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心情不好的小剧场 之 Inside

单纯是因为心情不好和想念小少...
人物:X5 494,Ben
配对:木有
级别:清澈见底
[b]心情不好的小剧场 之 Inside[/b]

“X5494,这次的任务很特殊,你是否确定你可以做到?”那是个面无表情的男人,494总是区分不清他们每一个,除了Lydecker。不过没有人在乎,X5的优势是他们出众的行动力和执行能力,没有人期待他们千疮百孔的脑子和记忆力。


“是,长官。”没有犹豫没有迟疑,这是十几年积累下来的习惯,接受命令,执行任务,这是每个X5存在全部意义。


494从来没想过任务与任务有什么不同,所谓特殊无非就是危险,伪装,潜入,欺骗,之间选择的比例不同而已。他知道自己是X5中最好的一个,即便他的大脑再混乱这一点他也一直记得,或者是他们可以让他记得?494不在乎,很多事情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生存,任务,仅此而已。


西雅图是个残破的城市,曾经的繁华反衬着现在的满目疮痍,有种惊心动魄的诡异。494潜伏在废弃的太空针塔暗处的角落里,屏息静气,他全身每根神经都紧紧的拉抻着,这一次他必须全力以赴,因为他的目标是一个X5,X5493。494的任务目标就是抓住他,把他带回营地。或许这个数字应该对他有些特殊的意义,这也许就是那个面目不清的男人所说的意思。


493,494,他们是同一个试管分裂出的产物。但那男人完全不了解X5,X5没有兄弟,他们是战士,是最佳的武器,他们有最好的团队精神,良好的单兵作战技巧,优秀的协同作战能力,但没有亲情这种对任务毫无用处的东西。所以,当494浏览过所有资料一秒钟都不迟疑的接受任务的时候,那男人脸上闪过一抹满意和惊讶混和的情绪。


494在心底冷笑了一下,虽然他知道这其实并不被允许。493对于他和任何一个编码一样,没有任何更多的含义。他们从来没有一种训练,甚至没有机会见面,他们分属不同的作战小组,直到那一年493和其它一群X5从Manticore潜逃出去。494对那以后的事情的记忆异乎寻常的清晰,他和其他那些与出逃X5有关联的X5被集中在一起,被带离Manticore送到另外的2号营地。


那段时间是由不断的痛苦和挣扎构成的,无休止的讯问测试改造重灌,痛已经是一种习惯,直到他们都逐渐忘了哀求,惊恐,彻底变的坚韧麻木。他们终于被送回来,作为重新检测合格通过测试的战士。494制止自己再做这种无谓的回忆,他不需要回想这些来强调这次任务的目的,清理X5493。他不需要恨或者爱这些对转基因战士没有任何意义的情绪来帮助或扰乱自己。

494是最好的X5,因为他明白任务的意义。

成功,抑或死去。


当那个身影出现在缓慢落下的夕阳造成的暗影里时,494彻底放松了身体做好瞬间出击的最后准备,而后那介于男人和男孩之间目标向着他藏身的方向转过头来,冷笑着开口,“很久没见,弟弟。


494仅仅停顿了一秒,因为这全然陌生的称呼,而后他迅捷的出击。一秒的时间,对一个X5意味着很多,他们可以移动30米以上的距离,可以旋身侧踢,可以缴下武器。当494和493缠斗在一起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这次的任务也许无法像以往那样顺利,493仿佛比他更加了解他自己,那镜中倒影般的男人能够预料到他每一个动作,如果不是在2号营地炼狱般的训练,494确定他已经倒下无数次。凭借着更加柔韧流畅的动作,他弥补着被对手料尽先机的差距。


他们同时出拳,闪躲,用同样的姿势侧身踢腿。如果不是493脸上始终不褪的那一抹冷然的笑意,494会觉得自己是站在一面全息立体的镜子前面与自己作战,493脸上的表情是陌生的,494看不懂那双和自己一样的眼睛里混杂的疯狂和欣喜,那是一种动物般的神色,似乎他的出现激起了493极大的兴奋情绪。当他们的拳同时变化为掌,出尽全力斩向对方颈后最脆弱的位置时,493的条码晃过494双眼,他的动作毫无理由的停顿了一瞬,而后是剧痛和黑暗。


494认为自己已经死了,至少在他睁开眼睛以前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奇怪的是死亡并不象想象中那么令人恐惧,494浮沉在意识之下的思维里有一种熟悉的欣喜,493冷漠双眼中一直都存在的欣喜。


当他醒来的时候首先发现的是自己的身体被标准的Manticore教授过的捆绑方式绑的结结实实,而他的目标493就坐在离他不到2米的距离,凝望着夕阳消失后残留深紫色落霞一动不动,494望着那身体,就像看着自己,相同的线条和肌理,甚至包括颈后的条码,细微的区别差一点就能骗过X5的视力,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让他迟疑。


像有所感应般,493转过了身体看着他,逐渐变暗的光线下那张脸熟悉的让494无法呼吸,493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在黄昏的天色中变得柔软,嘴角冷冽的笑也变得模糊起来,一瞬间,他们就这样看着彼此,仿佛对着镜中的自己。


