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的SPN同人世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几年来为一部美剧发的疯,为了纪念为了不遗忘为了更多的希望...... 阅读以前请确定你能接受同人世界里的一切,否则请点关闭离开,谢谢尊重

Just want to say thank you

小坛子上办的圣诞活动,认领了一篇R级别的文结果却给人家写成了个Gen,真是...对不起...

Title: Just want to say thank you
Pairing: Sam/Dean
Rate: Gen
Disclamer: 一旦拥有别无所求...

Title: Just want to say thank you
Pairing: Sam/Dean
Rate: Gen
Disclamer: 一旦拥有别无所求...


2010年12月24日,堪萨斯

Dean觉得自己有点娘,而那恐怕是这辈子他第一次这么想。

可现在他正站在沃尔玛一进门最显眼的货架边,瞪着眼用力盯着那堆花花绿绿的圣诞卡,他知道自己的表情有点呆而且还微微张着嘴巴,看起来绝对像个傻瓜,该死的。但,哦,你知道这是逃脱了世界末日以后的第一个圣诞节,见鬼的,Dean觉得自己一点都没有因为这次倒霉的经历而更加感谢上帝,但天杀的,他居然在今天,今天,站在一堆傻得要死的圣诞卡前面,于是我是不是该对你说生日快乐?Dean在心底对着Cass的天父做个鬼脸,然后不禁有点幸灾乐祸,Cass一定会听到他的祈祷,不管这内容是不是能让那比会计师还要更加会计师的天使觉得无奈或者高兴一点。

“有什么可以帮你,先生,”这声音挺好听,Dean将自己最迷人的微笑都堆在脸上,然后缓慢的转过身,面对这那个小个子的红头发姑娘,“需要我帮你拿上面一排的东西吗?”那小姑娘才到他肩膀那么高,这种建议还真是…有点伤害Dean的自尊,但他还是保持住了自己的微笑,并且满意地看着那女孩子在他的注视下脸红起来,他还是那个足以让所有女人脸红心跳的Dean Winchester,就算一只脚上打着石膏也是一样,这的确让Dean感觉好了不少。

“通常我从不拒绝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不过这一次我想还是不用了,”Dean露出自己的牙齿,欣赏着那女孩的脸颊变成和头发一样深红色,可下一秒钟,他就被自己的拐杖和打了石膏德的脚踝一起找个了大麻烦,天杀的,他努力想让自己找回平衡,至少别摔在那姑娘身上,那实在是太丢人,他可受不了。

“小心,”那姑娘小小的惊呼了一声,迅速的扶住了Dean的手臂,努力撑住他失去重心的身体,感谢上帝,Dean在重新站稳以后在心底暗想,也许今天他不该总想着抱怨,毕竟天上那家伙对他们兄弟也算不上太差。OKOKOK,生日快乐,OK?

“你还好吗?”那姑娘的声音把他拉回来,Dean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再专注于放电而是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怎么不摔倒这件更重要的事情上。

“谢谢你,Pretty,”他心里的感激其实比听起来更诚恳,但接受一个小女孩的帮助,该死的,他可是Dean Winchester,“我还好,只是跟这个新朋友还不大合得来,你知道。”Dean挤了挤眼睛,轻轻抬了抬一侧的拐杖,那女孩脸上浮现出一个理解和鼓励的微笑。这是个好姑娘,在确定那表情里没有包含一丝一毫的同情以后,Dean忍不住这样想。

“所以,你是希望自己和你的新朋友再磨合一下还是让我给你一些关于购物的专业指导?”那女孩棕色的眼睛里有一抹调皮的微笑,Dean终于忍不住也笑起来,也许他该把这姑娘介绍给Sam,你知道,大脚怪需要一个聪明点的女孩,尤其是一个懂得堪萨斯男人那些没道理的自大和骄傲的漂亮姑娘。

“我,嗯,我需要一张圣诞卡,”Dean终于开了口,说不定一会儿能替Sammy要个电话,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那么你需要送给什么人?”那姑娘并没嘲笑他,感谢上帝,哦还有生日快乐,Dean认真的想着该怎么描述那个家伙。

“嗯,家人。”好吧,这是第一个跳进脑子的形容词。

“父母?还是兄弟姐妹?”那女孩可爱的侧着头,红着脸颊补充,“我可不希望你说是送给妻子,抱歉,但这是真心话。”

