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The_Silence_and_the_Noise Author: Stoneage Woman

这应该是A翻译的第二篇文,还是很幼稚...很多错漏。Mystery Spot的衍生,主要是写Dean的离开究竟带给了Sam什么以及Sam如何重新适应Dean回来的生活。

The_Silence_and_the_Noise
Author: Stoneage Woman
http://www.fanfiction.net/s/4144488/1/The_Silence_and_the_Noise
0-0-0
授权: 终于拿到~~
主题: [FF PM] from: Stoneage Woman
You have received a private message from:

Name: Stoneage Woman
Profile: http://www.fanfiction.net/u/497740/
--------------------

I am beyond flattered that you think it's good enough to translate. Yes, go
ahead, by all means.

他差点儿忘了他应该坐在Impala的副驾位置上,当他习惯性地掏钥匙却发现兜里是空的,才意识到钥匙在Dean那儿。他发现自己已经习惯性的站在驾驶座的那一边,只好猛地转回身绕向副驾那边。感谢上帝,Dean正忙着把行李装进尾箱,压根没注意到这些。他打开车门坐进去,仰起头靠在椅背上,忍不住叹气。这感觉...太好了...这么久以后再坐在这个座位上,就象回到家里的感觉。

好吧,现在我正式失去它了。

他又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绝望的想,在过去的6个月里这从来没发生过。他被开门的声音拉回现实,Dean坐了进来,用他特有的方式大力把车门摔上,这让Sam觉得喉头哽咽,因为他已经习惯独自一人在彻底的寂静中生活,几乎忘了他哥哥能制造出多少噪音。Dean打着车子,扭开了音乐,当Metallica的音乐从喇叭爆发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身边Sam的身体微微一僵,他瞥了他的弟弟一眼。

“怎么?”他问,“开车的人选音乐,你知道规矩。”

“Yeah,”Sam回答,Dean听着他的声音微微皱起了眉,这回答实在不像是生气,他弟弟听起来很...温柔。“我知道,这也许...这确实声音大了点儿。” Dean其实平常很少对他弟弟妥协,但这次Sam的样子是真得让他有点儿担心,所以他伸手过去把音量调低。

“别!别把它调低!”Dean盯着他看,当Sam意识到自己嚷嚷的有多大声的时候,他的脸红了。“这...这没什么关系,我不介意。你不用把声音关小。”

“随你便, dude,”Dean耸耸肩,被他弟弟的行为彻底搞糊涂了,他一脚踩下油门。他们越早离开这个地方越好,也许这样Sam能开始变得更像他自己。
0-0-0


“Uh, dude?”Dean看着他的弟弟表情古怪。“你不觉得我们应该找张桌子吗?”Sam抬起头看着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当他意识到Dean说了什么的时候,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就象被火烧了屁股。他眼中的内疚和痛苦让Dean彻底陷入了惊讶。

“对..对不起,Dean,我没想到,我就是...对不起...”

“hey,放松点儿,Sammy,别弄得象你杀了人似的!Come on,坐这儿。”

Dean的声音听起来挺轻松,但Sam能感觉到里面包含的困惑和担心,他们坐下以后他故意转开了视线。他受不了Dean的关怀,独自生活的六个月里,一个人吃饭是最痛苦的一件事,他无法忍受看着对面空荡的椅子,所以总是逼自己坐在吧台。当他走在Dean前面一步进入这间餐馆的时候,习惯性的坐在了吧台。他不得不孤独的活着,无论在这些日子里他多么渴望Dean能够在他身边,现实就是这样,他已经习惯了生活里没有他的哥哥,这让他内疚到觉得恶心,感觉到Dean正盯着他看,Sam逼着自己抬起头。

“怎么?”

