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Dean Winchester的誓言

清水短文祝寿用...
1987.5.2

Sammy正蜷缩在小旅馆的床上熟睡着,拇指塞在嘴巴里。那个突然出现的怪家伙搞出了一系列的噪音,包括踩翻了床边放满蓟草的铁盘,按到窗台上盐线发出的怪叫,还有最后那一句压低声音的“操”。

Sammy一下子醒过来,并惊恐的发现Dean并不在房间里。那个怪人尴尬的跌坐在他哥空荡荡的床边上,小心地举着手看他。在Sammy还没决定是该开始尖叫和大哭以前,那怪家伙已经开始紧张的解释,“嘿,别哭,Sammy。我不是坏人,发誓。我是Dean...你哥哥的朋友。”

Sammy怀疑的盯着他,爸和Dean都说过,不能相信任何人,尤其是陌生人。他警惕的让自己更深的缩进床铺靠墙的角落里,用力瞪那个绿眼睛的怪家伙。那家伙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客厅里的灯光从背后照进来,勾勒出他金棕色短发的发梢。Sammy忽然觉得他看起来有点熟悉,尤其是脸上那种自大又讨厌的微笑。

那怪人正认真地看着他,脸上带着那个Sammy莫名熟悉的笑,“Sammy,你几岁了?让我想想,4岁左右?一定是,我...哦,你哥,以后会告诉你男人睡觉的时候不吃手指头。”他促狭的笑起来,眼睛里闪过怀念和宠溺。

“你是谁?Dean在哪里?”Sammy小声地问,声音里夹杂着大量的惊慌和警惕。那怪人笑起来抓了抓头发,银色的戒指在灯光下画出一条闪亮的弧线,“我想他偷溜出去了,”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好像想丢开某些让他不高兴的情绪。

“今天是几月几号?”那家伙甩甩头换了一个话题。

Sammy觉得他看起来不象爸说的那些坏人或者恶魔,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警戒,坐直了身体回答,“4月29。”

那家伙想了一会忽然笑起来,微微弯起了眼睛,“现在是1987年,对不对?”Sammy莫名其妙的点点头,忽然觉得这家伙和Dean有点像,两个人都有点傻乎乎的。

“我知道你哥哥去了哪里,他马上就回来了。”他笑得时候和Dean一样会露出雪白的牙齿,Sammy想起自己刚刚掉了的牙齿,忍不住有点气馁。

那怪人和Dean一样的绿色眼睛里跳过一丝笑意,他强作严肃的看着皱紧眉毛的Sammy说,“我发誓,你的牙齿马上就能长出来,Sammy。你哥他跟牙仙谈过,要是那小妖精不给你漂亮的牙齿,他会用盐弹轰掉它所有的牙。”

Sammy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那陌生的男人大大的笑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顶,“我说了,我是你哥的朋友。”他站起来环顾四周,挑着眉毛低声自语,“干得不错。”Sammy迷茫的看着他弯下腰,看也不看的就抓出Dean藏在床脚下的盐瓶重新把盐线画好。那怪家伙蹲下身,仔细地把铁盘和蓟草放回原来的位置,然后仰起头冲着Sammy微笑。Sammy看着他脸上星星点点的雀斑,有种莫名的亲切浮现在心里。

“我该走了,”Sammy有点意外和失望,他刚开始有点喜欢这个怪家伙,Sammy眼睛里的留恋让那个人的绿眼睛亮了起来,“大脚怪说过我不能改变任何东西,也最好什么都别说,不然会引起时空混乱什么的,”他挤挤眼睛看起来有点调皮,“那家伙总是紧张过度的,他可没你这么可爱。”

Sammy忍不住笑起来,他真的挺喜欢这个怪家伙,“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小家伙。”那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巧克力,丢在Sammy的床上,脸上的笑容灿烂的耀眼,“你哥现在正想办法搞到更多糖果什么的给你当礼物,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没能找到巧克力。所以,生日快乐!”

Sammy有点想让他留下,可他知道爸和哥肯定不会高兴他这么做。那家伙站起来,宽宽的肩膀挡住了绝大多数光线,Sammy仰着头看他,觉得他比Dean高了太多。在那张漂亮的脸孔上Sammy看到一种明显的依依不舍,“小东西,你会好好长大的。以后你会比我还高,和我家那个大脚怪一样,这一定会气死你哥。”

走出房门以前,那家伙忽然转回头,脸上有种温柔甚至是悲伤的神色,“Sammy,你哥...Dean那家伙是个笨蛋。下个月他会犯个大错,虽然你没事,爸会确保你一直都好好的。那以后他会学乖,以后都不再丢下你一个人溜出去。”他顿了一下,抿了一下嘴唇才继续说下去,“不管怎么样,别怪你哥。他...还太小了,以后他会做得更好,我保证。”

