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五年

一篇简单的文,Dean一年之约之后五年的世界会是怎样的。轻微的slash,请斟酌。
五年

Sam有时候不禁觉得有些感慨,时间到底都该死的跑去了那里,当他发现这天是他哥下地狱整整五年的日子,这也应该算是个纪念日,他忍不住有些扭曲的笑笑。然后转过头看着就在身边的Dean。他哥正专心的开着车,Dean Winchester,传奇猎手,虽然他已经34岁,还是没什么变化,除了眼角有了更加细密的皱纹,身上增加了更多的伤疤以外,他还是那个看起来自大骄傲的几乎目空一切的他。只有Sam知道这五年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安静得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

“Sam?”
“嗯。”虽然车上永恒只有他们两人,但每次他哥都会习惯性的叫他,而他也会一样习惯的回答。
“我们下一站去哪里?”
“随便。”Sam的声音有些慵懒。
“我想回家看看。”
“好,那我们就回家看看。”

Impala像一条黑色的流线,划过寂静的公路,扬起尘烟。

Lawrence的老房子安静的矗立在路边,在阳光下看起来温暖而宁静,充满了不真实的味道。
他们把车街对面,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坐在车上侧头看着老宅的大门。
“我剪过那片草地。”
Sam侧头看看Dean,他哥正用下巴示意门口的那片草地。于是他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那次遇见Jinn的时候,也许我剪得不是这一片,谁知道呢,反正我帮妈剪过一次草地。”
Sam笑了笑,说:“这一次你赢,我从来没替妈做过什么。”
Dean得嘴角牵了牵,伸出放在方向盘上的右手,轻轻放在Sam左手上表示安慰。Sam没看他,那种熟悉的温度让他觉得舒适自然,他反过手拍拍他哥的手掌表示感谢,Dean抽回手,双臂交叉,趴在方向盘上,绿色的眼睛微微眯着,看着老宅的方向。

“Sam。”
“嗯。”
“那次我差点就不想回来了。”
“我知道,不过我也知道你一定会回来。”
“是,我一定会回来。”
“每次都是一样。”
“对不起。”
“为了什么?”
“总是让你等着,我是说等着我回来。”
“反正最终你也是要回来的,我不在乎。”

“Sam。”
“嗯。”
“如果那次我没回来,后面的事情可能都不会发生...”
“可你回来了,所以没有什么可能。”
“你是对的。”
“Sam,你和Jess,我有没有告诉你,你们俩看起来很幸福,还定了婚。”
“也许说过吧,我不记得了。”
“妈看起来...也很幸福,我有时候觉得,就那样生活也不错。”
“嗯。”
“我是说,找个黑发的护士一起生一群孩子,跟你和Jess的孩子一起长大,看着妈变老,如果爸还活着就更完美了。嘿,在我的梦想里都没想过爸会活着。”
“是啊。”

“Dean。”
“嗯?”
“你还是回来了不是吗。”
“对,我不想让你等着我。”
“他们都很幸福...”
“我只在乎你是不是幸福。”
“你说过,我和Jess也很幸福。”
Dean忽然笑了,雪白的牙齿在他稍显沧桑的脸上看起来分外发亮。
“我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所以你愿意捅自己一刀,然后赶回那个没有黑发辣妹只有别扭弟弟的世界,Dean?”
“你说对了。”

“Sam,五年的时间其实挺快。”
“我也这么觉得。”
“不知道他们过得怎样,你知道这对他们的改变可不只五年。”
Sam没说话,只是看着阳光透过老宅的窗户,斜斜的射进屋里。从他的角度,几乎能看到屋子里的壁炉。沉默了一会,Sam才开口。
“这对他们的改变也许是一辈子,可能更久,谁知道呢,不过,应该是好的改变。”
“嗯。”他哥发出一声意味含糊的回答,Sam转过头看着Dean榛绿色的眼睛,想从中读出他的情绪。
“我是说,这对他们是最好的选择。”Sam看着他哥一字一顿地说。
Dean的眼睛没有看他,只是微微的眯着,那一抹苍翠的颜色似乎要从他浓密的眼睫里滴出来。
“Sam,我明白,这对他们是最好的选择。”终于他哥放弃一样的看着他,语气低沉的说。
“所有人都幸福了,不是吗。”
“嗯,所有人都幸福了。”

忽然,老宅的门打开了。Dean抬起身看着门口,右手紧紧握住了Sam的左手。一个金发的女人和一个黑发的高大男人并肩走出来,两只大狗顺着他们的脚跑到草地上。

“Dean,妈妈长得真美。”
“我知道。”
“爸老了。”
“我知道。”
“他们会不会给那两只狗起名字叫Dean和Sam?”
Dean笑了,眼角的笑纹细密的连在一起,有种摄人心魄的魅力。
“我想应该不会。”