Dean大笑起来,努力耸了耸肩膀,“有谁会愿意找一个站都站不稳的牛仔,”那女孩子看起来更加害羞,但眼睛却亮了起来,“兄弟,嗯,我的意思是说,弟弟。”

“那么他大概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那女孩垫起脚尖,从那一片让人眼花缭乱的纸片里抽出一些,并同时耐心的解释起来,“卡片有很多种类,你知道,可能每个人喜欢的类型都不一样。”

“罗索,麻烦,唧唧歪歪又很小气,”Dean想都不想的说下去,“智力暴徒外加控制狂,还是个娘娘腔的大脚怪。”

那女孩大声笑起来,抽出其中一硬硬的闪着金色光彩的白色卡片递过去,“鉴于你对他这么了解,我想你们兄弟感情很好,这个一定很适合,你看,给我优秀的弟弟,一个好哥哥。”

Dean一下子红了脸,接过那张圣诞卡,匆忙地说了谢谢,然后尽最大的努力冲向收银台,完全忘了替Sam要电话号码这回事。

ooOOoo
Dean Winchester和出租车,那真是最差也最不可思议的组合,但该死的,他现在开不了车。

回到家,Dean气喘吁吁的做在靠窗的桌旁,打开窗让午后充足的阳光晒暖他的全身,窗外有一个小小的湖,波光映衬着树影投射出粼粼的水色。Dean并不是那么热衷于水,你知道,那里经常会藏着些水鬼什么的,而且,在水中和在天上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类似,空空荡荡失去控制难以把握。不过奇怪的是Dean挺喜欢这个地方,包括那一潭湖水,那美的好像明信片一般的景色让他觉得平静祥和,那还真是有点不可想象,就这样合着眼睛坐在一栋属于他们自己的湖边小屋里肆意浪费时间,这感觉是Dean从没想过的奢侈。当然,他不会承认这些,关于他很享受这种平凡的一点都不酷的生活的感觉,他绝对不会告诉Sam,这简单的让他感觉到匪夷所思的…幸福。

好一会,Dean才满意的呼出一口长气,把那张让他看看就觉得尴尬的圣诞卡抽出来,打开平铺在桌上,雪白质地的硬纸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以前他所熟悉的那些免费留言条,该死的,Dean竟然觉得紧张起来。

真是活见鬼,Dean Winchester,最好的猎手,曾经对着天堂和地狱毫不犹豫地说‘见你的鬼去’。好吧,那是他和Sammy一起干的。现在这样一个小小的纸片居然能让他紧张起来,Dean真的有点火大,自己究竟撞了什么邪,才会想到做这么娘的一件事,这绝对不是他的风格,这绝对绝对是他别扭小弟才会做的该死的事情。

Dean记得那好像是因为某一天,好吧就是昨天,Sam在为他把做好的晚餐摆在面前,并且安静的站在一边等着听他 每天花样翻新的评论的时候,他忽然想到的点子,也许他该给他弟弟写一张圣诞卡,你知道,天天困在床上不能走动的人唯一的消遣就是看电视,而最近电视上最常出现的就是那个见鬼的广告,给你最重要的人一句感谢。那里面酸掉牙的台词Dean几乎能整个背下来‘不要以为一切都不需要说出口’‘感谢能带给一个人温暖和喜悦’‘别吝啬,为了你曾经得到的,送给他一份快乐’这些骗小妞的话每天都在他耳边反复的疲劳轰炸,终于某一天,Dean也开始觉得,他好像也欠了谁一声谢谢。

关于最重要的人这件事,嗯,想象一下世界上其他所有人都不能理解那些在门窗边上画盐线,枕头底下藏猎刀的行为,更别提不会有人知道同时搞定天堂和地狱还能活下来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简而言之,就是这世界上其他浑浑噩噩幸福生活着的家伙们都不可能也不应该能够了解他们俩个的生活。所以,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理解Dean在偶尔觉得自己幸运的要死然后便傻笑起来的愚蠢行为的话,那一定就是比他更傻的那个大家伙,他婆妈到见鬼的弟弟。

