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What Hurts the Most

关于409 410的胡乱衍生 NC-17
What Hurts the Most

关于409

听着Sam垂着头低声但清晰的说起Ruby,Dean只觉得无比怪异。他他妈在地狱苦苦挣扎的时候居然有个恶魔在地上引诱了他弟。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郁闷又无从发泄,毕竟他并没有立场要求Sam什么,他弟在怪他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孤单的这面对一切。Sam说过,他尝试过各种方式遍寻所有可以交易的恶魔,但都换不回他。Dean试着想象那种绝望到发狂的感觉,似乎这样就能够让他觉得好过些。

他希望一切能让他暂时忘了见到Alastair的时候突发的浑身僵硬,那男人透过那句陌生的身体让他感受到了熟悉的压力,那些自地狱而来深植在他脑力的压力和恐惧。他没法跟Sam说这些,这些反复在噩梦里出现的细节,,他他妈的一个字都不想提起。所以他也没资格向Sam要求更多,他弟愿意告诉他这些已经是在妥协了,是他自己逼着Sam说出这些细节,是他自己象个闹别扭的Bitch,用他自找的经历作威胁说出那一句:我有资格知道那些。才逼得Sam妥协。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他找不出什么理由觉得自己有资格觉得被背叛了。

那不过是一场关系罢了,他自己也曾经和陌生的女人混在一起,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没有什么值得稀奇。Ruby是个魔鬼又怎么样,他正在地狱面对那些折磨又怎么样,他弟坚定温和的说她对我说的话就像你曾对我说的一样又怎么样。他他妈是个男人,是Dean Winchester,他是个把自己送进地狱又从地狱爬出来的Winchester,他能也必须对他自己的选择负责。Sam从没要求他做过什么,Sam只是按照他下地狱以前的要求照做了。活下去,战斗下去。仅仅是方式不同而已,仅仅是换了个搭档而已。他又凭什么这样自哀自怜纠缠不休在这种不值一提的事情上。

Dean觉得其实自己欠了Ruby一次,至少那女人在Sam最消沉的时候救了他弟,否则Sam可能撑不到他爬回来就已经崩溃损毁了。他咬着牙想下次见到Ruby的时候是否应该跟她道歉并且致以感谢。这想法让Dean觉得神经都拉的生疼。他他妈在计划向一个恶魔婊子道歉,那女人和那些看着他流血抽搐等着他哀求惨叫的恶魔来自一个地方。可他必须这么做,因为Ruby替他做了他做不到的事,在他在地狱里苟延残喘的时候给了Sam安抚,用一个女人柔软温暖的身体,她给了Sam他永远给不了的东西。所以Dean欠她的不只是歉意而已,他理应对她致以谢意。

Sam抬着眼,目光里有一丝迷茫和一丝坚决,他叙述着那一次性爱的细节,而Dean只听到了温暖和安慰这些词语,那让他觉得刺耳而且无力抵挡。他觉得自己的抵抗力在地狱里被那些天杀的恶魔锻炼的还不够,所以才会为了他弟弟这一点点的幸福而觉得辛酸,这想法让他忍不住开始鄙视自己,四个月还是四十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如那些肮脏的魔鬼所愿变得脆弱而自私。Dean努力的让自己继续倾听下去,更加努力的试着理解Sam的痛苦和挣扎,直到自己没法再接受更多。他自我保护般脱口而出一句标准的Dean WInchester式的台词:“太多详细信息了。”

Sam讶异的看着他,似乎在说是你自己要求了解更多。Dean招架般的补上一句,“你让我觉得进入了限制级,跳过那些赤膊上阵的情节,OK?”

就算是Dean留给自己的一点福利,当他在那见鬼的地方熬了四十年以后,他应该有权利给自己这点福利,只是拒绝听下去而已。

关于410

刀在手指间轻轻的旋转划下银白的线条,他并没低头去看,只觉得那种冰冷让他感觉心安。有些东西有些感觉是永远不会背叛你让你觉得孤单的,而越冷的东西越是如此。譬如这柄轻薄锋利的银刀,他知道如何把握它,也知道它会带来什么。冷的刀锋会在温热的皮肤上剖出炙热的血,他最近有些迷恋上疼痛的感觉,无论是在狩猎还是性爱里。那种鲜血或缓慢或汹涌的爬过的皮肤的温度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而现在他真的需要这些。

他身上曾经有大量的伤疤,他曾为之骄傲的笑,并且记得每一条疤痕的来历,那些都是他曾经在阳光下活着的证据。但现在他的皮肤光滑如丝绸,他们给了他新生还附赠了这个初生婴儿般纯净的身体。他冷冷的笑着想,只不过他们把他的灵魂被遗忘在某个浓黑的角落里,那里散发着血污和腐朽的气息。

刀刃划过皮肤肌理时会发出轻微的几乎无法听到的声响,皮肤裂开,鲜血涌出的声响。他以前从并不知道,但现在他的耳朵可以轻易的捕捉到这些细微的声音,或者不是用耳朵只是凭着对这一切的熟捻罢了。他记不清有多肉体和灵魂曾经在他的手中这样轻易的被割裂,在那些恐怖嘶哑的哀号下面,震耳欲聋的就是这种轻微的裂开的声响,一点一滴的,无处不在的深入每个缝隙,从皮肤到肉体,直至最后撕碎灵魂。

他想他最熟悉的还是自己的身体,就像现在。他知道自己每一个疼痛敏感的地点,不需要思考或者定位就可以轻易的找到。银刀在手上扭转划下深红色的痕迹,他清晰地体会着由疼痛直到麻木全部过程。他想他需要更多的练习和适应,如果他曾经这样做过也许就能坚持的更久,而不是如此轻易的折堕。他抬起头茫然看着窗外萧索的风景,这里不是地狱。虽然他心里并不能十分的确定,但他并不在乎,他想其实从头至尾他都没有离开过那里。

身下的人忽然发出一声低吼,痉挛般的攥紧他的身体。他跨坐在Sam赤裸的身上,并尽力扭曲成一个能让他更加深入的姿势,那让Sam叹息着更加的疯狂的撞击他的身体,。疼痛都是相似的。无论是来自于什么样的方式。他下意识的捏紧手掌下宽厚结实的肩膀,同时更加努力的下沉自己的身体。血腥味混合着淫乱的气息漂浮在空气里,他不知道这些味道是来自于哪里,也不在乎。他只是需要靠这种疼痛让自己活着,赎罪一样堕落的活下去。

他的灵魂不在这里,不在任何能见到光的地方。他新生的身体其实和他的眼神一样空虚。他们给了他完美但是空洞的躯体,那种空洞让他试图抓住一切贴补空缺,遍尝了各种方式以后,他最后发现唯一能够填补那种巨大到无边无际的空虚的只有疼痛而已。他能感觉Sam在自己身体里颤抖并喷出滚烫的液体,然后那个他自小就抱在胸前从来没有放下过的人喘息着抱紧了他,汗湿的额头炽热而真实得牢牢抵住他的耳际,完全不像他自己的冰冷空寂。

“Dean,我爱你。”
“我知道,Sammy。”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28-0652113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