“你得决定你要吃点儿什么” Dean对他说,用下巴指指站在一边的服务员。

“Uh, yeah; 一杯咖啡,谢谢,”意识自己的走神他的脸又红了,他狠狠地对自己说,再这样下去会在狩猎中害死自己。必须让自己恢复正常,越快越好。如果Dean现在问他怎么了...他觉得自己根本无法面对。


0-0-0
“Sam,够了”Dean直截了当地说,“我受够了,你到底在懊恼些什么?”,但他知道那情绪并不是懊恼,Dean知道Sam在后悔懊恼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这不是他。可Dean想不出该怎么形容他现在这个样子。Sam通常话不多,但从来不像这样,从来不会这么沉默,这么寂静。 在看着他弟弟直直盯着笔电屏幕超过4个小时,一次头都没抬,一个字都没有说,甚至一英寸都没挪动过,Dean无法再忍下去,他需要他的兄弟,不是这个...蜡像。(<---原谅我的胡乱联想)

“我没懊恼什么啊”Sam回答,听起来声音里充满了对他哥哥忽然爆发的困惑和惊讶。
“Yeah, 你就是有,”Dean一口咬定,“你太...安静了,”他说,而且觉得这词用得根本就不够劲儿。“我的意思是...你觉得不爽,还是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

Sam目不转睛的盯了他一阵子,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刺痛。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Fuck,难道这短短几个月独自一人的生活已经变成如此根深蒂固的习惯了?他的生活,没有Dean自作聪明的挖苦和尖酸的嘲笑,只剩下一片无尽伤人的寂静。他每天醒来都渴望能够听到浴室里的水声,或是身边床上传来的呼吸声,或是有人在房间里走动的声音,又或是谁在胡乱调着收音机的频道试图找个好频道的声音,任何一种能让他知道他不是孤单一人声音都好。他渡过了太多沉默着不说一句话的日子,因为...他不知道该对着谁说,也没有人会在他身边听着。

当Dean回来的时候,Sam紧紧抱住他,心中的安慰和感激让他微微颤抖。那种无处不在的寂静和空虚,终于被驱散。那些沉闷和压抑的感觉也慢慢散去了,但痛苦却没有真正离开,那种他已经学会如何与之共生共处的横亘在喉间胸臆的钝痛,并没有消失,这让他感到害怕,因为他强迫自己相信他已经摆脱了这些。他已经可以适应这些日常的互相接触,彼此眼神的交流;当他走过房间Dean会拍拍他的肩膀,他会作出适当的表情作为回应,但那仅仅是做给Dean看,而那些深层的情绪Sam选择自己保留。他希望时间赶快过去,好让这些感觉不再让他觉得喉咙生疼呼吸困难。他甚至不敢开口生怕Dean会穷追到底。

“Sammy?你到底怎么了?”他听到Dean声音里明显的担心,张开了眼睛。

“没事,”他说,这回答就是他自己都觉得听起来根本没有说服力,“我很好。”

“不,你一点都不好。你很不爽-自从Trickster那事儿以后你就开始不爽了。告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

Sam浑身一僵。“Dean...”

“No.这次我不吃这一套,你得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星期二?”

“Dean, 我不能...”

“Yeah, 你可以. 你必须回答.”

“我没数过, okay?”他小声的咕哝,垂下了眼睛。

Dean烦恼的闭上眼睛。“但...”他不确定的问。“每次我死的时候你就会醒过来,不是吗?你并不会...”Sam明显的一缩,Dean倒吸一口冷气。“Sam...你不会是一个人...”

“没有!”Sam在Dean说完之前就打断了他,因为这太伤人他根本连想都不愿意再想,更何况是这样听人大声说出来。“没有”,他深吸一口气,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他明白现在必须说点儿什么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否则Dean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他决定说出一小部分的真相,“Look...你不是每次都会立刻死去,okey?有时候...会坚持一段时间,然后...”