所以,当然,Sam是这世界上对他最重要的人,一直都是

Dean不会扭捏作态的让自己去回忆他们所经历的一切,在那些痛苦和折磨已经结束了以后,只有傻瓜才会让它们继续停留在记忆里。但他的确记得Sam曾经为他做了很多事。没错,他一样为Sam做了很多,也许更多也说不定,但他是哥哥,做大哥总是应该多做点事的。所以Dean在躺到发霉以前,决定要给Sam一声感谢。当然,不是面对面的那种,温家人情愿一次面对十只人狼,也绝对不会弄出这种恐怖的温情时刻。他还不想他弟弟觉得他摔坏了脑子,或者是疯了。

所以,圣诞卡,一个蠢到极点却又别无选择的主意就这样被选定了下来。

Dean捏着笔,坐在那里足足半个小时,什么都没能写下去。最终他懊恼得丢了笔,费力的挪到房间另一端,抓起了一堆以前留下的免费便笺纸。

打个草稿并不会让这种行为变得更愚蠢,是不是。

ooOOoo
当Sam把Impala停好,拿着药品和大包的生活用品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如此的一幕。Dean正仰着脸靠在沙发的靠背上,打着石膏的腿直直的伸着,拐杖被胡乱的丢在地上,他幸福的合着眼,平稳的发出小小的鼻鼾,睡得像个累坏了的孩子。Sam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这家伙明明答应了不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乱跑,但这样子明摆着就是刚刚经历了一段不怎么成功还让他精疲力竭的小小越狱。Sam忍不住摇头,谁让他会见鬼的相信他哥哥会老实的被关在屋子里,他好脾气的收拾着被四处乱丢的零食口袋和废纸,等一下,那些废纸…

Sam没办法不去看那些扔得到处都是的废纸团,他还记得他哥哥的小习惯,从每个廉价旅店收集那些免费的信笺和便条纸,起初是为了给他订一个练习拼写的本子,后来是为了记账,最后仅仅是变成了习惯而已。就连在地狱里转了一圈,外加经历了世界末日,还顺手拯救了世界以后,Dean那些根深蒂固的习惯也丝毫没有改变的意思。他哥哥张扬潦草的字迹就留在桌上没来得及揉烂的纸上:

‘为了你终于做出了一张不会摇晃的桌子’
‘为了你准时逼我吃下的药’
‘为了你没有把我捆在轮椅上’
‘为了…’


最后那个句子并没写完,马克笔被胡乱丢在一边,看起来像是Dean写到一半实在困得不行,所以就这么睡了过去。Sam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哥哥脑子里到底又在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他弯下腰捡起脚边的一个纸团展开来,果然在上面发现了更多类似的句子,

‘为了你烧坏了我们最后一个锅子’
‘为了你找到了这间能晒太阳又不算贵的房子’
‘为了你这一个月老老实实地听我唠叨’


最后一句被Dean划掉了,看起来他哥对他的耳朵还算不上满意。Sam忍不住无声的笑起来,捡起了另一团纸。

‘为了你高得吓人的大个子逼得我天天仰着头’(划掉)
‘为了你差到极点的品位,你真该在下午3点的光线下看看床上那些毯子’
‘为了你虽然唠叨的烦死人但最后还是买回来了的薯片’(一个笑脸画在后面)
‘为了你在我动不了的这一个月好好照顾了我的车子’(加粗,叹号)。


Sam大概猜到Dean想要做什么,那让他脸上的微笑变得更深。他哥还在平静的安睡着,没有皱眉没有挣扎甚至在他进门的时候都没有被惊醒,Dean就像个普通的受了伤生了病的麻烦家伙,正安安稳稳,心无旁骛的睡着。Sam忍不住摇头,Dean的嘴巴半张眼睑轻颤,甚至还低声打着呼,彻底松弛下来的表情让那张脸看起来出奇的年轻,他哥看上去像个货真价实的小孩子,Sam忽然觉得自己成了年纪比较大的那一个,这感觉让他越发忍不住脸上的微笑。

‘为了拯救世界整6个月的纪念日’
‘为了 你没有说Yes也没变成那个脏了吧唧又娘娘腔的Lucifer’
‘为了我们没有继续狩猎,还能过上这种淡出鸟可又还不错的生活’
‘为了你没有离开”
“为了你还活着’