Sammy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怪家伙高兴的笑起来,绿眼睛里跳跃的光彩让他看起来更像Dean。Sammy望着他大步走出了房门迅速消失在空气里,如果不是那些巧克力还躺在床上,他一定以为那是自己做的又一个怪梦而已。

2003.7.18

Sam已经放好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愤怒和狂躁还残留在心里。今天以后,他的生活会彻底的不同,永远都不会再充满那些荒谬的猎杀和争吵。而Dean现在很可能正在某条通往不知名小镇的公路上,孤单的开着Impala飞速疾驰。

Sam记得离家的那个晚上,先是爸狂怒的摔门而去,接着自己也对着Dean大吼,‘没人能拦住我,我一定会离开这里,离开这种活见鬼的生活’,那以后Dean就没再开过口,他哥一直沉默的将他送到车站也没有说出一句挽留。Sam知道一直到车开,Dean都一直还在那里,靠着黑亮的Impala,低垂着肩膀目光凝聚在渐行渐远长途巴士上,不肯离去。

Sam独自一人站在未来几年要居住的宿舍里,那段回忆让他隐约有点内疚。客厅里忽然出现的细碎微响让Sam迅速警惕起来,他丢下了手里捏着的最后一件T恤,小心的闪到门边埋伏等待着。

房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却是Dean。Sam微微一愣同时敏锐的发现他哥看起来有些不同,他的衣服不是Sam所熟悉的,样子也不太一样,变形怪,那警告刚刚从头脑里跳出来时,Sam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被他哥紧紧抱进了怀里。Dean的身体微微颤抖着,粗重急促的喘息,Sam呆住了,他百分之百确定这不会是他哥,他哥从他10岁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抱过他。但那人身上熟悉而惶恐感觉让Sam没法推开他,这家伙应该不会伤害自己,Sam只能这样迷茫的安慰着这自己。

Dean嘶哑悲伤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那种沉重的疼痛和哽咽让Sam觉得胸口发痛,“Sammy,你还在这里,上帝,你没有...上帝啊,你还好好的...”

Sam下意识的回抱住他哥抖得利害的身体,低声安抚,“我没事,Dean,发生了什么事。”

Dean缓慢的平复着自己失控的情绪,并试图找回平稳的呼吸。好一会他终于松开了Sam的身体,微侧着头站在那里。Sam困惑的看着他,Dean脸上有许多他没见过的纹路和伤痕,他哥看起来经历了更多的风霜侵蚀。如果不是那双眼睛里尚未消散的悲哀真实恳切到让Sam觉得无法怀疑,他真的会觉得那个人并不是他哥哥。

这男人看起来更加憔悴,眉目间有太多无法消失的压抑与痛苦。那是他的哥哥,却又缺少了太多。Dean的自大,促狭,神采飞扬和勃勃生气似乎都不见了,这张熟悉的脸上有太多挣扎与折磨留下的痕迹,榛绿色的眼睛里那些专属于他哥的骄傲和勇气依旧存在,但却被大量的疲惫无力掩盖着,不再清晰。

Sam困惑的眼神让Dean终于恢复了神志,他深呼吸以后缓慢的解释,“我们遇见一个恶魔,我是说不是现在,好几年以后的某一天。”看着Sam逐渐皱紧的眉头,他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种复杂的情绪,“它能扭曲时间让人跳跃在不同的时间里,过去未来的任何一段时间里,我...我想它袭击了我,我们已经杀死了它。但你还没有找到消除这种影响的方法,我是说未来的你。”

Sam试图抓住Dean的想法,他斟酌着词句重复,“你时说你来自未来,我们一起猎魔的时候遇到了某个可以扭曲时空,让你跳跃到某个不同时间点的东西?”

Dean缓慢的点头,颤抖着替他说下去,“我已经见过不同时期的你,上帝,我想未来的那个你正在努力,这一切应该很快就会结束。”

Sam微微皱起眉,打断了他,“你是说,未来...我还是和你在一起,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在公路上跑来跑去,追逐那些愚蠢的魔鬼?”