...然后你会说出你的临终遗言,每次都是一样的一句,而我只能抱着你,求你撑下去,只要坚持到这一天过去,不要就这样死在我怀里。然后,太多次重复以后,我开始希望你已经死了这样你就不再受伤而我就可以回到这一天的开始,再一次想办法改变这一切,再一次试着救你。

Dean盯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就死在你怀里,是不是?”最终,他还是喘息着问了出来。

“有那么几次,”Sam从喉咙里逼出回答,梗塞在喉咙的硬块几乎让他彻底崩溃。

“而后就是响指时间?”Dean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就象平时那样轻松随意,这应该是起到点儿作用,因为他看到Sam笑了。

“你在想什么?”Sam问。

“你真像个姑娘。”他摇摇头,在脸上伪装出一个微笑。“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会这么...”

“Yeah,”Sam低声地接上。

“那么,这也是你噩梦的内容吗?”

“Um.”Sam又变得不安,他希望Dean没有察觉。“Yeah.”

Dean沉默了一会儿,说:“Damn. Sammy..

“Yeah. 我知道.”

而你却不了解那最重要的部分。

0-0-0


“SAM! 你疯了吗?!”

“对不起,”Sam低声咕哝,疼痛让他一缩。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那片深深刺入他大腿的玻璃碎片上,这样就不用面对他哥哥。内疚让他觉得胃里一阵痉挛,他不能相信自己竟然在狩猎当中失手,和Dean一起狩猎多年-仅仅是6个月的独自行动怎么就像已经在他心里生了根,他没法...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这种行为。在Dean不在的时候,他曾经独个猎杀过这种东西,所以这次他下意识的就准备按着上次的方法干。

他就这么一下跳出去站在他们猎杀的目标面前,一个人狩猎的时候,这种突袭造成的惊讶瞬间能让他占尽优势,只是当同样受到惊吓的Dean马上追着他跳出来,迅速加入战斗的时候。他记忆中的那些步骤完全被打乱了,直接导致了这么个损失惨重的结果。

“对不起?”Dean就快疯了,一边蹲在Sam身边仔细检查伤口,一边忍不住对着他咆哮。“对不起?你TM开什么玩笑?你不能就这么一下子蹦到一个完全发疯的幽灵面前,还不事先给你兄弟任何警告-顺便提醒一下-他应该是负责掩护你-你差点儿把咱俩都弄死,最后你就说这么一句“对不起”!我需要的是一个解释,Sammy!”

当他哥把扎在他腿上那一块碎玻璃拔出来的时候,Sam低声吸了口气,Dean迅速的用手按住他的伤口,堵住那些一下子涌出来的鲜血。不管Dean有多生气,Sam还是能感觉出他的动作小心翼翼,尽量不让他感觉到更多痛苦。这熟悉的感觉让Sam松懈下来,他是如此怀念这种感觉,但现在...他几乎无法承受,不再觉得习惯,不再觉得这是他应得的看顾。“我自己来,”他低声说,拨开Dean的手自己按住伤口。

Dean狠狠地瞪他一眼,不过现在他已经没那么愤怒了,至少他知道Sam现在是安全的,没受什么致命的伤,这让他觉得放下心来。就在刚才,他几乎以为...他弟弟鲁莽的行为真得吓着他了,Sam从不鲁莽行事,他总是保持着他那该死的谨慎和小心。Dean才是莽撞的那一个,可就算是他自己也从来这么干过。“我还等着你的解释呢,Sammy,”他说,想到Sam刚才差点把他们俩都弄死,他觉得自己愤怒的情绪正在被困惑取代。

“我不是故意的,”Sam沙哑的回答,“这不会再发生了。”

“这种事儿一次也不该发生” Dean不禁叹气;他被他弟弟的逃避彻底打败了,当年轻的温家小子抬眼望着他,试图阻止他再追究下去的时候,他看到Sam眼中流露出的脆弱。算了,明天再说。“来吧,是时候解决它了。石盐不能让它们永远滚蛋。你确定你能洒盐烧骨?你受伤了...”

