John大喊大叫,他故意做不到John的要求,他想尽办法刺伤他爸他说他不要这种生活,他要和别人一样正常,他要上大学他要离开这个家。在他和John的角力中,Sam成功的让他哥的天平再一次倾向他这一旁,哪怕那代价是他哥的受伤。

Sam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他会走到那间充满血腥味道的小屋里,看着瑟缩在角落的Alec,看着那熟悉的表情和熟悉的脸庞,起初,他是在等Alec求饶等Dean的出现,慢慢他开始恐慌的绝望,Alec没有认输,他哥没有出现,他没有像小时候那样赢回他哥。但Sam知道他比Alec更倔强,他可以这样跟他耗一辈子,只要他想Alec永远也逃不了死不了。他站在阴影里沉默的看着Alec痛苦的表情,有时候他会觉得他看到了Dean,看到为了护着他而受伤的他哥,看到为了换回他而下地狱的他哥,那种疯狂的痛苦和快意煎熬着他,像一种毒药让他成瘾不想戒掉。在那间找回Dean的小屋里,Sam折磨Alec的身体,同时折磨自己的灵魂,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资格得到救赎,如果那个唯一能够救赎他的人不在他身边,那么他怎么可能有机会得到救赎?

他固执的寻找他哥固执的寻找最后一个封印,他要找回他的世界,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把这个世界彻底打破重新建立。

一个月的时间,Sam将Alec和他自己都逼到了极限,直到那个愚蠢的金发女人动了那张Dean的脸,金发大胸的女人往往不够聪明,Sam不明白自己的老哥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类型的女人,他在毁了她之前冷冷的想着。而当他看到Alec脸上那个洞悉一切的表情时,Sam一下子被推过了极限,他奇怪的想为什么没人发现Alec的残忍一点不比他差,Alec总是逼他面对那些最黑暗的现实,总是踢破他赖以生存的伪装和假造出的平衡,他这该死的小弟总是这样。在他看到Alec满是鲜血的手臂上那倏忽一闪的金属光芒时,几乎不用思想他就明白Alec的计划,他太了解他,他了解每个Winchester,然后一个念头扑进了他的思想,如果他哥不在乎Alec,那么他呢,如果他死了,Dean也不会出现吗?他愿意赌,或者这根本就不是个赌局,没有人能让他死去,除了他自己。Sam尽量不去想清楚心底最黑的角落那个想法,如果他死了他哥还是没出现会怎样,那么,就让他真的死了吧。

Alec的手指带着那一丝冰冷划过他喉咙的时候,Sam竟然感受到一点解脱,他看着Alec绿色的眼睛里不停的涌出的泪水,甚至有种错觉那是他哥的眼睛,他不恨Alec,一点都不,Alec太象他,让他无法恨他也无法跟他完全的亲近。他和他哥不同,他没有他哥的单纯和无私,他爱得太多爱得太深却又爱的充满欲望。那一声熟悉的声音划破他脑海的他看到Alec的瞳孔猛然的张大而后又缓缓的缩紧,他知道自己赢了,那瞬间喷涌出来狂喜让他顾不上同情Alec,找到他哥比什么都重要。

再一次看到Dean的时候,Sam觉得他像是重新活了一次,那个站在他面前的身影让他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这世界似乎重新为了他运转起来,一切又变得充满了希望,他感觉到他哥身体在他手指下不受控制得发抖,他看到他哥向他微笑,即便他知道他哥现在已经忘了一切,那还是让他快乐的颤抖。Sam曾经有过片刻的犹豫,他有些怕他哥想起一切以后,那些绝望痛苦又回到他们中间,但他迅速定下心神,不管怎样这次他要让他哥自己决定,Winchester从来没有机会决定自己的命运,这次他要把他们三个人的命运交给他哥,如果他哥放弃,那么他就拉这世界为Winchester陪葬;如果他哥坚持,他愿意罄尽所能驱散那些横亘在他们中间的绝望。

Alec的封印对他像个小孩子的玩意,那的确是艰深的咒语,他不记得是来自哪个天使或者那一层天堂的神圣之光,但那对他没用,他曾经是所有天使的师长,他曾经拥有最大的力量和最美的羽翼,那些神圣的咒语不可能阻挡他的能力。他静静等着他哥完全彻底百分之百的回到他身旁,Dean的眼睛里浮现出那些复杂的挣扎时,Sam唯一的念头就是吻去这男人脸上所有痛苦和深藏在灵魂里的忧伤,但他只是抖着声音问他:“Dean,你真的回来了。”那是个不需要回答的句子。Sam不能控制自己的手,在Dean向他微微点头的时候,那只手就像有自主的思想般伸向它要去的地方,他的手指上传来他哥的体温,那种意外的狂喜让他几乎失去了所有控制能力,如果这时候上帝让他向最卑微的人类屈膝他都愿意,而接下来的一切迅速让他回到现实,他固执的老哥,他最熟悉的那个人,用那种压制着巨大痛楚的冰冷声音说出的话语,刺伤了他同时也刺伤Dean自己。他哥的倔犟和坚持不止一次得让他和他哥自己能够在种种困苦艰难的环境里挣扎着生存下去,但这一次,却狠狠地伤害了他们自己。Sam不让自己放弃,他能听出他哥话语中细微的情绪,他能听出他哥声音中隐藏的软弱和哭泣,他看到Dean的灵魂还是那样的爱着他只是他哥不能那么轻易的放过他自己。尽管他哥说他们不能回到过去,那像把刀瞬息切断了Sam的呼吸,但等他挣扎着吸入空气后他决定,如果回不去,他就拉着他哥走下去,总有个方向总有个地方能让他们走下去,如果没有,Sam会造一个,管它是叫天堂还是地狱。

他强迫自己转过身,他要找到那最后一个封印,他要重新做一个世界给他的兄弟。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25-fe8c9c81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