那些字被Dean很男人的重重划掉,涂成了黑黑的一团,Sam费力的辨认着。

他哥哥在尝试着对他说谢谢,那让Sam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经历了这一切以后,天启,世界末日,天堂和地狱的战争,还有他们相依为命的整整前半生,Dean差不多给出了所有能给的,现在还打算加上一个谢谢。Sam忍不住抬起头看着那个昏睡中的家伙,他哥哥有些时候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就像这次,在这个没有恶魔也没有天使的平静生活里,Dean在粉刷他们小公寓的房顶时候跌伤了腿,那让他骄傲的哥哥不好意思到了极点,从小到大,Dean曾经无数次受伤,他们两个甚至各自死过一次,但从没有一次像这样。没有厮杀和战斗,没有牺牲和保护,甚至连一个最低级的恶魔都没有,他哥哥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滑摔伤了腿,就像每个平常人可能会遭遇的意外一样。

可惜Winchester从来都与平常无缘。

这种普通的受伤反而让Dean觉得手足无措,他知道怎么缝合怪兽抓出的伤口,也知道怎么清理子弹造成的混乱,但这个,他从来没有想过。Sam可不在乎他是为什么受伤,该死的,受伤就是受伤。他一路飙车把Dean直接送进了诊所,他哥习惯性的抗议着,话说了一半就被Sam顶了回去。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在丝毫需要躲藏和隐瞒的理由。拜那些天使临走前所赐,他们有了新的身份,真实的社保号码,甚至还有一笔不大不小的存款存在银行账户里。

在医生诊断的过程中,Dean一直气鼓鼓的闭着嘴巴,骨折带来的疼痛让他脸色苍白,却丝毫没能降低他的固执和牛脾气。Sam带着止疼药和闹别扭的哥哥回到家,忙前忙后的把Dean安顿在床上,还特意跑去完成了他哥刷了一半的天花板。Sam一直在等待着预料中必不可少的唠叨和抱怨,可奇怪的是Dean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

也许是累了,那天晚上Sam睡得特别沉,他完全没听到Dean半夜爬下了床,还挣扎着把自己弄进了厕所。好几个小时以后Sam忽然莫名的惊醒,还没等他有机会为空了的另一张床开始惊慌,门缝里泄露出的灯光和喘息声就已经指引着他找到了躺在厕所的地板上脸色青白的Dean。那个笨蛋疼得半死,却不肯叫一声,情愿自己躺在瓷砖上睡个整晚也不肯让Sam帮他一把,这种愚蠢的固执真的快要把Sam气疯了。

Sam完全不理会Dean微弱的抗议,径直把他抱回了床上,塞了止疼片瞪着他吞下去,凌晨微明的天色下,Dean看起来有点憔悴和不真实的脆弱,“对不起,”就在Sam带着一肚子气,打算回去睡觉时,Dean忽然清了清嗓子低声说,他声音里的沮丧和无措一瞬间让Sam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John Winchester。

这感觉并不好,真的

Dean低着头紧缩着肩膀,声音中有一丝疲惫和暗哑,“我是说,嗯,我很抱歉,那个…这挺蠢的,我知道,我们又没有去狩猎,甚至连个喧闹鬼都没有,天知道怎么会…该死的,我不想给谁添麻烦…”

Sam没办法再听下去,他还不想被心底越涨越大的内疚给杀了。他故意放粗了嗓音低声吼,“行了Dean,如果你觉得抱歉,那也该对着你自己说,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病人,放着床不肯睡非要躺到地板上,这算什么,最新的怪癖吗?”

Dean抬起头瞪着他,绿色的眼睛里有大量的愧疚和困惑。Sam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继承了John的一切缺点,因为Dean脸上的这种表情太过熟悉,那表情在Sam十岁以前曾经见过无数次。Dean每次受伤生病时都会这样看着John,他哥会说‘抱歉爸我下次会做的更好些’,再长大一点Dean就找到了另一种方式应对这类突发状况,‘这点小问题不算什么’或者‘我没事,明天我们要去哪里’。