“我没事。”Sam撑着站起来,倔强的忽略从伤口传来的一阵疼痛。他是个Winchester, Winchesters从来不会在狩猎中半途而废...除非事关家人,他忍不住补上,因为突然想起那个他发誓不再追究的Trickster。这个Trickster就凭着一时兴起就把Dean从他身边带走,不过就是打个响指。他不安的呼出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再想下去。

洒盐烧骨的过程一切顺利,他们沉默无语的完成了所有步骤。开车回去的路上也没人说话。Sam拿着钥匙,他打开门直接走进了浴室。Dean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小小的不爽。以前他总是先用浴室的那个,这也是这些年他俩之间的规矩之一。

不过今晚,他没心思计较这些。他无法理解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是什么让他弟弟变成了一个陌生人。他不知道该做点儿什么。Sam不再唠叨他,不管是他把牙膏挤的乱七八糟,还是把东西胡乱扔在床上,也不再抱怨他的吃相-好像Sam对这些都不再关心了,他俩的生活了只剩下一片死寂。这样的日子让Dean烦透了,他很久没拿他兄弟开心了,他们不再斗嘴,不开玩笑。甚至连笑声都没了,Sam是那样的安静和压抑。


Dean知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被那个Trickster手一挥就带走了,但Sam现在的很多行为还是解释不通,如果把这些怪异的行为列个单子,今天的狩猎肯定是第一项。虽然Sam前几天解释过那段时间里他所经历的事情,但Dean还是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如此持续的消沉。他了解自己的弟弟。他知道最近Sam面对了太多糟糕的事儿,特别是Dean的那个交易,就像一片紧压在他俩头上的不祥阴云。但即便这样也从来没让Sam这么意志消沉过。在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一个该死的Trickster怎么会把Sam搞成了这样?他知道Sam肯定有什么事儿瞒着他。

他叹口气把这些困惑暂时丢下,反正就算想破了头也得不到答案。Dean疲惫的坐在床上,开始检查自己受伤的状况,还不算太糟。估计那三四处比较严重的瘀伤会让他明天不太好过,还有几处伤口需要清理消炎,不过都不算什么大事。Sam是伤的比较重的那个,想到这他又皱起眉来,当他看着表意识到Sam已经在浴室里呆了太久的时候,眉头皱得更深。40分钟过去了,什么见鬼的事儿花了他这么多时间。Dean忽然感到一阵惊恐,是不是Sam比他想的伤得更重?他发烧了,失血过多,还是...?浴室的门开了,看到Sam腰上围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他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样?”Dean问,快速的扫视了一下Sam身上的瘀痕和伤口。

“没事儿。”Sam穿过房间开始在他的行李袋里翻找换洗的衣服。

“有些伤口需要缝合一下,”Dean说,眼睛没有离开Sam,留神着他的情况。

“那些,我已经弄好了。”

“你什么?”Dean觉得他肯定是听错了。

“我把伤口缝合了,”Sam避开Dean的眼睛低声咕哝着。“你还不去洗澡?”他突兀的改变了话题。

Dean没理他。“你缝合了伤口?”他怀疑的问,“你自己干的?”Sam从来没有给他自己缝合过,都是Dean或者Dad在旁边帮他处理伤口。在Sam离开他们去Stanford念大学的那几年,Dean被迫必须学会自己处理那些,因为那时他经常独立狩猎。但Sam怎么会该死的知道如何给自己处理伤口,他这辈子还从没独自一个人狩猎过?

“没错。用过氧化氢清理了,然后缝合,涂了抗生素膏,包扎好了。”

“让我看看。”

“干吗?我又没骗你,Dean!而且,都已经包扎好了。我可不想重新缠绷带!”

“不行,你必须得干,”Dean的语调不容拒绝,“别等我过去把你的浴巾扯下来。”

Sam一脸苦相,他知道自己拿Dean没辙。“好,好,行。可你至少得让我先把内裤穿上吧?”他忍不住叹气。

“Hey,我不是跟你商量,Sammy.”