John和Mary没有孩子,他俩不能生育,也没有选择像其他人一样领养一个孩子,只是养了两条大狗,住在Lawrence的这所大房子里。他们彼此深爱,彼此支持了35年,而且毫不怀疑会这样一直过下去。
“John,你看对面车子里的两个男孩。”
“嗯,看到了。”
“如果我们生个孩子,不知道会像他们俩中的哪一个。”
John微微向他妻子侧过身,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肩膀,他眯着眼睛看着对街Impala里面坐着的两个男人。一个有着榛绿色的眼睛和坚毅的下巴线条,另一个看起来很高大略带风霜的脸上有种不知名的孩子气。他心里有种莫名的熟悉和亲切的感觉,那种不知道原因的酸热感觉忽然间就充满了胸臆。也许他不该这么固执,也许当时他和Mary应该领养一对孩子,就象那两个男孩,一对兄弟。

“Sam,我们走吧。”
Sam没说话,只是点点头。他看到爸妈正在街对面看着他们,眼光中是全然陌生的和悦表情。爸的手臂搂着妈的肩膀,他们很幸福,不是吗。

“Sam?”
“嗯。”
“你刚才说你没为妈做过什么。”Dean目视前方仿佛无限延长着的公路,并没看着Sam,“其实,你给她了幸福。”
Sam轻轻的笑了。


五年前的那一天,Sam抱着Dean掀翻了这个世界,地狱人间天堂都翻转在他脚下。
只要让他哥活过来,牺牲这个世界上所有生命他都不在乎。
到底是和魔鬼或者上帝作了那个交易,究竟是谁他其实并不在乎,让他的Dean回到他身边,他就让被他摧毁的世界恢复秩序。成交,其实是个简单的过程,连那个封印之吻都没有。因为天上地下,没有任何东西愿意接近失去了Dean的他。

他耍了个小小的把戏,他把打破的东西修补了回来,但稍作了些修改。他给了爸妈新的生活,没有他们的生活。他们是Sam和Dean但不再是Winchester,或者说,在John和Mary的世界里不再是Winchester。Sam只是想妈妈活着,和爸爸安全的生活,就这么简单。但最后却忽然发现,他和Dean成了他们彼此世界中唯一仅存的东西。

如果没有Dean,Sam几乎不能知道自己算是什么,没有父母,没有亲人,甚至没有姓氏。
但还好,Dean就在他身边,活生生的,没有任何人或任何东西能再夺走。

“五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过来看他们。”Dean的声音不大,听不出任何情绪,他平稳的开着车。
“Dean,我做得对么?”Sam忽然有些困惑,“我让我们俩失去了一切,没有家,没有爸妈...”
Dean用一个吻结束了他的话,轻轻的侧过身就象John揽住Mary的动作,Dean的嘴唇给了Sam一个简单却温暖的接触。
“Sam,我们拥有彼此就够了。”Dean看着他,目光中有难得一见的温柔,他知道他弟弟为他做了什么,从他醒来的时候他就知道,“那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家,那是爸妈的家,我们可以远远的守着。”
Sam看着身边的Dean,就象小时候John不在身边的圣诞节,他觉得惶恐,焦躁,被世界遗忘,但有Dean在这些感觉就都会消失,从那时起Dean已经是他的整个世界,直到现在,他的世界里还都只有他一个。
“我们...没有家了...”Sam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看到他哥笑了,绿色的眼睛里有翡翠一样的光华闪过手指抚过Impala的方向盘。
“Sam,我们的家一直就在这里。”
Just like always。


ooOOoo


John有点奇怪自己的感觉,为什么会觉得对那两个男人有种莫名的亲切。

也许是因为那辆车,他最喜欢的车型-Impala,如果他有儿子,一定会买一辆然后手把手教他开车修车,如果...他这是怎么了,30多年了,从他知道他俩不能生育到现在,他从来没觉得这是个什么太大的问题。他有Mary和两条大狗,他的生活平静喜乐。他甚至拒绝了Mary提出过好几次的建议-收养个孩子。John深深地觉得拥有Mary就已经是他此生最大的幸福,其他的都不重要。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对妻子的爱,这么多年尽管两人都已经慢慢老了,Mary那美丽的象是闪烁着阳光的金发也慢慢变成一种浅浅的淡金色,但他依旧那么深刻的爱着她,那种感觉似乎是镌刻在灵魂里的,有时候他会在恶梦中惊醒,梦中他在一场大火中失去了Mary,那种绝望的恐惧让他在惊醒以后无法控制的紧紧拥抱住Mary,虽然被他吓倒,可Mary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她环抱着他轻声的抚慰,直到那个恶梦被阳光驱散。John是那么怕失去她,仿佛前一世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而今生他绝对不愿再面对一次。