他语气里的惊恐和意外让Dean猛地抬起头,警觉地环顾四周。当他终于发现这里并不是他们熟悉的某个小旅店的房间,而是斯坦福的宿舍时,Dean脸上的表情微微的扭曲着,似乎正经历着巨大的冲击。他许久都没说话,直到Sam忍不住追问下去,“你是说我没有...我没能毕业,没能离开我们的狩猎生活。Dean,回答我。见鬼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哥缓缓地收回目光看着他,那双榛绿色的眼中充满了无法言说的悲哀和无奈,有一会Sam以为他会说些什么,但最终Dean只是摇摇头,咬紧了牙低哑的开口,“我不能,你说过我不能告诉你任何关于未来的东西,那会造成混乱。”

Sam忽然愤怒起来,他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还会回到那种他刚刚逃离的生活里,惊恐和愤怒让他忘了所有其他的情绪,无法抑制的低吼起来,“该死的,这不可能,我已经离开了,你送我离开的,我不会再回到那种生活里。Dean,爸说过我走了就不要再回去。见鬼的,我怎么可能...”

Dean眼中一闪而过的锐痛让他猛地闭上了嘴,某些恐惧浮现出来,让Sam不愿继续想下去,而他哥也同时转开了头,“Sammy,对不起。我必须离开,也许未来的你马上就能解决这一切。”Dean的声音疲惫暗哑,Sam只觉得的胸口紧缩,他从没见过这样的Dean,他不敢想象未来的日子中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Dean转身向门口走去背影看起来沉重而孤寂。Sam忍不住走过去拉住他,低声说,“Dean,对不起。我...”他哥抬起眼看着他,仿佛许久没有见过或者再也不会见到他的样子,贪婪而专注。那眼神让Sam忍不住恐慌起来。

Dean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最终定格在一个苍凉的微笑,“没事的,Sammy。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他目光中的笃定和放下了一切般的坦然让Sam微微一愣,一簇火光忽然跳进他的脑海里,照亮了Dean刚刚看到他时失控的反应,“Dean,你看过更远的未来是不是?你看到了一些在你那个时间也还没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你看到了...发生了什么?是关于我的?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的声音因焦急而微微抖着,直到他哥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臂。

那是Dean的手,有他最熟悉的稳定和厚厚的茧子;那不是Dean的手,那些新添的疤痕和冰冷的温度都让他陌生。

“Sammy,相信我,我不会让那些事情发生。”Dean微眯着眼睛笑起来,细密的纹路聚集在眼角,他哥哥不容置疑的坚定语气就像小时候一样,那中熟悉的安抚让Sam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Dean用力的拍拍他的后背,那个标准的自信而骄傲的微笑浮现在绿色的眼睛里。

Sam看着他转身,却没有抬步走出去。Dean将宿舍大门的把手紧紧攥在手中站在那里,“Sammy,”他并没回头,只是低声的说着,“如果以后...我来找你,让你跟我去。”Dean长久的停顿着仿佛在和自己奋力争斗着,许久他才呼出一口长气说下去,“记得拒绝我。不管我说了什么,不要跟我走。”Dean微微耸着肩全身紧绷,似乎背负着某些无法承担的东西,但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

推开门之前,Dean回过头看着Sam,目光里有太多Sam从没见过的深刻感情,“小子,好好的给我考几个第一,那才是我的弟弟。”

2009.4.19

Sam念完最后一句咒语,一蓬黑色的烟雾自仰躺在床上的Dean身上弥散出来,瞬间消失在空气里,他的哥哥猛地吸入一大口氧气坐起来,绿色的眼睛里还有残留的恐惧和迷茫的情绪。Sam焦急疲倦的看着他说,“没事了,Dean,都结束了。你觉得怎么样?”

Dean伸出手按住自己的双眼用力的揉搓着,好一会终于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成那个最熟悉的毫不在意,“我好像看了一场电影,Sammy。”

Sam长舒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伸展身体,“你都去了哪里?我是说,什么时候?”

“你五岁的时候还吃手指,Sammy,”Dean故意大声地嘲笑着,“还有你大学的宿舍简直娘的要死,我可真不想再看下去。”

Sam笑起来,用力踢了一脚床边,大声地吼过去,“见你的鬼去,我以为你会看到什么有价值的未来,让我们少被这些该死的天使和魔鬼玩来玩去。”他彻底放松了身心站起身,完全没有注意到Dean猛然瑟缩的身体。

Sam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撇着嘴咕哝,“你倒不错,好像睡了一觉一样。我可是两天没休息,就为了赶紧解决你这个该死的时空扭曲后遗症。”

“去洗个澡睡觉吧,你看起来象个僵尸。”Dean坐在床上挑着眉毛笑,Sam向着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低声的嘟囔着什么,向浴室走去。

Dean在浴室门关上的时候,重重倒回床上无声地低语,“没事的,Sammy。只要我在这里,那些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陌生的旅店房间里,Dean Winchester疲惫的躺在那里。那是他的誓言,从幼时直到现在他都尽力遵守了下去,即便Dean为之付出了整个童年,所有未来,以及自己的生命,都在所不惜。

未来,他也会继续遵守下去。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39-aa3a30ad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