Sam抓起他的内裤钻进了浴室。等他再出来的时候,Dean把他摁在床上,他不情愿的坐下。“有两处需要缝合的。”他开始拆绷带,Dean一巴掌拍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开始替他解开包扎。绷带都被拆开了,整齐缝合的伤口出现在Dean眼前,他被吓倒了,忽然停下动作,“你自己弄得?”缝合的手法干净利落...那绝对是久经训练的结果。当他想到这些心底泛起一丝寒意,这完全没道理...

“对,我自己弄的,”Sam回答,拒绝看他的眼睛。“现在我能睡觉了吗,please?看在上帝份上,去洗澡吧,你都臭了。”

这实在是个差劲的打岔,但Dean接受了。他需要点时间整理自己混乱的想法。当Sam开始重新包扎,他猛地站起来走进浴室,关上门后,Dean靠在门上,目光无法从洒落一地的染血的毛巾上挪开,心脏快速的跳动。

各种思绪在他大脑里胡乱的打转。肯定有什么不对劲儿...Sam有什么不对劲儿。他了解他弟弟更甚于了解他自己,不再知道Sam的想法让他觉得极度不安。Dean觉得自己像失去了锚的船,漂泊无依,那感觉就像身体缺失了一半,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得回来。


0-0-0

“不...不...我应该醒过来的。天啊,Dean...”

Oh,不,别再来了。

“Sam,醒醒,醒醒。没事了...我在这儿。”

“我必须得醒过来...fuck, Dean,事情不该是这样...”

“Sammy,”Dean提高声音,轻轻地推他,“醒醒!”

Dean知道他错过了一些事情。为什么Sam的声音会这么绝望,这么痛苦?Sam曾经说过每次Dean死去,不管过程长或者短,他都会马上醒过来。所以应该不会有任何时间留给Sam去体会这样的痛苦,不是吗?可该死的为什么他弟弟怎么也醒不过来?这情形就象是潜意识中的某些东西在阻止他醒过来...没道理会这样,一点道理都没有。这次的噩梦和Sam以前的任何噩梦都不一样。

“Sam!醒过来!”

“不,这不该在今天发生,求你了。”泪水从Sam紧闭的眼角渗出来,浸湿他的脸颊。“我应该醒过来...”

Dean强行压下那种几乎将他淹没的无助感。Sam祈求醒来的挣扎让他感同身受,他愿意做任何事只要能把他弟弟从这个噩梦中拉出来。他犹豫了一秒,抬起手用力掴了Sam一掌。Sam的眼睛一下子张开了,猛吸一口气坐起来。“Dean,”他拼命的抱住他哥哥说。“你活着。”Sam眼中那毫不遮掩的狂喜象柄尖刀刺中Dean的心脏。

“是的,Sammy,” 他回答,嗓音低沉充满安抚的力量,紧握住Sam的肩膀。“你醒了-那只是个噩梦。我在这里,我活着。”

“Dean...”泪水从Sam的脸上滑下来。“永远也别再这样吓我,行吗?我受不了,我不能一次又一次失去你。”

Dean看着弟弟的脸...意识到Sam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不会了,老弟,”他说,轻轻把Sam按回床上。“我就在这儿,睡吧。”

“不!要是我不能醒过来怎么办?”Sam的声音里有隐隐的恐慌。

“我在这里,Sam。”Dean回答,“我会把你叫醒。”

“你发誓?”

“我发誓。”

Sam安慰的放松下来,躺回到枕头上。Dean俯视他的弟弟,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提醒Sam他还活着。Dean明白,也许他无法解释Sam为什么会这样,但有一件事没变-永远都不会改变。Sam是他的小弟弟,他的Sammy,永远都是。就算Dean死了,也一样会做到,帮他度过难关。

0-0-0

“昨天晚上你又作噩梦了,”Dean语气平静,Sam停下手中的事情,但什么也没说。“你在梦里反应那么激烈,愿意跟我说说梦见了什么吗?”