这么多年,他都从来没有遗憾过他们没有孩子,直到今天。

其实这感觉并不是遗憾,John几乎无法形容到底是什么,只是一种...熟悉,陌生的脸熟悉的气息,仅此而已。他忍不住拥紧身边的妻子,试图找到力量让自己了解那种莫名的情绪,那种,似乎认识这两个陌生男人一辈子的感觉。这完全没有道理,他从没见过这两张脸,但却有种感觉他能从他俩并不算年轻的脸上看到整个成长的轨迹。他知道那个短发的男人小时候曾经有柔软的金发,少年时脸上有细密的雀斑和微翘得鼻子;他知道那个高大的男人在襁褓中有脆弱的小小身体,孩童时有栗色的头发和小狗一样温润的眼睛。他甚至知道,那个短发的男人有精准的枪法和坚强的臂膀,那个高大的男人有聪慧的头脑和固执的脾气。他完全知道,似乎有两个熟悉的名字就在他的喉咙里,他几乎张开嘴就要叫出那两个名字,但他最终还是没能发出声音,只是搂住身边的妻子。

John正忙着理清自己心里那些有些混乱的情绪,却忽然听到身边的妻子对他说:
“John,你看对面车子里的两个男孩。”
他微微一愣,原来Mary也注意到了那两个男人,怔忡间随口答道:“嗯,看到了。”
“如果我们生个孩子,不知道会像他们俩中的哪一个。”

John心底忽然涌起的那种混合着酸楚和甜蜜的情绪,如此强大的感觉几乎让他自己都惊诧了。他下意识的认定车里的两个人是一对兄弟,虽然多年的人生经历让他知道,那两个人之间那种彼此契合的默契和亲密已经远远超出了兄弟,更像是一对恋人。John不是个老派的人,但也不代表他会欣然接受男人之间的感情这种在德克萨斯仍算得上前卫的东西。可他就是不能讨厌这两个男人,也许是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觉,也许是他俩之间那种微妙的气氛,就象他和Mary,这个念头浮现在脑海里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疯了。

也许是注意到被他俩这样盯着,那个短发的男人发动了车子,在一阵引擎的轰鸣声里Impala驶离了这个街区。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John毫不意外的有一种怅然若失的心绪。也许自己真的是老了,他忍不住这样想着。
吹了声口哨把庭院里的两只大狗叫回屋里,他没有放开搂着Mary的手臂,反而直接把她抱起来,Mary惊讶得笑了,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她愉快地笑声和眼角细密的纹路里毫不遮掩的笑意让John暂时忘记了哪些思绪。他低头吻上妻子微笑着的嘴角,抱着她大步走进了屋里。

晚上,John坐在电视前面,大狗一左一右的挤着他的身体。Mary在厨房里整理餐具,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Mary忙完了所有的事情,走到他身边坐下,把头轻轻放在他肩膀上,这种平淡的幸福让他觉得由衷的踏实,两个人都没说话就这样静静的坐着。

“John,我们还会见到他们吗?”
“我想一定会的。”他轻轻吻在妻子的发际,丝毫不怀疑他们想的是同样的事情。
Mary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美丽的榛绿色眼睛里有复杂的情绪:
“我从来不觉得没有孩子是遗憾,因为你那么爱我。”
John用手指把她剩下的解释堵在嘴唇里,Mary脸上浮出那个让他从年轻时候就疯狂不已的笑涡,她微笑着重新靠在John的怀里,继续说:
“我只是觉得,那两个孩子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也许下一次看到他们,我们可以请他们到家里来,试试我烤得松饼。”Mary的声音里还浸润着笑意,他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脑海中浮现出那两个男孩发亮的眼睛和满脸的笑意,他知道他俩一定不会拒绝。

夜晚,躺在床上。John还没有睡意,身边的Mary许久没有声音,似乎已经睡着。当他决定放弃脑子里因为白天的两个陌生男人而引发的胡思乱想的时候,Mary温柔的声音忽然轻轻的响起:
“Dean和Sam。”
“嗯?”
“如果我们有两个像他们一样的儿子,我想给他们起名字叫Dean和Sam。”
Dean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他在心底默念着两个名字,似乎上午那哽在喉咙的名字忽然找到了出口。他侧过身,把妻子抱在怀里,贴着她充满家的味道的金发含混地说:
“小的时候那个我们可以叫他Sammy,Dean和Sammy。

-Fin-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5-8cedcc77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