Sam那时候觉得Dean是个傻瓜,而爸就是个混球,可今天,他忽然发现隐藏在固执下的恐惧和软弱,不想被丢下,不想像个累赘,想要能做更多

他和John一直都是Dean的弱点,也许只是因为他哥哥太在意他们,所以才会如此害怕失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那天以后他俩默契般的没再提起发生的一切,Sam开始更多时间学会了做简单的饭菜,代价是烧坏了厨房里所有的锅;他花费三天的时间忍受了Dean无数的唠叨,终于打出了一张小小的木桌,安放在床前,阳光可以晒到的地方;他跑去出买了各种床单窗帘等等被Dean嘲笑娘到极点的小东西,堆放在房子的各个角落。从他哥越来越亮的眼睛里,Sam知道这次他绝对没有做错。他渐渐的放松下来享受这种从未有过的平静生活,甚至开始在照顾Dean的同时,时不时地取笑他哥,而Dean一贯的牙尖嘴利也在迅速恢复着,大多时候Sam和他斗嘴根本就占不到任何便宜,不过Sam还是总会惹他,为了一些蠢极了的小事和Dean相互取笑一整个下午。Sam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这种日子。这感觉会让他想起那段他去斯坦福以前的时光,John不在他们身边时,他和Dean,两个人的生活。也许还要更好一些,现在他们之间没有猜疑没有痛苦没有天使和恶魔,他们的世界重新变得简单起来,只有他和他哥。

Sam甚至动手帮Dean剪过一次头发,代价是他哥一个星期都不肯摘掉帽子,并扬言好了以后一定会狠狠踢肿他的屁股。所有一点一滴的小事让一切都变得越发的正确,只除了Dean在小事情上习惯性的固执,不肯接受帮助,不愿意坐在轮椅上,不喜欢被Sam扶着走路。但那都不是问题,Sam知道,他们有大把的时间,足以去尝试去磨合。

Sam放下了那些写满字又涂掉的纸张,轻轻摇醒他睡得香甜的老哥,Dean缓慢的醒过来,没有惊讶更没有跳起来去寻找身边最近的武器,他哥只是懒懒的张开眼睛,带着惺忪的睡意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想起了什么般慌乱的坐起来,偷瞥着自己丢了一地的纸团,Sam留意到他手上还捏着一张白色的圣诞卡,看起来像是不知道该往哪里藏。

“所以你都在干吗?”Sam清了清嗓子,故意问道,成功地看到Dean一下子涨红了耳朵,“写备忘录?要不就是写诗?”他指指桌上的纸,带着个挑衅的笑容看过去。

Dean终于涨红着脸吼起来,“你混蛋!没学过什么是隐私权吗!”

Sam毫不羞愧的笑起来,“所以你打算送我一张圣诞卡,是不是老哥?”

Dean一下子哑了火,“嗯,也不算,就是…算了,反正你也看到了,该死的,我想说谢谢,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然后刚好赶上圣诞节,我可不是什么虔诚信徒…”他一脸豁出去了的表情,咬牙切齿的说下去,“我知道这很娘,可卖场里的那个小姑娘很不错,是她帮我挑了这个。Sam,你该去看看,聪明又漂亮的一个姑娘,如果人家能看上你,你应该尝试着去追求一下。幸福这东西不会自己跳出来,你得努力才能抓得到…”

Sam忽然走过去,给了Dean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把剩下的句子用力挤了出去。这拥抱包含了关于谢谢,抱歉,和其他许多无法言说的东西,他用力的抱着Dean,直到Dean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开始怪叫,“你简直像个姑娘,Sammy,我从来没把你教得这么娘,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都学了些什么…”

Sam在Dean越来越大的声音中微笑起来,他哥哥从小到大教给过他无数的道理,今天这个也许是最正确的一句‘幸福这东西不会自己跳出来,你得努力才能抓得到’,可能需要花上大把的时间他才能够抓住属于他们俩人的幸福,但Sam并不担心,毕竟他还有长长一生,可以用来慢慢抓牢。

-Fin-

“Dean,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圣诞节不是为了庆祝上帝的生日这回事。”

“啥?有这样的事?”

“我还说过那最初根本是异教徒的节日,你不记得了?”

“哦…你说过吗?”

“我们遇见那一对老夫妇的时候,还没想起来?!”

“那对吃人的老家伙?呕,我记得那两个变态,他们差点拔了我的牙!”

“想起来了吧。”

“可是你确定那次你说过关于圣诞节的事?”

“天,Dean,你不会是老年痴呆了吧…”

“我才31!那可是男人最富有魅力的年纪,你懂什么,幼稚的混小子!”

“魅力?!你就是个没记性还胡搅蛮缠的老年人!”

“你是学院派怪胎外加基因突变大脚怪!”

“你是惹是生非的罗圈腿!”

“控制狂!”

“恋物癖!”

“Bitch!”

“Jerk!”

圣诞快乐,Sammy

谢谢,Dean


-Fin…again…汗-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allaboutspn.blog126.fc2blog.us/tb.php/50-1c365dbb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