“我记不清楚了,”Sam回答,目光游移,“要是吵醒了你,我很抱歉。”

“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Dean声音明显的提高。“不能再这么下去了,Sam。”

“我真的记不清了。”他是真的不记得。

“那我来提醒你,”Dean知道自己这么做很残忍,但今天必须把一切说清楚。这一切已经拖的时间够长了。“你哀求我回来,你说事情不应该这样,你应该能醒过来。”随着他的话Sam的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但Dean强迫自己说下去,他痛恨自己对Sam造成的伤害,但他必须知道他弟弟到底历经了什么,如果这是唯一能知道真相的方法,他就必须得这么做。“你说这一切不应该在今天发生,如果你只是经历了又一次的星期二,Sam,那么为什么你会说这一切不该在今天发生?这究竟跟其他我死掉的每天有什么不一样?”

“这只是个梦Dean,” Sam回答,但他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

“不!你不能这样...”

“Hello,小子们。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听到Ruby的声音,Sam和Dean都下了一跳。他们俩都没听见她是怎么进来的-不过这就是Ruby的一贯风格,极尽可能的戏剧化把所有人都吓坏的抵达方式,Dean低声的诅咒,这女人找了个最差的时间。“你到底想干吗?”他差不多开始咆哮。

她挑衅的扬起眉毛,“Oh,我很抱歉,这个Party我并没有被邀请是吗?”Dean不说话怒视着她,Ruby叹口气,转向Sam说:“你得小心,很多恶魔聚集在死亡谷。我知道你自以为了解该怎么对付这些,但这次的事情不一样。你...”

“你什么意思,这次不一样?”Sam的声音冷的象冰。“你TM怎么会知道这些的,Ruby?”

“别这么感情用事,Sam。”Ruby平静的回答,“我得确定没有Dean你也能好好活着,这样我才能知道我没选错。而且得有人教会你如何独立生存,你出色的通过了这次的测验,连我都觉得印象深刻。所以我让那个Trickster自投罗网,结束了一切。 ”

Sam瞪着她,狂怒的情绪在血管里疯狂的流窜,几乎让他失去控制。

“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让你明白,不管你做什么也救不了Dean!”

“这是我给你上的一课,帮你那异想天开,不曾开化的原始人脑袋开开窍。”

“Dean是你的弱点。那些混蛋一样知道。”

“有些时候,你必须学会放手”

“无论你喜欢或是厌恶,没有他以后生活还是会这样继续下去。”

五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在房间里连续响起。

“Sam!”Dean震惊的大喊。

Ruby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口。“Sam,要对付恶魔子弹是不够的。”她平静的说。

“要是Bella没把Colt偷走,你现在已经死了!”Sam颤抖的声音中有压抑不住的狂怒,他目光森然,Ruby知道他是说真的。“从我面前消失,”Sam说,“如果你再靠近我们...”Ruby凝视他一阵,神情复杂。忽然间,她回转身一语不发的离开。她的身影刚刚消失,Sam就开始无法抑制的战栗,手中的枪滑落到地板上,他感到一阵强烈的恶心,踉跄的冲进浴室。那些强压了几个月的情绪强烈的翻腾着,冲击着他的身体。他无力的跪倒在马桶前开始猛烈的呕吐,Dean跟进来用手不停的按摩他的后背。当吐的什么都不剩,Sam向后坐倒靠在墙上,Dean跨过他按下抽水马桶,而后在Sam面前蹲下。

“Sam...”他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Trickster...”Dean觉得喉咙干涩。刚才Sam和Ruby的对话中他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而这种想法让他心惊胆战。“我真的死了?”他低语。Sam一缩,一阵更猛烈的颤抖袭遍全身。“多久?”