“Ben,”494皱起眉没有明白493吐出这个单词的意义,“那是我的名字。”493总是能够看穿他的心思,这感觉本该让他觉得恐惧,但奇怪的是494只觉得一种深深的松弛正贯穿他的身体。
他下意识的跟着493重复,“Ben?”
493微微侧头的姿势和他如出一辙,“你呢,仅仅是494?”
494点点头,他找不到不回答的理由,“你们逃走以后他们不允许X5在使用名字,一律用编号识别。”


493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但494忽然感觉到一种陌生的情绪,仿佛是细微的失落和歉疚,除此之外还有巨大的无望和窒息,那种强烈的感觉让他恐惧,494是最好的X5,他从不放任自己的情绪,这种剧烈直接的感情不属于他,他惊讶的看着面前那个平静无波的男人,那是Ben的情绪,他能够感应到Ben的情绪。


“逃出来的人也未必好到哪里去。”Ben开口的时候那一抹冷笑又回到了他的唇角,“隐藏,躲闪,我们永远都是与人类不同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救赎我们,没有人能给我们真正的自由。”

494看穿了那冷静的表情下面的痛苦,Ben的恐惧,惊惶,就像幼时蜷缩在禁闭室的他自己,494下意识的想伸出手去拥抱面前那一具和他一样孤单的身体,但那些精巧缠绕他身体的绳索让他无法移动分毫。


但那张酷似的脸上微微挑起的眉毛让他知道,他无需真的这样做,Ben已经知道。


494放松了身体,躺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Ben站起身走到他身边,和他并排仰躺着,那么近,494几乎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他们听着彼此节奏相同的心跳,默默感受着血缘带来的奇妙感觉。494心底有种感觉,熟悉而又陌生,仿佛自己缺失的某一部分回归了原位,那种完整无缺让他胸口温热。


骤然响起的脚步声撞破了空气里的宁静,两人同时坐直了身体,Ben看着他,神色中有494无法明了的复杂。在Ben向他伸出手的时候他没有闪躲,494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所经受的训练和灌输的知识是被俘等于死亡,抵抗到最后一秒,永远不要放松警戒。所有的一切就这样消失了踪影,他信任这个人,因为他了解他就想了解他自己。而Manticore告诉过他们信任等于软弱和危险乃至死亡。494有那么一瞬间很希望Ben会杀了他,他不知道这种渴求解脱的情绪是来源于他自己还是Ben的心里,但Ben只是用匕首轻易的割断了他身上的绳索。


494站起来,Ben看着他,在那种目光中,494感觉到一种对自由的渴望在汹涌,跟着Ben,离开Manticore。这年头像道光话过他的头脑,但瞬间就被那种军人的天性所压抑,他必须服从,他的生命属于Manticore。Ben的目光重新变得平静疏离,494发现他们之间根本不需要语言,他们是彼此的半身。


“入侵者不少于7人,应该包括其他的X5,”Ben的声音中有一丝寒意,“我不会跟他们回去,除非我死了。”

494看着他,他能感受到Ben血管里流窜的决绝,当那些脚步愈发逼近的时候,494做出了让他自己都吃惊的选择,他将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唯一的入口和Ben之间,几乎同时,他感觉到了Ben心里涌起一样的惊奇。494没有回头,他知道那张脸上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他希望他不会忘掉。


“走。”没有更多的语言,甚至没有动作,494只是默默地挡着身后的人,15秒以后,入侵者就会出现在眼前。Ben的气息一直在他背后,让他不能也不敢回过头去,494很怕如果回头,他就会跟着Ben一起逃走。

“再见,弟弟。”

494不知道Ben是否说出了那句话,也许他只是在心里静默的对他这样说着,他知道他会听见。


那种蔓延到全身的眷恋和酸楚让494手指冰冷,他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门打开的时候,Ben的身影已经闪到太空针塔的边缘,“494,卧倒。”冲进来的探员平举着电击麻醉枪向他大吼,而他只是冷冷的笑,那是他的也是Ben的笑。当一个X5闪电般掠过494身边时,被他猛地侧身出拳击倒。

494是最好的X5,他一直知道。


当麻醉枪的电流带来的剧痛和麻木吞噬他的时候,494感觉到一种自由的欣喜,那是Ben的自由和欣喜,尽管混杂着无边的绝望和恐惧,但依旧是自由和欣喜。他缓慢的闭上眼睛,享受那种欣喜。


494平躺在精神科冰冷的手术台上,他早就学会了不做任何无意义的挣扎和反抗,接受,忍受,习惯是每个X5必经的过程。

“记忆清理程度多少?”
“全部?”

手术台上平静的494忽然开始挣扎,那些紧扣着他手腕和四肢脚踝的金属发出刺耳的声响,他疯了一样的用力想挣脱束缚,X5爆发出的力量让钢制的手术台发出危险的声响,有血液顺着他的手脚流下但494仿佛完全感觉不到疼痛,随着骨骼的一声轻响,他挣断了自己的手臂,那并没有丝毫减缓他的抵抗和疯狂。
白袍的科学家被494这种反常的举动吓住了,直到身边监控的探员低喝了一声,“镇静剂。”他们才缓过神般将针管里的东西推进了494狂暴的身体。


镭射的光线穿透了他半合着的眼睛,碧色的瞳孔微微放大着。494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他无力的躺着,激光灼烧着他清醒的头脑,一个一个记忆扇区的掠夺过去。他微微的抽搐着,急促的呼吸。


“Ben,那是我的名字。”
“你呢,仅仅是494?”
“再见,弟弟。”


再见,Ben。
永别,我的哥哥。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37-00fe40dc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