“6个月。”Sam低声回答,他已经精疲力竭无法再隐瞒下去。“他只是打个响指,我们就在星期三的早上醒来。我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你在我前面走出去把行李放进尾箱,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听到枪声,当我冲出去你已经躺在那儿了,而我却无法醒过来...”他微微的喘息,话语就像中弹后流出的血喷涌而出,所有的记忆都回来了。“后来你被火化,我就站在一旁看着...可我始终不能...”Sam发出另一声喘息。“后来Trickster出现在报纸头版的一张犯罪现场照片的角落,他TM就是挑衅让我追着他...可我总是晚一步,你不在...我怎么都醒不过来...”他开始不停的喘息。

Dean说不出话,双眼刺痛,除了坐在那儿他什么也做不了。六个月,他麻木的想。当他们摆脱了星期二以后,他连一天都没有过完。事情终于开始逐渐浮出水面,现在他终于知道他弟弟到底经历了什么,可Dean真希望自己还是蒙在鼓里。Sam如此的安静,Sam有时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无法确定他是否真的在那,Sam选择坐在吧台的座位,Sam学会冷静高效的处理他自己的伤口,这一切的原因都该死的有了合理的解释,这让Dean感到一阵晕眩。即便是Sam昨天鲁莽的举动也有了合理的解释-猛然跳到那个幽灵面前,这个举动对于独立狩猎来说是个绝好的选择。Dean觉得喉咙哽咽。“Sammy...”他的声音微微发抖,“我很抱歉。我从没想过要让你经历这些,从没...”

“别说了,别说了,求你。”Sam喘息着,绝望的让自己紧靠住背后的墙壁,这让Dean心痛如绞。

“Sammy? 怎么了...”

“我不想从你嘴里再听到这些话,求你...”Sam的声音里有隐隐的恐慌,“求你,Dean...”

Dean并没有马上明白他在说什么,但他能认出这语调,他在Sam昨夜的梦魇中听到的祈求他回来的语调。Dean了解他自己,他知道如果自己如果真的死在Sam面前心里会想些什么,他不知道他弟弟曾经听过多少次这些话,他暗自咒骂自己在说出这些让Sam更痛苦的话之前,为什么不先好好想想。

Sam发出一阵呜咽像一只受伤的野兽,那声音直插Dean的痛处。在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以前,他已经抓住了Sam的肩膀,把他紧紧按在按在自己胸口,Sam没有丝毫反抗,这就样靠在他身上。开始陷入沙哑痛苦的呜咽。“Dean...” 他的抽噎就像一句恳求和祈祷。所有事情一拥而上将他击倒-那些自Dean死后被他强压下的悲痛,那些六个月来不能救回Dean的内疚,那些自Dean用那个愚蠢的交易把他从死亡中拉回来后他一直试图忽略的愤怒,恐惧和伤痛,那些每次想到Dean在地狱就无法克制的巨大痛苦,他被这所有的一切压垮了。

“Shhh. 我在这儿, okay?” Dean牢牢地抱住Sam。

感觉到Dean的手臂围着他,他温热的鼻息就在头顶,他稳定的心跳就在耳边,Sam所有的防卫都被打破,他像个孩子一样紧紧贴着Dean的胸口失声痛哭。Dean抱着他,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他就在他身边,他没有死去,他不会丢下他不管。虽然Sam心底清楚哪个该死的交易可能让他哥哥无法守住这些承诺,他还是紧紧抓住这一切,因为这是他仅有的希望,而且从小到大他哥哥总会找到办法实现自己的承诺。当那些哽咽开始逐渐平复,Sam精疲力尽的靠在Dean身上,Dean继续拥抱着他,在这个Dean原本最怕面对的抒情时刻里一言不发,这让Sam觉得无比感激。

“我很抱歉我竟然习惯了没有你的生活。”当他慢慢平静下来后,对Dean说。

Dean摇摇头。“胡说什么,Sammy,已经六个月了。”没有听见回答,他扶起Sam看着他的脸,Dean被他脸上那沉重的内疚震惊了,“Sammy,人都会逐渐习惯自己的生活,你不必为这个责备自己,你会重新适应跟我一起生活的日子,比你自己想象的更快。”

Sam沉默了许久,Dean几乎以为他没听见他说的话。忽然,一个几不可闻声音响起:“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有勇气再适应,Dean,要是...”他摇摇头,忽然感觉到一阵巨大的空虚和茫然无措。“别误解我的意思-我不是要放弃你。我会尽我所能去战斗去拯救你,尤其是现在...”他颤抖着深吸一口气。“这只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能再承受一次,这真的...太痛苦,Dean。”

“Hey,” Dean安慰他,他的手臂紧紧抱着他。“我们能想出解决这交易的办法,Sammy。我发誓我不会丢下你不管,我不会放弃自己的誓言。我们一定会想出办法,哪怕我们得打败所有地狱猎犬或者直接干掉那个恶魔。咱俩始终会在一起,除非你亲手杀了我。”理智告诉Dean,他其实给不起这样的承诺。他也知道他不该燃起Sam的希望,尤其是在这个他知道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让他被拯救的时候。灵魂交易根本无法打破。但Sam那种无法承受的深刻痛苦,迫使他不得不面对一个自他做了交易以后就一直试图否认的事实。与他失去Sam相比,Sam没有他根本就活不下去。他们俩个骨血相连,一个倒下另一个也必将坠落。

“谢谢。”Sam沙哑的低语。他眼中那毫无遮掩的感激让Dean无法直视闭上了眼睛,终于意识到他对于Sam是多么重要,让他心里觉得一阵惭愧。

“不,Sam。”他温柔的回答,“是我要谢谢你。”

0-0-0
“恩,那个...”Dean期期艾艾的开口,“今天早上你洗澡的时候,Ruby来了。”

Sam停下手里的动作,眼睛都不眨的瞪着笔电屏幕。“然后呢?”他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问。

“她给了我这个。”Dean手里握着Colt。“她说我们在死亡谷会用得上。”私底下,Dean觉得这算是个友好赠品。
“Bella?” Sam问.
“还活着,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没受伤吧,”Dean肯定地说。这也是他当时的第一个反映。他们不会杀人,即便是象Bella Talbot这种人。至少Ruby还有点儿自我保护的意识,现在Sam的神经像一根绷到极限的钢丝,只要一步走错,估计Ruby连那一句“Colt”都来不及说,就已经被干掉了。

“Sam,”他说,“你知道我们还是得跟她合作。”Dean简直不相信这些话是从他自己嘴里冒出来的,但Sam以前说的是正确的。这是一场恶战。他痛恨Ruby强加给Sam的痛苦经历,但他同样也知道他们无法拒绝她提供的帮助。
“是,我知道。”Sam回答,对这样突然的角色转换他有点儿小小的惊讶。不久以前,还是他试图说服Dean跟Ruby合作。“不过告诉她跟我保持距离,okay?”他认真地说。“我不能保证看到她的时候不会开枪打死她。”

“我想她已经清楚这个了,要不她怎么会跳过你直接找上我”

Sam发出一声咕哝表示同意,开始回到网络上搜索他们的下一个狩猎目标。是时候重新上路了,是时候回到他们的正常轨迹了。


0-0-0
两个星期以后...

咕咚一声和一声惨叫以后,Sam满脸不能置信的表情从浴室里窜出来,手里握着一只鞋。“Dean!你是打算弄死我吗?我差点儿撞在马桶上撞死就因为被这个该死的东西绊了一下,我跟你说了几百万次了,别把你的东西乱扔。”

“我不是把它忘在那儿的,”Dean大声抗议,“我是要试试你的反应,顺便说一声,要是你绊着了,那只能说明你是个钝胎。”

Sam盯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你不是真想用这玩意儿让我摔倒吧?”他问道,“你以为我有多白痴?!”

“这我就不知道了,Sam。”Dean一连脸笑。“要不你告诉我?Bitch.”

“Jerk,” Sam马上反击回去,“为什么你不闭上该死的嘴,把你乱丢的东西收拾好?”

“那你为什么不-”

他们斗嘴的声音充满了每个角落,屋里的寂静被驱散得无影无踪。

0-0-0

END.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3-e046ae45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